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一
  
  江南与其说是某种真实的地理存在,不如说是一种虚幻的文化情怀。在历史上江南很难说主宰过多少政治风云和江湖沉浮。定都长江以南的王朝似乎总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江湖上最有实力的门派和教会也很少把江南作为主要的活动地点。然而江南凄迷的烟雨里却浸润着中华大地的情感灵魂。和黄土地相比,江南是那么的灵动和飘逸。才华横溢的青年和娇柔纤秀的佳人似乎是这片土地的专属。愁绪只在这里凝结,黄花只在这里飘落,画船金舫、残荷听雨、江枫渔火、月满西楼……
  
  今年江南的秋天来得格外早,农历八月刚到,瑟瑟的秋风便已经低吟在燕子坞武术学院的校园里了。周远踏着满地翻卷的黄叶瑟缩地走在校园的主干道复燕路上。
  
  如果从空中俯瞰整个燕子坞岛,会发现它的形状就像一只义无反顾朝着太湖中心飞去的燕子。东西向横贯全岛的复燕路是一条平坦宽阔的大道,两旁种满了高大的落叶乔木,在初秋的清晨里弯曲延伸,仿佛没有尽头。
  
  创建燕子坞的慕容家族,曾经把兴复他们的故国大燕国作为毕生理想。一千多年过去了,国仇家恨都已烟消云散,一个显赫家族的庄园也变成了来自中原各地的青年才俊们研习武学的地方,但这条路的名字却被保留下来,算是对这个理想的纪念。只是在周远看来,仍充满了镜花水月的悲凉。
  
  周远曾经很留恋在复燕路上漫步的惬意,可是进入大四以后,就业的压力开始让他的情绪变得低落,眼中的景物,也无一例外地沾染上了悲观的色彩。
  
  其实燕子坞作为仅次于少林和武当的第三大武学学院,毕业生就业的整体形势是极好的。暑假一开始,丐帮和唐门就率先来燕子坞开招聘专场。众所周知,丐帮和唐门从来只在少林、武当、燕子坞和五岳剑校华山分校这四大名校开招聘专场。紧随其后的是以宝生钱庄为首的金融票号和以威远、震远为首的镖局,再后面是吃皇粮的各大朝廷部门。整个暑期,燕子坞刀法、剑术、拳掌、暗器以及药理五大院系的毕业生全都成了人才市场上被竞相争夺的宠儿。
  
  但是周远并不在刀、剑、掌、器这些热门专业就读,他只是无人问津的武术理论系四年级的一名学士生。
  
  武术理论系的学生并不习练内功和武艺,他们研习的是武学理论,包括武学理论发展的沿革,张三丰武学理论体系的发展和运用,以及武功招式的理论优化和创新等。简而言之,就是从纯理论的角度研究和发展武学。如果要类比的话,武术理论系的学生是一群精通流体格致学和游泳姿势原理,却不怎么下水游泳的人。
  
  当然,纯理论的研究在武学的发展上曾经起过极其重要的作用。武学理论这个专业也曾经红极一时,特别是张三丰发表《武学原理》后的一百多年里,各种新的武学理论层出不穷,许多意想不到的内功导引方法和匪夷所思的绝妙招式陆续被发现和革新。


  
  在那个武学理论的黄金时代里,燕子坞的武学理论系无论从论文发表数量,还是从各项武学理论奖项获得的人次来看,都首屈一指。燕子坞武学理论系的毕业生也一直是各大门派和朝廷的研究机构出重金争夺的对象。而燕子坞的热门专业现在在全国武学院中名列前茅,相当一部分原因就是当年武术理论系各项创新的积累。
  
  可是在过去的一二十年间,武学理论的研究渐渐开始衰落。原因很简单,张三丰的理论框架已经被发展到了极致。尽管还有一些尚未解决的课题,但是大部分只是出于对武学理论本身的兴趣,凡是和实际的武功习练和发展有关的,基本上已经被探索殆尽了。就业市场开始渐渐冷落精通理论的人,重新把重点放到那些具有武术天分,能把已经研究出来的武术招式练得比别人更好的年轻人身上。
  
  随着近几十年江湖上各大帮会、门派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他们对武术超群、潜力巨大的武学院毕业生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丐帮许诺四大名校的毕业生一经录用就直升四袋弟子,唐门租用官道上的豪华八乘马车接送面试的学生,宝生钱庄更是给所有录用的毕业生一笔相当于他们四年所有学费的签约奖金。
  
  但是武术理论系的就业面却越来越狭小,大的帮会钱庄以及朝廷各级部门每年只给非常少的名额,多数也会给一些有背景的学生。最好的出路可能是读研,然后留校任教,但这对专业课的要求又非常高,薪资也相对微薄。周远的几个比他高一届的学长,最后只能去姑苏城的一些戏班做武术设计指导,虽然屈才,但总算有体面的收入。另外几个学长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转行去做生意,或者远赴西域和东瀛去寻找机会。

  
  周远循着复燕路很快走到了校园的中心地带。他的两旁分别是药理系的所在地蘅芬苑和学校用来举行重大活动的礼堂叁合堂,前方不远则是刀法系的主楼偃月台。这三幢楼宇都相当高大,让周远每次路过都感到无形的压抑,但是和西北方一幢矗立在湖岸边的宏伟建筑相比,它们却立刻变得黯然失色。
  
  这座全部用大块青石砌成的大楼正是剑术系的所在地“巨阙阁”。
  
  巨阙阁是燕子坞最古老也是最高的建筑,光基座就有近百级台阶,整座大楼的外形宛如一把锋利的宝剑,直插云霄。在剑尖的地方有一个叫做试剑台的天台,向南可以俯瞰整个燕子坞岛,向北则将太湖壮观的景致尽收眼底。
  
  几个年轻的学生正向阁内走去,他们的脸上带着剑术系学生特有的自豪感,他们的佩剑上都刻有燕子坞的双燕徽章。去年年底的时候,《晓生评论》发布了一年一度最具权威的全国剑术院校排名,燕子坞首次超越了以太极剑闻名天下的武当,排名第二,仅次于五岳剑校华山分校。
  
  周远加快步伐向南拐上校园小径,仿佛是在害怕被那些剑术系学生的自豪感灼伤,但他还是无法不注意到巨阙阁正门檐下挂着的那块巨大的烫金横幅:
  
  “热烈欢迎峨眉剑术学院莅临交流指导!”
  
  峨眉即将来访这件事周远当然早就知道,因为这是武林中的一件大事。《武林日报》几次在头版头条报道过,《江湖周刊》也作了好几次深度追踪。
  
  峨眉自从纪念张三丰三百年诞辰的武当会议之后就从未出席过任何武学院的聚会,这么多年来也从未出访过其他门派。可是今年秋季学期伊始,峨眉剑术学院的校长柳依仙子却破天荒地宣布将率领峨眉最优秀的三十六名学生出访少林、武当和燕子坞,顿时轰动了整个武学界。
  
  周远仍然记得当时燕子坞知道这个消息以后男生寝楼里一片欢腾的景象。许多人举着《武林日报》奔走相告、雀跃不止。
  
  即使在燕子坞这样的名校,男生们对武术交流的兴趣也没有到如此浓烈的地步,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几近疯狂的热情,完全是因为峨眉剑术学院是一所独一无二的女校!
  
  峨眉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江湖上各大门派掌门人,各大帮会、钱庄、镖局里高管的爱女,还有的甚至是皇亲国戚和朝廷官员的千金。出身平民的学生也都是经过好几轮面试,必定要身材窈窕、容颜清丽、天资灵秀才会获得录取。所以峨眉毫不夸张是一个美女如云、群芳争艳的地方。


  
  可惜的是,峨眉的学生毕业后不是留校任教,就是立刻嫁入豪门,从此深居简出,江湖上的人很少有机会可以一睹这些美少女的芳容。《武林日报》《江湖周刊》和《晓生评论》三大传媒这么多年来也像是有默契一样几乎从未专门采访报道过峨眉的学生,只有《江湖人物》和《武林探秘》那样的娱乐报纸杂志,才经常刊登一些难以证实的街巷传闻,比如峨眉女生姿色榜上第几名已经和某富豪大公子定下婚约,等等。
  
  可是这次,燕子坞却有幸迎来峨眉最优秀的三十六名学生,招待她们留宿十天。和她们共同听课、用餐、交流武术,零距离接触这些含苞待放、倾国倾城的美少女们,对于剑、掌、刀、器专业的那帮血气方刚,却整天运气打坐、站桩踢腿的男生来说,无疑是灵魂深处最不可告人的幻想变成了真实。据说开学以来,燕子坞古渡口书亭《江湖人物》的销量翻了三倍,许多男生寝屋的墙壁上都张贴起了从杂志上剪下来的峨眉美女学生的画像。
  
  当时的江湖并不知道峨眉出访的真正原因,也无法预料到这次的出访竟会是一个新的武林动荡时代的序曲……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