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飞翔的沙下篇

  三毛赶快扑过去,一面大喊有如水浒中好汉拼杀的气势:“这不是你吃的,是药,是中药!”可荷西已经将手里的一把塞进了嘴里,三毛又没法让他吐出来,只 好在一旁看他吃,期待找个机会拿回她的宝物。荷西边吃边品,一面问她:“怪甜的,是什么?”三毛答:“喉片,给咳嗽的人顺喉头的。”荷西更乐了,对自己的 妻子笑着说:“肉做的喉片?我是白痴?”荷西偷走了猪肉干,三毛还是没能救回自己的宝物,而且,往后荷西的朋友一见到三毛就假装咳嗽讨要猪肉干。
  
   这件事被公司老板知道了,他很不乐意荷西家开了中国饭店却不请他去吃。荷西回家告诉三毛,三毛也很生气,她素来讨厌讨好别人,更别说那家伙还握着权力, 像在逼她,更让她觉得没骨气。荷西央求妻子就请一次吧,三毛坚决不肯。第二天,老板对荷西提了一个要求,希望荷西的中国太太能满足他。荷西左右为难,跑回 家来问妻子:“喂,我们家有没有笋?”三毛猜到荷西来问准没好事,也没好气地说:“家里筷子那么多,不都是笋吗?”荷西见招拆招:“大老板说要吃笋片炒冬 菇。”三毛气不打一处出,觉得真是不能小看了这个外国人,只好答应了。三毛话一说完,荷西以他含情脉脉而又深邃的眼神瞬间温软了三毛的心,三毛受宠若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出于体恤丈夫,三毛把这事当件大事来做,家里简单布置了一下,她为餐桌铺上洁白的桌边,又在桌角加上一块红布作饰。三毛配的菜,菜式多样,色香味俱全, 至于那道笋片炒冬菇,因为家里没有笋片,她拿黄瓜代替,老板吃了黄瓜,还以为是笋片,觉得这笋特嫩,还说这是他一生吃到的最好的一次“嫩笋片炒冬菇”。
  
   老板临上车时,特别对三毛说,如果公共关系室将来有缺,希望三毛也来参加工作,做公司的一分子。三毛高兴坏了,荷西却显得更高兴,因为他知道家里根本没 有笋片,妻子的笋片到底是什么,他追问三毛,三毛揭秘,荷西惊讶不已地说:“你……你,你骗了我不算,还敢去骗老板—?”两人大笑,荷西一把抱起她来,大 叫“万岁,万岁,你是那只猴子,那只七十二变的,叫什么,什么……”“叫齐天大圣孙悟空,这次不要忘记了。”三毛自豪地拍了一下他的头。
  
   往后,三毛以胆大的作风,久病成医的经验,还做起了乡村医生,可把荷西吓坏了。荷西为她提心吊胆,生怕她惹出事端,所以坚决反对,但三毛依然我行我素, 愉快地化解了荷西反对的声音,在撒哈拉威人中的名声越来越大,大家有了小疾都不愿走远路去镇上看医生,都愿意来请三毛诊治。时间一长,三毛和那些住在高级 员工公寓里的白人太太看不入眼的撒哈拉威人成了好邻居。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不仅行医,还开起了自己从小最不擅长的算术班,班里有一个女孩名叫姑 卡,跟她很谈得来,有一阵子,姑卡的大腿内侧长了一个核桃大的疹子,就来找三毛想办法。姑卡按照三毛出的医嘱,每天都敷一些捣碎了的黄豆,没过几天,疹子 果然消散了。姑卡的父亲罕地请三毛到他家喝茶,突然跟三毛说:“我女儿快要结婚了,请你方便时告诉她。”三毛顿时感到惊讶,这样的大事为什么做父母的不去 说偏要一个旁人说?那年,姑卡才10岁。
  
  三毛咽下一口茶,心绪难以平定,“你不觉得姑卡还太小吗?”罕地并不知道三毛难以接受才 这么问,反而不以为然地说:“小什么!我太太嫁给我,才8岁!”就连姑卡的母亲也再一次恳求三毛去跟姑卡说。三毛不禁要问了:“你们自己为什么不讲?”罕 地却理直气壮地跟她说:“这种事怎么好直说?”
  
  姑卡的未婚夫阿布弟是罕地的手下,给了罕地24万西币做聘礼,三毛见过他,看起来 仪表堂堂,十分有礼貌。她放心地跟姑卡讲了她要结婚的事,叫她不要担心。但到了结婚的当天晚上,真正的沙漠风俗却让三毛撕心裂肺,那种恐惧的叫声如尖刀一 般刺破了黑夜无边的空旷,同为女性的三毛替姑卡感到无比难过,然而那些撒哈拉威男人们却觉得极为有趣,他们兴致勃勃地羡慕着阿布弟用极暴力的方式征服妻 子,三毛被他们的喧嚣和自己心底深深的失望逼出了罕地家,好几天都不愿再去。
内容来自半壁江

  
  直到后来,一个小女孩来找三毛替姑卡传话,三毛才又 去了姑卡那里,姑卡一见到她就爬上去亲她的脸颊,同时说:“三毛,你不要走。”三毛立即告诉她她不走,三毛给她带来了一大块肉,姑卡轻声问她:“三毛,你 想我这样很快会有小孩吗?”三毛听到她这样问,心里很难过,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姑卡求她给她药,那种吃了没有小孩的药。三毛答应了,轻轻拍着姑卡的手 安慰她说:“现在可以睡一下,婚礼已经过去了。”
  
  在撒哈拉威人的风俗中,男人可以有4个妻子。荷西作为撒哈拉威中的外国人,自然 很受欢迎。有一个叫蜜娜的撒哈拉威姑娘看上了荷西,每天都来找他,一开始是来他家借东西,到了后来干脆叫荷西到她家里去。三毛看穿了这个女人的心思,她怎 肯与人分享他。于是,一日当蜜娜找上门来叫荷西去她家修窗户时,三毛厉声对荷西说:“不许去!继续吃饭!”正在吃午饭已经搁下碗筷站起身来的荷西只好乖乖 坐下,他不敢说什么,又瞥了一眼依旧站在门口不肯走的蜜娜。“不要再看了,当她是海市蜃楼!”三毛命令道。蜜娜吃了闭门羹,知道三毛不接受她,终于有一天 也嫁了人,三毛很高兴,送了一大块衣料给她。 ]3 `. u7 p* T. |' |/ f. y, S8 D
  
  在荷西面前,三毛是会七十二变的齐天大圣,时而变成一个出色的女厨,时而变成能治百 病的医生,时而变成学富五车的老师,时而变成天真的女孩儿,只是他最怕她变成厉声的黄脸婆,他享受着她的变化,她更乐意在他面前变幻姿态,但最让荷西自豪 的,还是当她变成名声遐迩的作家。虽然他看不懂她膝头木板上那一个一个的汉字,他想知道,但她不告诉他,他微微一笑,骄傲地看着妻子。
  
  三毛的文字远渡台湾,又从台湾走向了大陆,台北轰动了,她的故事走进了千家万户,走入无数少女的心里,三毛这个名字也顿时家喻户晓。虽然这个“三毛”在她5岁的时候就存在了,但现在这个“三毛”生活在撒哈拉,和她亲爱的丈夫“荷西”在一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