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也是被逼无奈,吃过晚饭,又磨蹭半天,乔不群才揣着信封,壮着胆子出了门。耿日新那里就不去了,人家有心安排你进政府办综合处,再不好去给他打岔添乱。要去就去何德志那里,他就住在政府大院的市长楼里,没几步路。
  
  下楼绕过局级楼,前面是一块林地。借着头上依稀的路灯,透过林间树木,隐约可见墙边的月形拱门,市长楼就在那道拱门里面。林地还算宽阔,樟槐榆桂,松 柏桦杨,各色杂树都有。林间植了草皮,草地上砌着弯曲纵横的石子小路,偶有老人在路上来回散步,或在草地里做操练功、说话聊天。
  
  在林子外站了一会儿,乔不群才迟迟疑疑踏上石子路。踩着自己的影子,还没走上三两步,对面并排走来两位老人。石子路太窄,乔不群只好往右一拐,岔到另 一条小道上。来林子里散步或锻炼身体的,一般是市长楼和局级楼里的离退休老干部,至于在位干部包括处级楼里的年轻人,不是忙工作忙家庭,就是忙吃喝忙玩 乐,难有闲情逸致来走动。人就是这样,位高权重或年富力强之时,拥有的东西太多,往往不知今夕何夕,有时甚至连自己姓甚名谁也不太容易想得起来,只有当曾 经拥有的东西渐渐离去,才猛然意识到也就身上这几十斤肉暂时还属于自己。于是对那几两小命看得重起来,又是戒烟戒酒,又是药膳食补,又是散步锻炼,想起要 回到人间来。
  
  也许是渐渐适应了林子里的幽暗,乔不群这才看清楚,两位老人原来是老市长米春来和老副秘书长陆秋生。不远处的玉兰树下,还有两个小孩在嬉戏,好像就是 他们的孙子孙女。乔不群只顾低头迈自己的步,再提不起兴趣跟他俩联络感情。在任领导的感情都联络不过来,老跟过去的老领导联络感情,不是脑子进水,也是神 经结反了方向。
  
  可想起这两个死对头非凡的战斗历程,乔不群脚下的步子又不觉放慢了。当年在农药厂共事时,米春来做书记,陆秋生当厂长,两人只顾着天天斗气闹别扭,厂 里生产是个什么样子,也就可想而知。眼见农药厂要完全垮掉了,上面才派工作组下来整改,将陆秋生整到经委做了工会主席,让米春来继续留在厂里,厂长、书记 一肩挑。整走陆秋生的原因也简单,说是他跟厂医康翠英有男女关系。陆秋生怀疑是米春来做的手脚,天天往市委政府跑,申诉自己没那回事,要求平反昭雪。又找 人联名写米春来的举报信,天女散花般到处散发。这么下去大家都不得安宁,又考虑陆秋生的安排确也有失公允,组织上将他调离经委,挪到政府做了副秘书长,虽 仍是虚职,至少听上去生动些。
  
  康翠英的日子却难熬了,米春来将她赶出医务室,从卫校要了名姓许的姑娘做了厂医。康翠英去向陆秋生诉说苦衷,情不自禁时,扑到他怀里痛哭起来。陆秋生 心想名声背了那么久,却一直没尝过这漂亮女人是什么滋味,于是反扣了办公室的门,在地板上摊几张报纸,就成了事。后陆秋生设法将康翠英调进人民医院,两人 做起露水夫妻来。康翠英的丈夫唐桂林气愤不过,端瓶亲手生产的农药灌进肚里,却没任何动静,欲死不能。厂里农药连自己的职工都毒不死,还想拿去杀虫灭害? 这事被当做笑话,传得人尽皆知,农药销量一落千丈。不久康翠英跟丈夫离婚,仿佛火车卧铺,有人提前下车,腾出铺位,陆秋生正好上车补位。巧的是陆秋生的老 婆也身患癌症死去,两人于是正式结婚,从露水夫妻变成拼盘夫妻。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