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浅书斜影上篇

  因为他死在我的怀里,使我有一种永远的印象。而他的死造成了永恒,所以这个是心理上的错觉。
  
  ——三毛
  
  初来美国念书时,正是冬天,夜色下的西雅图低矮的白房子里亮着温柔的黄色光芒。三毛已经读到第二学期。刚来的时候,三毛只敢修一些英文课程,在班里,她有两个以色列好友,一个叫阿雅拉,一个叫瑞恰。阿雅拉是随丈夫来美国的,她丈夫到波音公司工作,她不想在家闲着就跟来了,她自己也是一个画家,最讨厌超现实画派,但却是三毛最喜欢的,两人经常在课下争执。
  
  这一学期选课的时候到了,因为她和她的好友有相同的爱好,便一同看中了“艺术欣赏”课。但三毛不愿画画,在她做出选课抉择之前还专门跑到学校注册部门去打听了又打听,注册部门的老师们说那门课只用眼睛去看画,不会拿笔她这才放心地选了课。
  
  然而,上课的老师却不是一位真正热爱艺术的人,三毛和阿雅拉对她很失望,毕竟三毛曾在台湾拜过三位名家学画,对画也颇为了解,上到不满意的课,有些郁闷。
  
  深夜的时候,她爱看一档神秘电视节目,叫“奇幻人间”,讲的全都是些诡异现象,片头音乐一出,惊恐的音乐不由让人身后发凉。一个人在远方,难免孤单,三毛乐天随意的性子,无意地让自己的日子变得有滋有味。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年春天,三毛听说父母又要去泰国旅游,心里一急,赶忙拨了越洋电话。她知道泰国是某种项圈的主要产地,那种项圈很好看,以前在台湾的时候因为那东西价格太高舍不得买,她就向齐豫借过好几回,这次父母要去,她一想起这事来,就慌忙打去了电话。越洋电话费很贵,她却不惜多花些时间跟妈妈描述清楚了才肯挂断。不久以后,妈妈说她买到了,三毛请妈妈帮她藏起来。
  
  项圈买到之后不久,三毛就要离开美国了,阿雅拉很难过。她拿起很久未动的相机和画笔,到西雅图城里去拍照,然后画了一幅半抽象半具象的西雅图街景送给三毛,三毛很是珍爱这位以色列朋友的心意,回去台湾以后一直想着要给它配一个好框子。
  
  堂哥的那个化学博士朋友仍然每天中午来给她送好吃的,从不说烦,就算是三毛的堂哥恐怕也做不到。有一天,他来送饭时,神色有些悲伤,他问三毛:“现在我照顾你,等哪一年你肯开始下厨房煮饭给我和我们的孩子吃呢?”临别的三毛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但她无法给他一个答复,尽管她知道他对她好。
  
  直到三毛临去机场的前一天,他还来给她送饭,三毛跟他说明天就别来了。次日,他还是来了,他是来送她去机场的,那天风很大。三毛来时提了两只箱子,去的时候箱子里多了这两年在美国交得的友情,还有一段没有结局的爱慕之情。上飞机前,他站在她身后,她转过来最后一次温柔地帮他把大衣的领子整理了一下,冷风吹起两个人的头发,他终究没能留住她,他看见她踏上飞机,寒飞吹起他的衣角。她没有听到他伤心的声音,她躲在机舱里,等待着飞向阔别已久的家—台湾。 ]3 `. u7 p* T. |' |/ f. y, S8 D
  
  曾记得那时她尚且年纪轻轻透着稚气,父母忍着泪在望台上目送她,她其实多想回头,可是走到机舱门口时,她却被一位机场工作人员拦住,她只是想回去问问父母自己到底该如何做才能在外立足。那位机场工作人员跟她说,都走到这里了不要舍不得了,她便这么多年没见着父母一眼。她期待着在另一片白云下面的父母,飞机已经倾斜上升,穿越云层,那片蓝色丝绸一端的褐色大陆便在云下背离她越来越远,成为脑海中的烟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