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再见孤单下篇

  
  三毛下了决心要和她心爱的男子共赴天涯,便和她同宿舍的女友们结伴出游,深夜驾驶着借来的机车到空旷的大街上疾驰,披头散发地回到宿舍, 一身瘫软倒在床上,这算是跟室友告别。第二天她将抛开这里的一切去跟荷西厮守。次日早晨,当上班的人们都走了,她收拾好行李,在桌边放下一封信,便提着行 李大步直奔有荷西的沙漠。
  
  信上留言:“走了,结婚去了,珍重,也不再见!”
  
  她走得极潇洒,是因为在马德 里已没了牵挂。令她魂牵梦绕的沙漠跟西班牙仅一河之隔,但风俗文化却截然不同。荷西担心她适应不了,在那边几乎打理好了一切,只等她来。飞机降落在西班牙 属撒哈拉的阿雍机场,一下飞机,身着卡其色军装衬衫和一条很脏的牛仔裤的荷西一把抱住了她,在他的臂膀里她无限地感受这份黄沙里的爱的分量。机场的风很 大,刮得沙子肆无忌惮地飞,荷西的嘴唇已经干裂,皮肤被风刮得粗糙不堪,脸上被日光灼得焦红,盖满了黄色的尘土。从他的脸上,她看到了撒哈拉的艰苦,但一 想到亲爱的人提前3个月就在这里为她做好了准备,她便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
  
  荷西扛起她带来的大箱包,三毛则背着一只书包,提着一 个枕头套跟他去他们的家。他们大概走了40多分钟,来到阿雍城外围,这一片属于阿雍城坟场区,望远处能看到阴阳分明的沙丘,三毛跟荷西走在城中的街道,黄 昏的光线照在这片人口仅有7万的西撒哈拉,那光线仿佛从某个天窗洒下,照耀着彼此前行的恋人,圣洁无比。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一路上,三毛看到破布帐 篷,棚外燃烧的炭火,沙地里守着几只单峰骆驼,研磨着嘴唇悠闲地看着远方。人们开始煮食,街上升腾起一束束炊烟。荷西带着三毛拐过弯走上一条硬路,三毛第 一次见到爱穿蓝布的撒哈拉威女人,她们的窝棚搭在零星的白色小楼旁,在空白的楼栋间隔之间,她看到沙漠中的夕阳那么壮观,好似远方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荷西注意到她的张望,他看着好奇的妻,向她微笑起来,在黄昏的光芒中成为一页永恒的记忆。荷西带她走到一条长街,街上有一排房子,面朝沙漠,隔着很远,三 毛就看到那排房子的最后一栋有一个长圆形的拱门,她猜那就是她的家,背靠高坡,面朝沙漠,近处有一片垃圾场。
  
  走到时,荷西放下行李箱,三毛面对着门口一条不深的走廊,她没想到,荷西从背后将她抱起来。她转过头来看着荷西的眼睛,温和带着笑意,他跟她说:“我们的第一个家,我抱你进去,从今以后你是我的太太了。”
  
   他抱着她走过这一段短短的路好似走了6年,在没有她的岁月里,他是怎样度过的,在没有他的时光中,她是如何心碎的,这时候他的温度和她的芳香填满了彼此 的心灵。等到了家里,他才肯放她下来,屋里有两间房,一间大的,一间小的,大的也就横跨五步,竖跨四部;小一点的那间只够放下一张大床,配套的还有一个厨 房,三四平米大,其中安置着一个粘着污垢的黄色水槽,一个水泥砌的平台,浴室里有抽水马桶和洗脸池,三毛打开水龙头,只流出几滴浓绿色的液体。地板不平, 墙面有缝,屋顶漏雨,但是荷西只能租到这样的房子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见妻子在房间里四处查看,他有些心虚地问她:“你觉得怎样?”三毛不愿败坏他的兴致,毕竟他已经为自己做得够多的了,便说:“很好,我喜欢,真的,我们慢慢来布置。”这间屋子一个月的租金大约要花掉折合人民币1400多元,对于刚工作的荷西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字。
  
  三毛从小就想当个艺术家的太太,只可惜荷西不是艺术家,但她却可以成为艺术家。简陋的居室正好可以成为她施展的场地,她的第一个目标便是要把自己的家布置得舒适温馨。
  
   而荷西第一件最想做的事却是和她正式结婚,三毛也想,于是两件事她都放在心上。荷西工作很忙,一周只有周末在家,许多事都要三毛动手操办。结婚需要到镇 上的法院去办,从家里走到镇上很远,要经过沙地、坟场、加油站,在炎热的沙漠中走上一小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为了结婚,三毛几乎每天都要走一趟来回。
  
   小镇其实是撒哈拉沙漠的行政与城镇中心,法院、邮局、银行、商店、带泳池的总督的家、政府官员高级宿舍都在那里,还有一个特有的殖民地白人的生活区。虽 说这片地区由白人管辖,但撒哈拉威人有自己的风俗习惯,比如结婚这件事,撒哈拉威人从不到当地法院结婚,所以,当三毛和荷西一同来到法院时,法院的老秘书 听说她要在这里结婚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他问:“你们要结婚吗?哎,我们还没办过,你们晓得此地撒哈拉威人结婚是按照他们自己的风俗来的。”撒哈拉威人没有 如此的,也从来没有哪个白人或者黄种人愿意来这里结婚,气候条件艰苦的撒哈拉不是理想栖居地,但是三毛却坚持在这里结婚。

半壁江中文网


  
  老秘书 只好跟她坦白,他也不知道这里结婚需要哪些手续。于是三毛跟荷西便等着老秘书在一堆资料文件中找,他一边找一边说:“公证结婚,啊,在这里,”他翻开来 讲,“这个啊,要出生证明,单身证明,居留证明,法院公告证明……这位小姐的文件要由台湾出,再由中国驻葡公使馆翻译证明,证明完了再转西班牙驻葡领事馆 公证,再经西班牙外交部,再转来此地审核,审核完毕我们就公告15天,然后再送马德里你们过去户籍所在地法院公告……”
  
  三毛一听在这里结婚竟然这么麻烦,不由得心情烦躁,便跟荷西说:“你看,手续太多了,那么烦,我们还要结婚吗?”
  
  荷西坚定地回答她:“要!你现在不要说话嘛!”荷西不想三毛这时打退堂鼓,就去问老秘书:“请问大概多久我们可以结婚?”老秘书说如果看自己的话,最快也要3个月,荷西等不急,于是心急火燎起来:“请您帮忙,能不能快点!我想越快结婚越好,我们不能等!”
  
   荷西说这话,让三毛尴尬不已,因为老秘书先生把“我们不能等”这话给误解了,以为三毛已经怀孕了,三毛连忙解释,却越解释越糟糕,她反驳道:“秘书先 生,我快慢都不要紧,有问题的是他。”三毛一讲完,自己也感到说得有些不伦不类,荷西果然用力捏了她的手指,一面慌忙地跟秘书先生再见。出了法院大楼,荷 西气得大叫:“什么我有问题,你讲什么嘛!难道我怀孕了?”三毛一个劲地笑,根本没法回答他。
banbijiang.com

  
  荷西上班的时候,三毛一个人去挨个 办理手续,顺带去镇上租一个信箱,来回折腾了3个月,事情总算办了下来。那天,当三毛疲乏地来到法院,老秘书神秘兮兮地告诉她说:“我替你们安排好了日 子。”因为他们是第一对在法院公证结婚的非撒哈拉威居民,老秘书也颇为他们感到高兴。“什么时候?”三毛连忙问道。“明天下午6点钟。”
  
   “你说明天?”三毛惊讶道,因为这事来得太仓促,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连荷西都不知道!三毛的父母更不知道,荷西的父母也不知道!三毛谢过老秘书,看 到荷西公司的司机穆罕穆德沙里开车经过,连忙跑上去叫住,让他务必捎个口信给荷西。穆罕穆德沙里奇怪地问她:“难道荷西先生不知道他明天结婚?”
  
  当天,荷西没等下班就赶回了家,荷西惊喜无比,竟忘了给自己的父母通知这件喜事,三毛没忘,一把拉他出门去,荷西给家里打去了电报:“对不起,临时通知你们,我们事先也不知道明天结婚,请原谅—”三毛则跟家里写道:“明天结婚三毛”。
  
  在惊喜的慌忙中,三毛和荷西差点乱了阵脚,明天他们穿什么?打完了电报应该做什么?他们脑子里溢满了喜悦,尤其是荷西,他那份高兴劲儿让三毛都觉得有些失常!
banbijiang.com

  
  “回去做家具,桌子还没订好。我的窗帘也还差一半。”三毛为了让他正常点,想到了这些事,荷西却说:“结婚前一晚还要做工吗?”“那你想做什么?”三毛问他。荷西回答说:“想带你去看电影,明天你就不是我女朋友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