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石门后面是一个厅堂,周远到一个橱里拿出一件白色的褂子套上,然后走入左首的熏香室。
  
  那是一个点满了各种奇异熏香的屋子,烟雾缭绕。周远在里面坐了一刻钟,消毒完毕,才从另一扇门进入了誊写室。
  
  里面其余的誊写员已经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图书馆的文员已经捧着经过编号的书页开始分发了。周远赶忙坐下,开始工作。
  
   虽然说这工作环境和待遇比食堂要好得多,可是工作强度却一点都不弱,整整两个时辰的抄写,中间只休息一刻钟。一般抄到结束前大约半个时辰的时候,手臂的 酸痛会到达极限。刚才和张塞相处的那种愉快的心情已经渐渐消散,周远又返回了他一贯的忧郁心境。杨冰川教授那句冷冷的“酉时三刻到我办公室来”开始在他的 脑海里回荡起来。
  
  周远不知道会接受什么样的惩罚,只要杨冰川教授有庞天治两三分的铁腕,惩罚就会不堪忍受。
  
  周远在煎熬中终于完成了今天的任务,交还了抄毕的书页,然后赶上酉时那班渡船回到燕子坞本部。
  
   上岸后,他看了一眼梨花渡口的更漏,离杨冰川教授说的时间还差不到两刻钟。他踏着小径,沿着湖岸走回到语嫣楼附近。远远看了一眼静静伫立着的王语嫣塑 像,他想按照张塞建议的那样,去桃林中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静静地思索待会儿见了杨教授应当如何道歉和解释。但是他想了一下,却作了另一个选择。
  
  而这个不经意间的选择完全改变了他的命运。
  
  周远离开小径,翻过一堆杂乱的山石,在几丛杂树间穿梭了几个周折,最后从一块大岩石攀下,来到了湖边一处僻静无人的空地。这里是燕子坞岛的最西南端,鲜有人至。周远大二的时候发现了这里,从此在他想独处的时候,或者无处可去的时候,都会来到这里。
  
  今天整个太湖都弥漫着浓雾,几丈以外就完全看不见事物。秋天萧瑟的湖风在穿过岩缝时呜咽着,预示着一个格外冷的冬天将提前到来。
  
  周远找了一处背风的山岩坐下,稍微揉捏了一会儿酸疼的前臂后,闭上眼睛,开始吐纳气息。
  
  尽管周远在理智上知道自己连半点前途都没有,他却并没有完全放弃武功的习练。自从六岁时母亲带他去接受那个失败的丹田通径测试之后,周远就被一种莫名的痛苦折磨着,那种让母亲失望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自那以后,周远一直试图努力做些什么,去挽回母亲的失望。在他还不懂张三丰方程的时候,他就常常独自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凭着自己的想象去调节自己的呼 吸,奢望在下一次测试的时候,那股令他难受的力不会再凝滞在他的丹田。后来他学习了张三丰理论,理解了丹田通径的概念后,才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改变母 亲的失望了,但是这种试图努力做些什么的习惯却顽固地保留了下来,仿佛努力本身而不是努力的结果也可以消减他内心深处的那种绝望。


  
  燕子坞的学习让他了解了内力的原理和习练方法,从理论上,他甚至比许多刀、剑、掌、器专业的高材生都更精通内力之道。从大二开始,他一有机会就会独自一人,在这里按照理论修炼内力。
  
  周远对于内力的实践,和张三丰关于丹田通径的理论符合得天衣无缝。
  
   同样一段内力被激发的过程,对于别人大约只需要一瞬,但是对于他,却需要十倍二十倍的时间。周远手执一块石头,需要调息吐纳大概半刻钟,才能以较强的内 力掷出,之后又需半刻钟,才能再次激发内力。在不运用内力的情况下,周远行走跳跃都无阻碍,但是若要使用内力大范围地闪跃腾挪时,他会立刻因气息跟不上而 跌坠。
  
  但是周远还是时不时地来这里练习。每次跌倒在地时,他都会觉得自己很傻,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选这样一个无人之地习练的原因,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的狼狈,也不想让人看到他的绝望。所以即使是张塞,他也没有告诉。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