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判断武功、剑法的流派,有许多不同的方法,最简单的,当然是从武功招式上来观察。不过武当会议以来各门派、武校之间加强了交流,也共享了许多基本理论和练武的方法,因此要模仿某一个门派的一些招式也不是不可能的。燕子坞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干的就是这个事情。
  
  比看招式要高明一些的方法则是看发招之前蓄力时的小动作。
  
   当一个人刺出一剑时,可以模仿某一门派的招式,其动态、角度都可以模仿得惟妙惟肖,但是在这一招和下一招之间,不管衔接得多么巧妙,都不可避免会有一个 蓄力的过程,这不仅在手和剑上会反映出来,在肩、背、腰和下肢的动作上都会有所体现。而这些,往往会打上此人在练习基础内功和外功时的烙印。对决越是势均 力敌,越是需要全力以赴的时候,这些小动作上就越容易暴露出原来的武功根基。
  
  周远曾经对此作过一些研究。在眼前二人激战了二十几招以后,他已经十分肯定,那修长苗条的女生是从小就受峨眉武功的熏陶的,她的闪展腾越、进剑撤步,完全是教科书式的峨眉派,看上去她甚至从来都没有涉猎过其他门派的武功。
  
  而那个蒙面男子的刀法却非常古怪,是周远从来没有读到过的。不过古怪归古怪,招式却异常凶悍,那男子凭借着深湛的内力,使出一系列大开大合、力贯千钧的招式,每一招都直指女生的要害,仿佛要立即置她于死地。


  
  但是那峨眉剑法也使得精妙绝伦,每一招虚实不定,进退莫测,防守时能化蛮力于无形,进攻时却又准确凶狠。
  
  教科书上说,刀剑对决时,刀必须要以力量压制,剑则必须以灵动牵制。面前的两人仿佛是在以实战作演示,一时间让周远看得有些发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眼前这两个人都是燕子坞的侵入者。
  
  那男人蒙着面,绝对来历不明,而那女子刚才则险些一剑要了他的性命。周远想他是不是应该用什么方法去通知校卫队,但是眼前的战局很快发生了变化。
  
   女生显然是之前就受了某种严重的内伤,在激战了数十招后,内力的运送明显开始阻滞,精妙的剑法就无法彻底贯彻,一时间,她被黑衣男人用沉重的刀法渐渐封 住了腾挪的范围。之前女生能维持均势,靠的全是剑法的灵活,当她施展的余地被渐渐封闭,不得不用剑去和刀作正面碰撞时,就败局已定了。
  
   那蒙面男人很明显想尽快取胜,他不希望被燕子坞的校卫队发现,他也意识到山石旁边周远的存在。他要做的,就是尽快结束战斗,然后再把这个目击者灭口。但 他还是迟迟不敢发起最后的总攻,因为忌惮对方在招式上的变幻莫测。这样激烈的对抗一定会让女生的内伤越来越严重,等她破绽尽露的时候再发起制胜一击,才会 万无一失。
  
  那少女明白蒙面男人的意图,心中开始焦急。对方并不全力出击,而是在把自己护得毫无破绽的前提下,慢慢压缩她活动的 空 间。这样持续下去,自己招法的优势就会越来越小,内伤也会越来越重。少女这一着急,手中的剑招顿时乱作一团,蒙面男人终于等到机会,发出一声冷笑,凌空跃 起,强攻过来。
  
  根据招式优化的原理,任何凌空跃起、自上而下的攻击,都是孤注一掷的强攻。因为跃起空中的同时,已经限制了自身的退路。只有高手对低手,或者有十足的把握能压制住对手时,才会这样。
  
  蒙面男人这凌空一跃的攻击,显然经过千百次的试炼和实战,实施得精准而连贯。他凌空而下的角度使得他受攻击的面积最小,而在使出最后的杀招前,先迅捷地用三个辅助的招法彻底封住了少女任何可以反击的方向。顷刻之间,少女就要命殒当场。
  
  但与此同时少女的心中却是一喜,因为自己卖破绽引蛇出洞的战术终于奏效,她身形一晃,以一个匪夷所思却优美无比的姿态由下而上刺出一剑。
  
  这一剑险到极致,却妙到毫巅。看似不可能,却实实在在地穿越了蒙面男人刀招的封锁,如疾风般刺向他的心脏。而更妙的是,这一剑,竟不偏不倚,正处在他回刀遮挡线路的唯一盲点上。


  
  由这一剑可以看出,这个少女的武功要比她刚才表现的高许多倍,只是因为她身受重伤,才仅仅与蒙面男人打成了平手。
  
  蒙面男人立刻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叫,知道自己上了当,可是他此刻已经身在空中,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少女这一剑既无法躲闪,也无法遮挡。他只有尽力扭过身体,希望剑不会刺穿自己的要害,同时手中的刀还是按原来的路线劈落,试图拼个同归于尽。
  
  少女的剑坚定不移地刺了出去,不管蒙面男如何躲闪,这一剑必定刺穿他的心脏,他劈落的刀已不再重要。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少女感觉到腹腔一阵剧痛,丹田的内力一散,手中的剑就再也没有了力道。
  
  她依然可以刺伤对方,但是对方灌注了全力的刀也会劈死自己。
  
  少女没有了退路,她闭上眼睛,用尽最后的力量向前刺剑,然后她听到一丝暗器破空的声音。
  
  那是周远用他那宝贵的、半刻钟才能有一次的内力掷出的一颗石块。
  
  刚才少女开始落下风的时候,周远犹豫了一番终于决定留在原地。尽管两人都身份不明,但是一个使峨眉剑法的少女当然比一个招数古怪的蒙面黑衣男人更能获得周远的认同。他从地上捡了一颗石子握在手中,暗暗地开始积储他那来之不易的内力。
  
  石块划过一道弧线,准确地击中了蒙面男人手腕上的神门穴。
  
  蒙面男人的刀脱手而出,少女的长剑却继续向前疾进,一下子刺穿了他的心脏,在空中溅射出一串血珠。然后蒙面男人弯折着身体重重摔到地上,发出几下咕咕的怪声后就蹬直了腿。
  
  少女紧跟着落下,她虽然毫发无损,却仍然腿一软跪到地上,喘息了片刻才起身走到周远面前。
  
  “书呆子,你还说自己不会武功?”少女的话音里仍带着刚才拼斗时的狠劲。
  
   “我……”周远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脸上却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意来,他此刻的内心里正有数种不同的强烈感情在激荡着。其中有第一次看到杀人的惊恐,但更多 的是兴奋和激动。刚才那一幕如此真切,却又像是在梦中。他运用内力掷出石块,凭借一次次独自苦练成就的准度击落了一个蒙面高手手中的刀,救了一个剑法超群 的少女。即使是周云松、袁亮他们,幻想自己未来的江湖道路,也不过如此吧?
  
  少女当然不能明白周远奔腾的心绪,她满怀警惕地瞪视 着 这个咧嘴微笑的古怪少年。虽然一路追杀她的五个黑衣人已经被她尽数杀死,但她也已经受了重伤,而且还被这个少年知晓了自己的行踪。此时最安全可靠的做法就 是杀掉这个不清楚会对她的使命带来怎样影响的人。尽管他只是一个无辜的燕子坞学生,尽管他刚刚出手救了自己一命,但是她肩负的使命却比包括自己在内许多人 的生死要重要得多。她思索了片刻,终于一扬手中的剑。


  
  周远只觉得脖子一阵剧痛,倒在了地上……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