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西风冷暖上篇

  不要害怕拒绝他人,如果自己的理由出于正当。当一个人开口提出要求的时候,他的心里根本预备好了两种答案。所以,给他任何一个其中的答案,都是意料中的。
  
  ——三毛
  
  西班牙的冬天,空气中弥漫着萧瑟,当干冷纯净的风吹进马德里大学的女宿舍时,室友打开了窗户,又一个清晨来临了。
  
  她依旧坚持着课业,尽管那不是她来西班牙真正在意的。她的日子里没有舒凡已经很久了,但那个清新俊逸的学长的身影却依然在她的脑海中,褪不去的影子淡淡地在遥远的海岸走着,渐渐变成深邃暗夜下的模糊黑影。她的心里飞舞着雪花,就像窗外零星散落的白丝绒。
  
  干枯的树冻在风中,褐红色的枝干上偶尔落下一片树皮,那块斑驳就嵌在它周身厚实的深褐红色中。它们站在街道两旁,守卫在片区的楼间,树下依稀过往的人群,从围巾中腾起的白雾,昭示着冬的平凡。
  
  然而却有一个男孩子时常跑来她窗前的树下,唤她等她,每当见到她就仿佛见到了天使。她想不出为什么一个男孩能那样执著,虽然这个男孩每一次来找她,室友们都会妄加调侃几句,但她并不会因此生气。他倚望在树下的眼神,那么纯真,她怎么忍心伤害他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三毛走到楼下,两人隔着街道,有人从他们中间穿过,她绕开路过的人,向他小跑而去。室友们在楼上惊喜地凑到窗边,一时间在这个小小的范围里,无人不知三毛的表弟,那个时常逃课为在树下等候三毛的男孩。
  
  三毛跟和他在一起,单纯而开心,她的脑中没有恋爱的元素,但他却是满心炽热。他十分快活地接受了三毛为他起的中文名字谐音,叫“和曦”,像极了他的性格,平和安静,如蒙蒙晨雾中的初阳。念着他的名字,就能感受到这个男孩的温和,他如获至宝般凝望着她的眼睛,如和煦的曦光。她从名字中醒来,因为这个男孩竟同自己一样,不擅长使用复杂的名字。她笑了,很开心,那么就叫“荷西”吧,她想着,在纸上写下这个名字。笔画并不复杂,荷西拥有了他的中文名字,十分开心。
  
  荷西依然时常到楼下等她。一日,三毛从楼上走下,荷西邀请她一起散散步。三毛答应了,这个男孩子一路上显得有些紧张,看上去有些异常,他们一路走着,走向很远。他们走过的地方仿佛在一瞬间生出藤蔓来,一个男孩隐藏的心事如西班牙火红色的花,在卷开的藤蔓指端绽放。他陪她朝着皇宫走去,皇宫那边有一块美丽的大草坡。他们还没有去到那里,荷西便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看她,又低下头。她专心地看着他的面容,猜不出他究竟要说什么。当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伴随着最大的勇气,他对她说:“Echo,你等6年,我有4年大学要念,还有两年兵役要服,6年一过,我要娶你。” banbijiang.com
  
  三毛惊了一大跳,她没有想到这个男孩子会突然想到要结婚,更何况,即便是长久的交往,她并没有跟他结婚的打算,毕竟他们之间年龄悬殊太大,但她没有立即拒绝他。荷西的话音跟着风的声音回想在耳边,“我还有4年大学要上,两年兵役要服,6年一过,我要娶你。”她感动地将荷西的手握进自己的手中,风吹过她的手,手背是凉的,手心是暖的。
  
  她没有说不可以。她望向远处,皇宫的草坡高低起伏,草间偶尔屹立的枯树更显得天空浩瀚,宽广的草坪让她的心有些无处安放,应该怎样回答他才又不会伤害他?在他纯澈的眼睛里,有着一份怎样的期待,她四处飘散的情感找不到出口,在她的胸口到处乱撞。她不知道6年一过,她将在哪里,将要做什么,将会遇到怎样的人,6年对于这个女孩也许太长了,此时说彼,她怕彼时如沧海桑田。
  
  所以,她只好试探性地问他:“我们都还年轻,你也才高三,怎么就想结婚了呢?”
  
  他笑了,说:“我是碰到你之后才想结婚的。”天哪,这样可以称作一见钟情吗?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她明白这个男孩对她的情意,他是认真的,在萧瑟的街道上,他比任何时候都认真,她不忍心对一个如此真诚的人说出伤害他的话,但她却没有办法。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三毛然有一股要流泪的冲动。她忍着泪水对眼前这个痴心的男孩说: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