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韩家宁抢先热情地和两位教授打招呼,随便扯起一个今天日报上的话题,然后拉着他们到船舱里就座。
  
  周远赶紧领着丁珊在船后部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早课时间渡船上人的确很少,船头有一两个研究生,后甲板上只有他们两个,周远只期盼着船工快点开船。
  
  渡口更漏上巳时已到,两名船工解开船绳,一前一后,将篙用力一撑,渡船缓缓地离开了岸边。
  
  周远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靠到船舷上。可就在这时候,忽听岸上一个娇柔的女声喊道“等一下”,然后几下风起,夹杂着几声嬉笑,四个身影从湖岸施展轻功纵跳到了船后甲板上。
  
  周远抬眼一看心中暗暗叫苦,上船的四人正是袁亮、毛俊峰、章大可和季菲。
  
  这四位高材生原本是应该在本部上早课的,可是他们均已找好了工作,上课对他们已经不再重要,四人又都是各自系里主任和老师的宠儿,有恃无恐,因此今早相约一起逃课,要到曼陀山庄去闲逛。
  
  季菲今天穿着白色的裤装,搭配米黄毛衣,是清纯简约的校园时尚。她在甲板上刚一站定,就注意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丁珊和周远。出于女生的本能,季菲立刻上下打量了一番丁珊的相貌衣着。
  
  旁边的袁亮也已看见,走过来说道:“周远,你知道杨教授课的作业是明天交对吧?”
  
  “哦,我知道……”周远回答,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紧张。
  
  “杨教授昨天没有把你怎么样吧?”季菲问。
  
  “嗯,没有怎么样……只是批评了我。”周远胡乱回答,他只希望这两人赶紧把注意力从他身上移走。
  
  “那就好,我们都担心杨教授一发火把你从这课里给除名了,那我们的作业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袁亮说。
  
  章大可和毛俊峰这时候也都回过头来,认出了周远就是那天在课上发癔症的那个理论系学生,都暗暗露出笑容。
  
  “你旁边这位同学是谁啊?”章大可问。
  
  “她……嗯……她……”周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这么紧张,难道是你女朋友吗?”毛俊峰说道。袁亮和章大可立刻都放肆地笑了起来。
  
  “喂,你们礼貌点行不行!”季菲嚷道,“她这么面生,一定是这一届的新生。”
  
  “可是才一个月都不到呢,就认识了新生,真是厉害啊。”毛俊峰继续调笑道。
  
  “没错,你是怎么做到的?”章大可没有毛俊峰那么伶牙俐齿,倒像是在真心请教似的。
  
  丁珊在旁边已经看出这四个肯定是燕子坞里比较飞扬跋扈的学生,同时也清楚了周远在学校里的地位。毛俊峰说出“女朋友”三个字时,她立刻就恼了,不过她忍住不去反驳,怕露出破绽。既然他们把自己当成了新生,便索性默认。
  
  撑船的船工对这四个学生放肆的跳船行为当然很不满意,不过他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默默地把渡船撑向芦苇荡的深处。
  
  “你叫什么名字,准备选哪个专业啊?”季菲走到丁珊身边问道。
  
  丁珊略犹豫了一下,说:“我叫丁珊,准备修剑术。”
  
  袁亮在旁边立刻“哈”地笑了一声说:“你看,大家都选剑术,现在都没人要练你们的刀法了。”
  
  季菲嘴一撅,正准备反驳,后面毛俊峰说道:“现在新生真是越来越舒服了,我们那时候头六个月可是每天早晚都要踢腿站桩,苦不堪言啊。”


  
  毛俊峰用的仍是玩笑的语气,但是脸上已经隐隐有些狐疑。
  
  周远心一沉,知道要露馅。新生现在的确应该都在燕子坞本部集体练基本功才对。
  
  这时候韩家宁从乌篷内走出来说道:“你们四个刚才跳船已经违反了校规,现在还大声喧哗,影响船舱内老师的休息。你们都是各系最优秀的学生,希望你们自重!”
  
  韩家宁和庞天治不同,一直在学生心目中颇受尊敬,所以说出这几句话来还是很有分量。况且的确是袁亮他们理亏,四个人吐一吐舌头,向韩家宁行礼,然后走到另一边的船舷低声交谈起来。
  
  这是韩家宁今天第三次替他们解了围,丁珊和周远都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渡船驶入一望无际的芦苇中,蜿蜒而行。丁珊站起来,目光停留在湖风中摇摆飘曳的芦苇上,轻轻说道:“这是我第一次来江南,太湖水乡,果然名不虚传。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几句诗虽是秦风,用在这里似乎更加贴切呢。”
  
  周远侧过头看着丁珊,她此刻的样子和刚才看到王语嫣雕像时的表情一样,分明是少女情怀,可是她无疑正肩负着某种重要的使命,让她必须要提防周围所有的人,甚至要像昨晚那样挥剑杀人,这不是她这样年纪应该背负的重担。

  
   渡船驶入芦苇荡的中心,浓雾笼罩过来,把周围的景致变得昏暗妖冶。周远回过身靠着船舷坐下来,从怀里掏出杨冰川教授昨晚给他的那张写着公式的纸头看了起 来。公式很难,可是比公式更难的,是公式里那些变量所代表的武学意义。杨冰川教授不会给周远一个纯数学难题,这个公式,一定昭示着什么武学的内容才对。周 远看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却完全没有头绪。
  
  周远看着看着,那些变量和算式突然开始从纸上浮了起来,往空中飘去。周远大惊,知道又要发生前日课堂上的怪事。他努力想收回神志,却没有一点动弹的力气。那些符号开始在空中变换重组,周远细看之下,竟发现和课堂上显现出来的那些奇异符号有很多的相似之处……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