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温柔时光上篇

  说起一生的爱,其实仍然萌芽在小学。
  
  ——三毛
  
  三毛读小学所处的那个时代,台湾还没有实施国民义务教育,小学六年级毕业以后必须参加考试才能升学,因此孩子的课业压力非常大。三毛也不例外。
  
  她回想起小学四年级以后的日子,是这样说的:“便有如进入了一层一层安静的重雾,浓密的闷雾里,甚至没有港口传来的船笛声。那几束黄灯偶尔挣破大气而带来的一种朦胧,照着鬼影般一团团重叠的小孩,孩子们留着后颈被剃青的西瓜皮发型,一群几近半盲的瞎子,伸着手在幽暗中摸索,摸一些并不知名的东西。”
  
  那个时代的小学校也是男女分开授课的,男生和女生若是一同上课,或者沿途回家哪个男生跟女生说上一句话,第二天准能发现沿途的墙上会涂着“某年某班某某人爱女生不要脸“之类的话。女生当然更不敢随意跟男生讲话。紧张的校园空气中,却也有好玩的事情发生。比如每年新学期开学,学校都会举行一场校际的同乐会,由全校各个班级的学生出节目。三毛11岁那年的同乐会,有一个节目正巧由姐姐班出,每天中午她班就会在学校大礼堂里排练话剧《吴凤传》。因为老师看重优秀的姐姐,命她去女扮男装扮演吴凤。三毛也很喜欢演戏,但是班里若有话剧,老师从不让拉上她,因此每天午餐过后,三毛就会跑到小礼堂中观看姐姐的表演。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通常,小礼堂里除了排演《吴凤传》外,还会排一出戏叫《牛伯伯打游击》。因为两出戏差不多在一个钟点排,所以看完姐姐演的吴凤舍生取义之后,她又接着看“牛伯伯”。她接连几天都坐在台下,所以导演老师都知道她是“吴凤”的妹妹。有天他们在排《牛伯伯打游击》的时候,导演老师觉得牛伯伯打土匪打得太容易了,应该增加一些障碍,便指着台下的三毛说:“你,吴凤的妹妹,你上来,来演匪兵乙。”三毛被吓了一大跳,想想,过去她唯一演过的是一棵树,连脸都没露出来一下的角色,这个匪兵乙比那个还要不堪。她的任务就是蹲在台上一条板凳上,用一块大黑布幔把自己遮住,与前台隔开,然后当牛伯伯东张西望地经过布幔时突然跳出去向他大喊一声:“站住!哪里去?”
  
  老师对剧本的改动,不光增加了一个匪兵乙,还增加了一个匪兵甲,匪兵甲乙要同时出动,一起躲在布幔后面,一起跳出去,一起大喊同样的话,就是要讲究配合。可三毛上台以后才知道,这个匪兵甲居然是一个男生!
  
  三毛只好做好自己的部分,一句话也不敢同他说。可是,他们总是蹲在一起,一起享受演戏带来的快乐,为了达到一齐出动的效果,他们商量好一起数到十七就跳出来,一起向牛伯伯杀去。渐渐地,她和他养成了默契,在不知不觉中,她对他产生了奇妙的感觉,就连朝会的时候也想在队伍中偷偷看他。演出一过,三毛自然成了众多小孩儿的靶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要脸,女生—爱—男—生!”孩子们会指着她说。
  
  三毛放学回家,路过的墙壁上写着她爱男生之类的话,孩子们都以为三毛爱的是牛伯伯,但那种淡淡的酸甜味只有她自己知道。很多年以后,当她翻开小学毕业纪念册的时候,看到当年那个头发剃得光光的匪兵甲,还会想起那段被误解的爱情。
  
  从小学四年级起,当时台湾的孩子们就要准备应对初中升学考试,三毛也不例外。清晨6点15分,她已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早读,然后要到深夜11点钟才能离开学校,除此之外,老师还会给他们布置一百道算术题要他们带回家做,每天都如此。孩子们睡眠不足,深夜才合眼,一到清晨就得睁眼。这样的日子一直要持续到六年级结束。
  
  高年级的一切都为着学业,孩子们在学校与家之间两点成线,除了学习,便没有其他了。平时,学校也极少让高年级的同学去升国旗,即便是天气晴朗的日子,他们也很难趁着升旗的时候享受片刻阳光。老师也是极为严厉的,这让自小性格就孤僻的三毛在心里又覆盖上了一层黑影。
  
  “每天清晨,我总不想起床,被母亲喊醒的时候,发觉又得面对同样的一天,心里想的就是但愿自己死去。”她时常这么想,甚至她有时还会觉得她活不下去了。她害怕老师,但也羡慕老师,羡慕她能够涂抹口红,羡慕她可以穿着丝袜在学校的日光中漫步,羡慕她能在幽僻的气氛中谈一场恋爱。她总以为如果能活到20岁,就到20岁,就很幸福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是个真诚的基督徒,每天祈祷的事再现实不过。她希望第二天学校不是失火,就是老师摔断腿,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去学校上课了,她抱着这样天真的想法捱过一天又一天。终于有一天,发生了“好事”。那天晚上三毛和班里其他同学一样,正在上补习课,督学突然来了。当时他们都很害怕督学,因为白天上的是教育部编的课本,而到了晚上,就可以使用老师出售的所谓的参考书,粗糙的灰黄色纸面上印着一个个小小的字,全是习题,要在灯光下仔细看才能看清。孩子们都很畏惧老师,所以不得不认认真真地做。教室格外安静,听得见从纸面传来的沙沙的蚕食般的声音。意料之外的是,督学忽然在这时候来了,老师像犯了罪一样,三毛也感觉一时间大伙都成了同谋犯。参考书被督学一本一本没收掉,堆在教室门口,孩子们一个接一个离开教室,站在一旁的老师脸色青白,埋着头不做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