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飞翔的沙上篇

  我不是妇女解放运动的支持者,但是我极不愿在婚后失去独立的人格和内心的自由自在化,所以我一再强调,婚后我还是『我行我素』,要不然不结婚,荷西当时对我说:『我就是要你「你行你素」,失去了你的个性和风格,我何必娶你呢!』
  
  ——三毛
  
  这位蝴蝶夫人做起饭来很是拿手,虽然她十分痛恨做家务事,但对煮菜还是十分有兴趣的,认为那是一门艺术。当时,三毛的母亲得知她结婚以后搬去了沙漠,就从台湾给她寄去了各种东方食材,包括粉丝、紫菜、冬菇、生力面、猪肉干等等。母亲的珍宝到来之前,三毛都只能给丈夫做西菜,后来三毛的一个欧洲女友又给她寄来罐头酱油,她便开始做中餐。
  
  荷西没有去台湾吃过中餐,所以三毛可以尽情发挥,不仅对菜的味道随意起来,就连对食材的解释也哄得荷西像个小孩一样。
  
  荷西下班回家总是大叫:“快开饭啦,要饿死啦!”白白被他爱了那么多年,回来只知道叫开饭,对太太却是睁眼也不瞧一下,我这“黄脸婆”倒是做得放心。话说第一道菜是粉丝鸡汤,他喝了一口问我:“咦,什么东西?”“中国细面吗?”“你岳母万里迢迢替你寄细面来?”“不是的。”“是什么吗?再给一点,很好吃。”我用筷子挑起一根粉丝:“这个啊,叫做‘雨’。”“雨?”“这个啊,是春天下的一场雨,下在高山上,被一根一根冻住了,山胞扎好了背到山下来一束一束卖了,买米酒喝,不容易买到哦!”荷西还是呆呆的,研究性地看看我,又去看看盆内的“雨”,然后说:“你当我是白痴?”我不置可否。

banbijiang.com


  
  ——三毛《沙漠中的饭店》
  
  后来,三毛又做过“蚂蚁上树”,就是将粉丝放在平底锅内一炸,再撒上绞碎的肉和汁。这一次,荷西下班回来饿极了,咬了一大口粉丝,就问三毛那是什么东西,三毛不再骗他说那是雨,三毛说那是他钓鱼用的那种尼龙线,中国人把它加工变软了。等第三次,三毛再做粉丝的时候,是夹在东北人的合子饼里与菠菜和肉绞得很碎当饼馅吃,结果荷西吃着里头脆脆的粉丝以为那是鲨鱼的鱼翅,于是跟三毛说:“我听说这种东西很贵,难怪你只放了一点点。”三毛笑得都快趴到地上,荷西还陶醉他的鱼翅饼中。三毛说,荷西到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有时想想荷西很笨,所以心里有点悲伤。
  
  再后来,又因为荷西贪恋上了另一件“中国宝物”,竟让全公司的朋友都知道了他这个中国太太的厨力,以至于连上司都跑到荷西家来一吃为快,当然,也给三毛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运。
  
  荷西还没有下班的时候,三毛认为这是最好的储藏猪肉干的时候,因为收到包裹的那天,荷西并没有看到它。三毛知道这东西若被荷西发现了,准是藏不住的。于是,她将一大坨肉干剪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进一只玻璃瓶里,藏在毯子里面。结果,那天鼻子不通的荷西刚好晚上睡觉时需要盖毛毯,三毛却忘记了,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她喜欢得不得了的《水浒传》。荷西发现了瓶子,好生奇怪,左看右看,然后掏出几个来就要塞进嘴里,三毛忽然瞅见了,吓得不行,这是她千思万想藏起来的,竟然这么轻易就被他发现了。

半壁江图书频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