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在鬼蒿林中行进的时候周远已经感到腹中饥饿,当船终于停靠到曼陀山庄的茶花渡时,周远已经饥肠辘辘了。他迅速穿过一片山茶花树围绕的小径,走过一段坡路,来到岛一端的一块巨大的山岩之前。一幢宏伟的木楼依着山体建起,这里就是和少林寺藏经阁齐名的琅嬛玉洞图书馆。
  
   曼陀山庄原为慕容家族的一支亲族所拥有,后一同并入了慕容家的产业。慕容家族的先人见岛上这块山岩突兀奇伟,便倚傍着山势,从外省运来上好的木材搭起七 层高的木楼,同时又凿开山体,建成这座一半在山里、一半在山外的绝妙建筑,取名琅嬛玉洞,将多年来收藏的各种子集经卷、武功秘籍存放其中,供族人在里面静 思阅读、修养心性。
  
  家族的后人又几经扩建和改造,将历年收集到的方志、礼、乐、射、御、书、数等方面的典籍藏于其中,自武当会议后,更是将各门各派本着武学共享的宗旨发布出来的内功心法、招式秘籍以及新的研究论文等逐一收录。等到燕子坞学院成立时,这里便自然而然地成了学校的主图书馆。
  
   周远出示了学生字牌,进入馆内,径直上到了二楼。琅嬛玉洞图书馆的每一层都由山岩外的木楼部分和山岩内的藏书洞部分组成。二楼的藏书洞内都是各类主要的 武学报纸、期刊以及研究生常用的教科书。藏书洞外半圆形的楼面则被隔成一个个小的房间,供研究生们自习、研究或小组讨论使用,还有一些小房间被专门分给攻 读博士的学生。


  
  周远来到一个半掩着的门前,门上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博士备选张塞”。
  
  周远推门走了 进去,那是一个出奇杂乱的小屋。屋里只有一张书桌、一个书架和两张椅子。书架上东倒西歪地塞着各种线装书籍和零散的资料,显然经过多次不负责任地抽取和塞 入,书架两边的地上也堆满了很多教科书和期刊,书桌上更是叠放着各种参考书、杂志、报纸和论文书稿,几乎都要埋没了角落里的油灯。
  
  整个桌面上,只有一小块地方空着,那里垫了一张《武林日报》,上面放了一盒盒饭,旁边则已经吐满了一堆鱼骨头。
  
  书桌的后面,坐着一个头发蓬乱、穿着一身皱巴巴衣服的男生,正一手端着一个饭盒,一手捏着一条红烧小黄鱼的尾巴啃着。
  
  这个男生是武林历史系的博士研究生张塞,他是周远在燕子坞唯一的朋友。
  
   “这是今天的日报吗?我还没有看呢。”周远轻轻嘟囔了一句,抓起报纸上的饭盒。饭盒里是米饭青菜和红烧大排。大排是周远的最爱,他知道是张塞特意为他留 的。所有在琅嬛玉洞打工的学生都会得到一顿午饭的补贴,在午时发放。周远因为在本部上早课,张塞总是会帮他在分饭时留下一份。饥肠辘辘的周远拿起筷子,开 始狠命往嘴里刨饭。
  
  张塞“噗”的一声又吐了一堆骨头在报纸上,看了一眼狼吞虎咽的周远,问道:“怎么样,在杨教授的课上有所表现吗?”
  
  周远一听这话,顿时一股难过涌上心头,他把饭盒放到桌上,轻轻叹了口气。张塞看出情况不对,便没再说话。周远低头愣了一会儿神,才慢慢把刚才课上的事情说了。
  
  “这个……”张塞自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他还是马上安慰道,“那……你喊出来的答案,究竟对不对呢?”
  
  “答案当然是对的,”周远肯定地说,“问题是……”
  
  “那就不算最糟啊,”张塞打断他,“教室里别的人不知道,杨教授一定知道的。他对你的答案作了评价了吗?”
  
  周远摇摇头:“他只说让我傍晚去他的办公室。”
  
  “嗯……这不一定是坏事,”张塞说,“你想,有多少人可以有机会去杨教授的办公室?我就一直想见他却找不到门路呢。不如你到时候帮我问问,他为什么在杀死李天道之后居然放弃高官厚禄,选择回燕子坞读博。这事可是武林史上的一个谜啊……”

  
  张塞看了一眼周远,见他一脸铁青,便知道眼下不是提这种要求的时机,于是接着说道:“杨教授骂你一顿是肯定的,可是骂完了说不定也会问问你学业的情况,你就可以趁机表现一下自己了……”
  
  周远转动着手中的筷子,对张塞的分析并不是十分信服。他抬起头,突然问道:“张塞,你说我会不会得了什么疯病了?”
  
  张塞笑了:“别傻了,你最近是不是为了找工作的事,没睡好觉?”
  
  “不是,”周远说,“那并不是犯困迷糊,而是突然陷入一种想法和状态里无法摆脱出来的感觉。”
  
  “我以前看你很投入地解算学题目的时候,经常也是这个样子啊,”张塞说,“只是这一次特别厉害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完全不一样的,”周远认真地摇头,“解题的时候只是全身心沉浸在里面而已,脑子里的东西还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受我自己控制。可是刚才,就好像……就好像突然我的脑袋不是我的了,看到的幻象也都是很奇怪的东西……”
  
  “你看到了什么?”
  
  “公式、算学符号。”
  
  “这有什么奇怪的,”张塞说,“你整天不就是在捣鼓这些东西吗?要我说,你要是看到美女的幻象,那才要担心呢。”
  
  “可是那公式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就不要再瞎想了,”张塞不让他再说下去,“我知道你这段时间为了找工作压力很大,你一定是太希望可以在杨教授面前表现得好一点,结果搞砸了。事情不 是不可挽救,一会儿打完工你先回寝楼休息一下,到时候去他办公室的时候状态就会好一些。别再想刚才的事了,钻牛角尖不好的。”
  
  周远轻轻叹了口气,朝张塞点了点头。莫名其妙的事情再去想也仍然是莫名其妙。或许真的是因为他这些日子里压力太大了。
  
  “好吧,不说这个了,”周远重又拿起饭盒,右手用筷子朝嘴里送饭,左手开始翻看《武林日报》,“今天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吗?”
  
  “没什么新闻……”张塞虽然说得若无其事,脸上却露出兴奋的神情,“要看新闻也不看《武林日报》呀,上面又没有我的文章。”

  
  周远“哦”了一声,继续把《武林日报》翻到第二页。
  
  张塞见周远没有领悟他话里的意思,只得从旁边的乱书堆中抄起一叠报纸,重重地拍在他前面。报纸掀起一股风,带起了桌上的尘土。周远忙抱起他的饭盒扭到一边,同时,也终于明白了张塞的暗示。
  
  “你的文章发表啦?”周远惊喜地问。
  
  张塞露出一脸得意,将那一叠报纸翻到后面。周远认得那报纸是《武林传奇》,在娱乐报纸当中算是二流,但是在姑苏城和江南等地销量也算不错。张塞翻到的那个版面,赫然有一篇文章题目是“峨眉创派祖师的一世情缘”,作者署名为土弓。周远一看就知道是张塞名字的一半倒过来。
  
  “这么长,稿费应该很多吧?”周远扫了一眼说。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