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艳日趣日下篇

  
  久而久之,虽然撒哈拉威女人时常上门来给她添麻烦,但也视她为朋友,对朋友,她们当然按照自己的风俗来了。那时三毛还吃不来骆驼肉,朋友 家里宰了骆驼,给她送来骆驼肉,正巧那天她还在因为大伙为了借她家稀奇的玩意儿,趁着来她家找她的时候把她的家底看了个遍而生气,所以当朋友的小孩说“我 妈妈说,这只骆驼放在你冰箱里”,三毛看了一眼自家小的跟鞋盒一样大的冰箱,就跟小孩说:“拉布,告诉你妈妈,如果她把你们家的大房子送给我做针线盒,这 只骆驼就放进我的冰箱。”小孩马上问:“你的针在哪里?”三毛因此事得罪了朋友,她每每见到三毛时只说一句话,但很快,三毛就学会了这句话,也越来越懂得 撒哈拉威人的可爱。她开始融入他们的生活,日子也添彩不少。她后来在书里写道那句话:“你拒绝我,伤害了我的骄傲!”
  
  在沙漠中, 还有很多令她意想不到的事。一天黄昏过后,三毛因为在理发店里跟理发师对关于怎么给荷西剪头发的事争执得不可开交被荷西请出了理发店。她一个女子揣了一张 蓝色票子从理发店后面的一条街一路走下去,发现一间没有窗户的破房子门口堆了一大堆枯干的荆棘植物。三毛从来没有来过这条街,这条街其脏无比,苍蝇成群乱 飞,满身灰沙的瘦羊踩在苍蝇飞舞的垃圾上找食吃,黑色的污水从高一点的地方流下来,浸泡在垃圾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三毛发现这家店门口居然挂着一 块牌子,上面写着“泉”,她很好奇屋里的情况便将头伸到虚掩的木门边,因为日照的关系,从外面往里望什么也没看着,但是里面的人却看到了外面的异动。他们 说着阿拉伯语,她听不太懂,但是知道多半坏事了,转身就跑,跑了几步,她还是放不下,心里直纳闷儿。
  
  这时,从屋里追来的男人一把 抓住她的胳膊,骂道:“你做什么!为什么偷看人洗澡?”“洗澡?”“不知羞耻的女人,快走!”阿拉伯男人一面骂道,一面像赶鸡一样驱赶三毛。三毛倒是来了 劲儿,问道:“喂!里面的人到底在做什么?”他答道:“洗澡,洗—澡。”尽管阿拉伯男人一心轻蔑,但三毛依然不肯就此罢休,她又朝店房走去,“这里可以洗 澡?”三毛问道。他不耐烦起来,终于跟三毛说这个澡堂早上8点到中午12点是为女人开放的,要四十块钱。三毛打算第二天就去看个明白,便兴致勃勃地跑回 家。
  
  第二天,三毛如期来到澡堂,那老板娘精明又凶狠,三毛四处张望,发现这个房间除了到处丢着生了锈的铁皮水桶外便没有别的东西 了。撒哈拉威女人熟练地拿走一个水桶,三毛是第一次来,老板娘看出了她的生疏,拉着她的手进了里面一个房间。那是一间更衣室,面积只有三四个榻榻米大,有 几条铁丝拉着,上面挂满了女人的衣服。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里,脱衣服。”老板娘命令似的说,三毛只好别扭地脱下外衣来。她不肯脱在家就穿好的比 基尼,老板又催她,三毛只好跟她说她脱好了,老板娘无奈,觉得这个东方女人奇怪得很,便带她到里面的一间屋子,三毛这才发现,原来这家奇怪的澡堂的房屋结 构很像一个长条面包,一节一节的,女人们先在一间屋子里更衣,进到里面的一间去取井里的水,哗哗两桶水下来,三毛已经冷得够呛,洗澡的女人们很和善,又带 她往再里边的一间,那里的女人用石头刮自己的皮肤,她看到从她们身上流下一道一道的黑色浆水,汇聚在地上流到屋子角落里,那里很脏,似乎是成年累积的污渍 已经变得像鼻涕一样。
  
  一个撒哈拉威女人对她很和善,还借给她石头使用,三毛只好跟她道谢说不用,女人觉得她很奇怪,对她说:“你 不脏何必来呢?像我,三四年才来一次。”三毛被屋里污浊的空气熏得快要呕吐起来,她往墙上一靠,不知道墙上也是那种滑滑的黏黏的东西,粘在背上一片,惊得 她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三毛咬住牙,连忙用毛巾没命地擦,她实在没办法再忍耐下去了,赶快跑了出去。老板娘煞有兴趣地问她说:“她们说你不洗澡,只是站着 看,有什么好看的?”三毛笑着回答她说:“看你们怎么洗澡。”这时,她更加惊讶道:“你花了40块钱就是为了来看洗澡?”“不贵,很值得来。”三毛回应 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接着,老板娘跟她说了一件更令她感兴趣的事,她说:“你去看,在渤哈多海湾,搭了很多夏依麻,春天都要去那边住,洗7天。”那是撒哈拉威女人洗里面的地方,三毛很难想象撒哈拉威女人如何洗里面,便赶忙跑回家央求丈夫带她去看看。
  
   结果情况让三毛和荷西都惊呆了:沙滩边,三五个全裸的撒哈拉威女人在提海水,她们将水桶内的海水提到沙滩上,倒入一个很大的罐子内,这个罐子的下面有一 条皮带管可以通水。一个女人半躺在沙滩上,另外一个将皮带管塞进她的体内,如同灌肠一样,同时将罐子提在手里,水经过罐子流到她肠子里去……水流光了一个 大罐子,旁边的女人又倒了一罐海水,继续去灌躺着的女人,三次灌下去,那个女人忍不住呻吟起来,接着又再灌一桶水,她开始尖叫起来,好似在忍受着极大的痛 苦。
  
  过了不久,这个灌足水的女人蹒跚爬起来,慢慢往我们的方向走来。她蹲在沙地上开始排泄,肚内泻了无数的脏东西,泻了一堆,她马上退后几步再泻,同时用手抓着沙子将她面前的粪便盖起来,这样一面泻,一面埋,泻了十几堆还没有停。
  
   这时,这个女人还一边唱起了歌,三毛忍不住大笑起来,殊不知这样做非常危险,荷西赶快捂住她的嘴,但那女人已经听到了笑声,没命地狂叫起来。瞬间就从帐 篷里钻出好些人来,这些认为被亵渎的人不顾一切向三毛和荷西冲杀来,荷西拉着妻子飞快地逃命,像大漠中的一双矫健的羚羊爬上了悬崖峭壁,荷西将三毛推上 车,猛踩油门逃去,那些撒哈拉威人仍然穷追不舍,追了好远才肯停下来,两人总算捡回了命。

内容来自半壁江


  
  然而,荷西并不是一个撒谎能家,一个星 期过去了,忽然有一个撒哈拉威朋友来三毛家试探荷西说:“听说有个东方女人,到处看人洗澡,人家说你—”结果,荷西果然中计:“我从来没听说过,我太太也 从来没去过勃哈多海湾。”这可吓坏了躲在一旁的三毛,她知道荷西这是犯了中国一句古话“此地无银三百两”,便赶快冲过去圆场说是一个日本旅行团最近刚到, 有个日本女人跟她打听过。这才消除了那位朋友的疑虑。
  
  直到撒哈拉威朋友走远了,三毛还依靠门边沾沾自喜自己聪明的头脑,荷西不以 为然。他们总算远离了紧张的空气,这次经历实在太刺激了,也非常危险,差点害得他俩都没命。荷西纵容着妻子,一面担心她,一面也为她感到高兴,他轻拍她的 脑袋,唤一句:“不要发呆了,蝴蝶夫人,进去煮饭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