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欧洲步履下篇

  三毛进到屋里,她穿过客厅里躺着的人,小心地不踏到他们,就搬了箱子去自己房间里。
  
  她见到屋里的情形都不知该用怎样的言语才能形容,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房内漆黑一片,只见一片鬼影幢幢,或坐或卧;开门的女孩全裸着,身体重要的部分涂着银光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倒也好新鲜……”
  
  三毛要回自己的房间去,门被从身后关上,路过的时候,她又看看这群男男女女“吸着大麻烟,点着印度的香,不时敲着一面小铜锣。可是沉醉在那个气氛里,他们倒也不很闹,就是每隔几分钟的锣声也不太烦人”。
  
  一向接受正统教育的三毛无法容忍这种放浪的行为,第二天,当她推开房门,发现一夜过后,外面的人如战场上尸横遍野,她决定搬走。幸好自己有一份工作,可以做这样的决定。
  
   她的工作是在伊利诺斯大学的法律系图书馆,负责英、美法等国的书籍分类工作,工作轻松且愉快。她早在西班牙当导游时懂得赚钱不易,来到美国自然也不肯拖 累父母,于是她到美国后就赶紧找了这份工作。当时,她在美国留学的堂兄并不看好她能在这个快节奏的美国都市生活得好,在她还没来时就劝她不要到美国来,没 想到堂妹竟然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三毛是在来到美国一个月后找到工作的,之后她赶快打电话给堂哥,向他报告喜讯,说她生活得很好。她就是这样,我行我素 向往自由的女子。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当然找工作的时候并不顺利,她找了很久都毫无进展,她摸摸钱袋,囊中羞涩。一天,三毛绝望地低着头在学校长着青 草的操场旁走着,忽然一个吹着口哨的金发男孩向她跑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奇怪。青年举着一根翠绿的草,像献给女王的珍宝一样献给她,她微笑起 来。这时,青年笑着跟她说:“对!微笑,就这个样子,嗯,快乐些……”这个陌生的青年大概是老天派来的吧,他要她微笑,无论身处顺境或是
  
  遭遇最艰难的时候。她珍藏着那棵草,珍藏着那句话,无论怎样,都要快乐些。
  
  一个月租满以后,三毛提着两口皮箱,搬去了一个小型的学生宿舍。
  
   另一方面,三毛的堂哥听说她的境况以后,就拜托同在伊利诺斯大学的同学,一个中国的化学博士照顾自己的堂妹,正好也可以撮合他俩。三毛是个极有味道的姑 娘,又只身在异乡,身后跟着一大群追求者。但这位堂哥却对他的化学博士朋友很有信心。堂哥时常打电话给三毛,跟她悉数他这位朋友的各种优点,化学博士对她 也很殷勤,每天中午都准时送来一个纸口袋,口袋里精心放着一块丰富的三明治,一只白水煮鸡蛋,还有一枚水果。 内容来自半壁江
  
  然而初来乍到的三 毛,在图书馆工作的第一天就闹了个笑话。领导要她给图书分类,同时要在两百本图书的书页里盖上图章,三毛答应得好好的,她倒是工作得很辛勤,然而当她扣上 最后一本书的时候,肩也乏了,人也累了,然而书上的日期却被发现出了问题:10月36日!哪里有这一天呢!
  
  让她颇感意外的还不止这件事,有一对美国老夫妇,无儿无女却非常喜欢三毛,疼爱她如同自己的孩子,三毛也很感激,对他们温柔乖顺。他们想收三毛当干女儿,于是感恩节那天,他们让三毛来家里一起过。这对老夫妇不缺钱财,他们住在一栋豪华的别墅里,也开豪华的车。
  
   那天,老夫妇来接三毛回家,路上,老夫妇告诉三毛他们商量好了一件大事,这件事是什么暂且不告诉她,告诉她晚餐的时候她就知道了。等到晚餐时,当着所有 亲朋好友的面,两位老人高兴地宣布认三毛做他们的干女儿,只要她在二老活在世上时、不出嫁陪伴在他们身边就行,说着说着大家正要庆祝,三毛听着笑脸立马板 了起来,她觉得不可思议,
  
  三毛这时候看着这两个老年人,觉得他们长得是那么的丑恶,优雅的外表之下居然包着一颗如此自私的心。三毛说自己很可怜他们,这样的富人在人格上可是穷得没有立锥之地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再说吧!我想走了。”三毛站起来理理裙子,毫不领情地站了起来。她的性格怎么可能让别人用钱财买走她的青春!三毛僵硬着走出了别墅。
  
  另外,三毛住进了新宿舍后,遇到了一个同样很用功的外国女孩子,但是这个外国姑娘却并不是个友善的人。她和三毛一样用功,每天夜里,要打字打到很晚,那时,三毛也要认真读书,她打字的声音让三毛安静不下来。三毛只好等她打字打到深夜两点,安静下来以后才开始看书。
  
  她每天把邻居折腾到很晚,还浑然不知,邻居体谅她,没找她麻烦,她倒像猪八戒倒打一耙。
  
  有一夜已经很晚的时候,她才打完字,三毛开始看书,听见她开了门又走过来敲三毛的门。三毛过去开门。门刚隙开,她边说:“你不睡,我可要睡,你门上面那块毛玻璃透出来的光,叫我整夜失眠;你不知耻,是要人告诉你才明白?嗯?”
  
  三毛回头看看自己桌上盏小台灯,实在不可能强到妨碍别一间人的睡眠。倒是她打字的声音噼啪作响,吵得隔间都能听到。三毛不由叹了口气,说:“你不是也打字吵我?”
  
  没想到,这个女孩恬不知耻地说:“可是,我现在打好了,你的灯却不熄掉!”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么正好,我不熄灯,你可以继续打字。”三毛强硬回道,说罢便把门轻轻在她面前合上。后来,她再也没有和她建立友情。
  
  美国向她敞开胸怀也给了她巨大的惊讶,开放的不知道尊重女生的男同学,AA制饭桌上为了让三毛为自己埋单的女友,如此等等,所以她说美国真的是不凡。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