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第十章

  但是杨教授一摆手,说:“当然。”他站起身,周远也忙起立。杨教授走到他身边说道:“我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你配合庞总长调查刚才看到的擅入者吧。”
  
  “杨教授,那个女孩子,看她的剑法是峨眉的学生,一定不会对燕子坞有什么不利的……”周远说道。他这话其实应该去和庞天治说,但是庞天治却是个不问青红皂白的人,所以他才趁着杨教授在场时说出来。
  
  他说完以后偷偷瞥一眼庞天治,只见他也正用阴鸷的眼神在看自己。
  
  “你放心吧,庞总长一定会有稳妥的处断的。”杨冰川道,同时把手轻轻放到周远的肩上。
  
  周远还想说话,可是肩被杨冰川教授一碰,他立刻感觉到一股内力传入了他的体内,然后丹田就是一股翻江倒海的窒息难受。不过这只是极短的一瞬,很快另一股内力通过他的任督二脉运行了一个周天,顿时消解了他的难受,还让他感到一股畅快和温暖。
  
  周远诧异地回头去看杨教授,但是杨冰川却望着庞天治说道:“庞总长辛苦了。”说完做了一个相送的手势。
  
  “杨教授哪里话,这是我的分内之事。”庞天治回了一句后就行礼和杨教授作别。


  
  周远也只能和杨教授行礼,可是肚子里却满是诧异,刚才杨教授那肩头的一按毫无疑问是在用太仓杨方法测试自己的丹田通径!
  
   周远从小被母亲带去好多武校作过测试,那种痛苦可谓刻骨铭心,所以不会搞错,唯一的区别是杨教授的测试非常短暂,结束时还给他输送了一些内力平复他的痛 楚。杨冰川教授是太仓杨方法发明人之一,他自然比少年武校那帮武师做起来要好上千倍,但杨教授测他丹田通径的用意是什么呢?
  
  周远跟着庞天治走到楼下,才发现有大约五十多名校卫队的人员佩带刀剑等候在那里。看来庞天治把侵入者的事情看得非常严重,抽调了那么多人手,大概准备把燕子坞翻个底朝天。
  
  庞天治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势指示周远跟着他,两名校卫立刻一左一右像押犯人似的跟在他的两边。
  
  周远默默地跟随着庞天治,走到燕子坞东面的一幢用大方石砌成、结实得就像城堡一样的“凹”字形建筑前。青黑的石壁显得沉重而压抑,除了正面以外,其余的三面墙都没有窗户。这里就是燕子坞校卫队总部所在地乌啼堡,是每个燕子坞学生和外面的擅入者都不想涉足的地方。
  
   张塞曾经绘声绘色描述过乌啼堡,说这里是整个太湖区域里除了鬼蒿林之外鬼气最重的地方。三四十年前魔教在江湖上兴风作浪,四处劫掠武功秘籍,屠杀正派人 士的时候,各个武学院都联合起来以同样严酷的方法惩戒那些作恶多端的魔教分子。那时候乌啼堡就是燕子坞关押、审讯,甚至处决罪大恶极的魔教成员的地方。堡 四周都弥漫着血腥味,夜半常常可以听到哀号的声音。张塞对描述性语言有着与生俱来的才能,那些他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历史掌故,都能被他绘声绘色地说到周远的 心里去。此刻,他站在乌啼堡厚重的铁门面前,不寒而栗。
  
  进门以后,周远跟着庞天治沿着一道被两排昏暗烛光映照的长廊走到位于堡右侧的一个石室里,里面有一张石桌和两个石质的凳子。
  
  庞天治示意周远坐在其中一个上面,然后他“砰”地关上门,坐到另一边的凳子上。
  
  隔着石桌,庞天治投射过来两道阴冷锋利的目光。在担任姑苏城巡捕的时候,这两道目光曾经让许多企图掩饰身份的魔教成员露出一个又一个的破绽,直至心理防线崩溃。对于一个稚嫩的学生来说,庞天治自信可以一眼看到他心底。
  
  “你说你看到了两个侵入者?”庞天治瞪视了周远大约有一炷香的工夫终于开口问道。
  
  “是一个侵入者!”周远回答,“一个穿着黑衣、蒙着脸的男人,他在追杀另外一个使峨眉剑法的女孩子……”
  
  他接下来便把少女和黑衣人如何突然出现,如何激烈相斗的经过跟庞天治讲述了一遍,只是略去了他出手相助少女的那一节。
  
  庞天治面无表情地听完,然后阴冷地问道:“你先告诉我,你那时候一个人跑到湖边上去做什么?”
  
  “我……”周远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实话听起来是那么可笑,反而更像一个劣质的谎言。


  
  “我……在想一个招式方程的问题……在想比较难的问题的时候,我会找没有人的地方……可以安静地想。”他回答。
  
  “哦……招式方程……”庞天治嘴角露出冷笑,眼光毒辣辣地盯着周远的脸。
  
  周远被庞天治看得浑身难受,但还是努力迎着他的目光,不想显得有任何心虚。
  
  “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酉时太湖东南面正好起大雾,”庞天治说道,“如果想要绕开湖岸的岗哨在燕子坞岛登岸的话,那片滩头是最理想的地方了……而你偏偏在那个时候跑到那里去,这是不是太巧了?”
  
  庞天治说完带着诡异的表情看着他。
  
   周远一听庞天治这话竟是在暗示他可能和侵入者有瓜葛,立刻有些慌了。尽管现在是太平盛世,但被安上个里通外贼潜入校园的罪名却也是非同小可。他忙说道: “庞总长,我真的只是偶然去了那里,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个黑衣男人,更不认识那个峨眉少女,事情发生后,我立刻就向杨教授报告了……”
  
  周远的解释显然并未让庞天治信服,他哼了一声说道:“我要提醒你,那女孩子迟早也会让我捉到乌啼堡来,到时候如果她招认和你相识的话,嘿嘿,我就不会对你这么客气了。乌啼堡里一共有七十九间这样的石屋,只有你现在呆着的这一间是没有刑具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庞天治阴森的语气让周远不寒而栗,可是听到庞天治想将那少女捉来乌啼堡审讯,他心中竟不知为何生出一份担忧。他虽然只和那少女匆匆打了两个照面,虽然那 少女无情地将他打晕,可是她清丽秀美的面容却清晰地停留在周远的脑海里。他无法想象那么端庄文雅的一个女孩子竟要被庞天治捉来这样的石室里讯问折磨。
  
  “庞总长,我已经说了,那位姑娘是峨眉派的,被人追杀到此,你若找着她,怎么可以带她来这里,应该请人家去叁合堂作为上宾款待才是!”周远大着胆子说道。
  
  庞天治没想到周远会这样反诘他,脸上立刻生起一层怒气:“峨眉派?她使两招峨眉剑法你就认定她是峨眉派的?除非柳依校长来这里确认她的身份,否则我一律按规矩严格审问!”
  
  “我就是能肯定!”周远倔强地回道,“她转肩撤步、抖腕引剑时的招法完全是教科书式的峨眉基本功,若没有七八年的练习,根本不可能做到那样分毫不差,还有……”


  
  周远正准备从武学理论上进行阐述,可是耳边却猛地掀起一股劲风,竟是庞天治冷不防地一掌扇了过来。
  
  庞天治毕业于燕子坞拳掌系,周远当然不可能躲得开,脸颊上一声清脆的响声连带着火辣辣一阵剧痛,他便失去了平衡从石凳上跌了下去。
  
  “你个小混蛋练过武功吗?”庞天治喝道,“老子抓过的江湖败类是你读的书的一百倍,轮得到你来教训老子怎么辨识峨眉武功?”
  
  周远捂着已经肿起的半边脸从地上爬起来。庞天治虽然一直以来对他成见极深,多次对他言语羞辱,但是像这样出手打他还是头一次。
  
  “庞总长……”周远强忍委屈瞪视着庞天治,“事情的经过我都和你讲了,我已经没别的可说,现在已是就寝的时间,舍长马上就要开始点到了……”
  
  他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庞天治露出阴冷的笑容,伸出一条粗壮的胳膊拦在他的跟前:“周远同学,怪我刚才没跟你说清楚,今天你恐怕要在乌啼堡里过夜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