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2节 第十二章

  韩家宁脸色一变,忙拱手说:“岂敢,我只是对擅闯之事非常内疚,希望能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将功补过……”
  
  “哈哈哈哈!”庞天治不等韩家宁说完就爆发出一阵大笑,“只是玩笑,只是玩笑啊!韩副总长多年来为燕子坞的安全尽忠职守,我岂能不知?这件事情有我亲自过问,你尽管放心就是了。”
  
  “庞总长亲手调查,我自然放一百个心,”韩家宁忙说,“我听说,闯入的女子使峨眉剑法,不知……”
  
  韩家宁刚说到这里,门外有人大声禀报。
  
  庞天治示意韩家宁暂收话题,把禀报之人叫进了办公室。
  
  那人气喘吁吁,显然是一路奔来,庞天治第一反应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但那人的脸上却有兴奋和激动的神情。
  
  “庞……庞总长,”他喘息着说,“刚才收到峨眉剑校飞鸽传书,说已经换船沿太湖驶来,今天午后就能到了,慕容校长请庞总长过去商议欢迎事宜。”
  
  “什么!”庞天治和韩家宁同时惊讶地叫了起来。


  
  “不是说要明天下午才到吗?”韩家宁问。
  
  “这个……”禀报之人搔搔头,“镖局在江湖上行走为了安全常会更改路线,虚报行程吧。”
  
  “话是这么说,但却给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啊!”韩家宁转头去看庞天治,却见他低着头,正自锁眉沉思着。
  
  ◇十
  
   周远离开乌啼堡后,回到寝室简单梳洗了一下,然后径直去了语嫣楼。今天的早课是解穴理论概要,周远暑假的时候花了五六天时间把课本通读了一遍,前几节课 听了老师的讲解之后,已经搞懂了大半本书。昨晚湖畔,他能准确击中蒙面男人手腕上的神门穴,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即使周远对这门课一窍不通,他还是会选 择逃课,因为他已经决定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周远走进语嫣楼,从一楼走廊的一扇小窗户朝乌啼堡方向警惕地望了望,确定没有被人监视后,从另一头的后门悄悄离开了语嫣楼。周远沿着昨天傍晚的路径,下到西南角的太湖边,那里就是当时少女和蒙面人动手的地方,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痕迹了。
  
  周远毫不犹豫地沿着湖滩朝南走去,在昨晚接受一遍又一遍的讯问时,他已经想明白了少女可能藏身的所在。
  
  有一个重要的事实周远始终都没有向庞天治吐露,那就是:少女受了重伤。
  
  从她昨天在最后关头因气滞连剑招都无法使完来看,她必定是受了无法通过调息来理疗的严重内伤,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便需要找一个可以疗伤的地方藏身。
  
   周远走了大约半刻钟的工夫,很快来到了燕子坞岛的正南面。那里是一块像半岛一样突出去的开阔地,正是燕子形状的左翼。整块土地上密密麻麻种植着各种高低 大小不同的植物,一眼望不到边。那里就是燕子坞学院药理系的种植园。但凡开设药理系的武学院里,必定有一块土壤肥沃、阳光充足的土地,作为种植、收获各种 珍奇药材供学生研究实验的园地。燕子坞的种植园是江南武学院里最大的,由于得天独厚的温暖湿润的气候,这里培植着各种珍稀、名贵的武学作物和药材。
  
   在这么大的园子里找人是非常困难的,周远大致辨别了一下方向,向半岛的东端走去。那里有一个陡峭的坡面,在坡面的下方,种植着一大片生着紫色三角形叶 子、粗短茎秆的植物,那些就是大名鼎鼎的绛珠草。许多广为流传的疗伤圣药,比如九花玉露丸、九死还魂丹等,都需要加入这味成分。
  
  绛珠草早晨喜阳,午后喜阴,所以这片面东背西的陡峭山坡,是燕子坞唯一适合种植的地方。


  
  周远下得坡来,仔细观察,很快就发现了几株草木有被采摘过的痕迹,他心中一喜,却听到背后一个冷冷的声音说:“书呆子,你怎么会找来这里的?”
  
  周远听出来是昨天那少女的声音,忙转过身来,却看到一个闪着寒光的剑尖正指着他的鼻子。他吓得往后跳了一步,说:“别,我是来帮你的。”
  
  少女婷婷地立着,阳光下,周远自然比昨晚看得真切得多。少女五官柔和,皮肤细腻,长发飘逸,气质非凡。她身后的地上是几个布包,里面裹着捣碎的绛珠草,看来她已经饮用过了草汁,恢复了一点元气。
  
  “我不用你帮忙,”少女冷冷地说,“昨晚我想了好久才决定不杀你,可你居然还找来这里,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她说完抖动手中的剑。
  
  周远自幼贫寒,很早懂事,养成了独立、坚强的个性。但由于父亲早亡,母亲失踪,以及在燕子坞被其他热门专业的学生边缘化和冷落,他才逐渐变得沉默寡言,看上去畏畏缩缩。
  
  可是经过了昨晚的第一次出手和被庞天治讯问的经历以后,他内心底层的那种从小养成的坚强个性,又逐渐开始显现出来。
  
  他站在那里迎着少女手中的剑说道:“姑娘,如果你来燕子坞的目的是为非作歹,那算我看错人,昨晚就不该救你,你现在就一剑刺死我。如果你是不得已来燕子坞避难,我绝不会去校卫那里告发你。我对学校很熟,可以帮助你离开。”
  
  那少女握着剑,本来就没有要杀他的意思,否则也不会等他把这长篇大论说完。她缓缓收起剑:“我不是来为非作歹,也不是来避难,我来这里,有重要的使命。你如果要帮我,就立刻带我去见黄毓教授。”
  
  “黄毓教授?你认识黄毓教授?你是……峨眉的学生?”周远问。
  
  那少女点了点头。
  
  “真的啊,”虽然是意料之中,但周远还是难免显露出兴奋的语气,“我叫周远,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女对周远的激动明显有些反感,不过她还是说:“你叫我丁珊好了。”
  
  “丁珊?很好听的名字……”周远几乎没有和女生相处过,他本能地觉得赞美对方的名字是正确的做法,却惹来丁珊一个白眼。
  
  “那昨晚追你的蒙面男子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丁珊不耐烦地回答,“大概是太湖上哪个匪帮里的贼子。”
  
  “哦,这样啊,那你是柳依仙子派来联络的?她们应该明天下午会到吧?”周远又问。
  
  周远的话让丁珊想起了什么,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焦急的神色,她很快又冷冷笑了一下,说道:“没错,幸好是明天才到。如果现在就到的话,一切就都晚了。你不要再问了,赶快带我去见黄毓教授!”
  
  “黄毓教授在曼陀山庄校区,我们要坐校船过去。”周远说完朝西面一指。
  
  丁珊看着周远,警惕地问道:“你昨天碰到我的事情,一定和别人说过了是不是?”
  
   “呃……校卫队的确已经知道了,他们正在到处找你呢,”周远有些抱歉地说,虽然向学校的卫队报告擅入者并不是什么错事,但如果昨天他不和杨教授提这事, 庞天治也就不会介入了,“不过我知道一条小路,可以沿着湖岸一直通到梨花渡,应该不会让校卫队的人发觉,等找到了黄毓教授,他就可以证实你的身份,就不用 怕校卫队了。”
  
  周远怕丁珊仍不放心,朝西面一片树丛一指说:“那条小径许多燕子坞的学生都不知道,很隐蔽的。”
  
  丁珊犹豫了片刻,才有些不情愿地沿着周远指的方向走去。
  
  “其实你要见黄毓教授,昨晚就可以跟我说啊,又何必将我打昏。”他跟上去一边摸着脖子一边说。
  
   丁珊骤然停下来,回过头用冰冷的语气说道:“不要你啊我啊的,我们并不是朋友,我也还是一点都不信任你!我来这里就是要找黄毓教授,除了黄毓教授,我谁 都不相信。峨眉里面有坏人,燕子坞里也有坏人,而且不止一个。你最好尽快帮我找到黄教授,否则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丁珊说完又顾自朝前走,她那凶巴巴的表情给周远浇了一盆冷水,让他觉得有些委屈。但是丁珊说出的话更让他吃惊,会有什么样的可怕事情发生呢?
  
  “不用担心,你绝对可以相信我!”
  
  “如果你骗我,我一定杀了你。”丁珊头也不回地说道。
  
  就在这条小径前方约半里路的一片树林里,一个面带疤痕的校卫伏在一棵树下,他的六名手下散布在周围,形成了一个埋伏圈……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