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第九章

  丁珊痛苦地摇摇头,一言不发。
  
  “上面的人说,黄教授昨晚匆匆离开,就一直没有回来。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韩家宁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周围。在研究所的四面,已经都可以看到穿着红色、蓝色和黑色的校卫朝这里飞奔过来。
  
  头前几个轻功好的红衣校卫,不一会儿已经来到跟前。
  
  “这是一个误会!”韩家宁说道,“大家先不要轻举妄动……”
  
  “韩副总长,”一个红衣校卫打断他,“我们接到庞总长亲笔传书,叫我们连同你一起缉拿,有什么误会,到乌啼堡再说吧!”
  
   几个校卫说完就挥剑分别朝丁珊和韩家宁刺过去。丁珊把周远推到身后,举剑迎战。几个回合下来,丁珊和韩家宁自然暂时占优,但是不断有四处赶来的校卫加入 战局,短短一炷香的工夫,已经是近二十名校卫围攻二人的局面。周远隐在后面,手中仍是握着一块石子,紧张地注意着丁珊和韩家宁的战局,希望能够在关键的时 候助一臂之力。不过现在看来,两人还都游刃有余。
  
  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一声暴喝,一个小眼睛、葫芦头、身材魁梧之人挥掌杀来,直取韩家宁,正是校卫队总长庞天治。他身后又跟来包括萧队长在内的数十人,他们全都挥剑同时攻向丁珊。


  
  “要抓活的!”庞天治一边出招,一边高声吩咐。
  
  这一来,局面顿时向另一边倾斜了。
  
  周远是第一次看到庞天治出手。他是燕子坞拳掌系的荣誉毕业生,又做过多年的巡捕,几招下来,果然名不虚传。
  
   同样使掌,不同风格的人,有天壤之别。有的人掌法飘逸灵动,比如当年东邪黄药师的“落英神剑掌”,也有的人厚重如山,比如少林的“须弥山掌”。燕子坞的 拳掌系融汇各种流派,根据学生自己的特点加以辅导。所以同是拳掌系毕业的学生风格可能完全不一样。庞天治,是属于那种掌法厚重、破绽极少、步步为营、稳扎 稳打的风格。这种风格,恰恰是韩家宁的克星。
  
  韩家宁的长处是轻功,他的身法移动极快,可以施展出令人难以预料的招法。那种自恃强大、一味狂攻的人往往会被韩家宁找到破绽而一举击败。而庞天治的攻击却异常厚实,不求一举制胜,只求将对手慢慢逼上绝路。
  
  果然二三十招斗下来,韩家宁已经露出败象。
  
   庞天治快速地环视一下四周,知道自己胜券在握。多年巡捕工作的经验让他练就了极好的眼力。旁边那个使峨眉剑法的少女武功的确很高,但是看上去内伤仍未痊 愈的样子,在近二十人的围攻下虽然仍能勉强支撑,但要不是校卫们要抓活口,没有倾全力攻击的话,她早就败了。这里的韩家宁自己一个人摆平已经绰绰有余,何 况还有十几个校卫在旁边掠阵。另外还有一个,就是退在旁边的那个理论系的学生周远,他手里握着一块石头,一边吐纳气息,一边紧张地注视着两边,好像准备随 时掷出。
  
  庞天治心里不由得冷笑阵阵。
  
  庞天治是燕子坞最了解周远底细的人之一。他申请誊写员的时候庞天治作了详细的背景调查,知道周远的丹田通径极小,根本无法习练内力。就算他打坐运气一个时辰,积聚起来的内力也不值一提。
  
  韩家宁已经穷途末路,旁边掠阵的萧队长一挥剑突然从他后面攻来,显然是想快点结束战斗。韩家宁不得已回剑去防,庞天治看准这个机会,猛地朝韩家宁扑了过去,挥掌向他头顶拍落。
  
  韩家宁已经无法闪躲,看庞天治落掌的势道,不死也要受重伤。
  
  然后庞天治看到周远在远处掷出石头,向自己的面门袭来,显然是想从自己手上救韩家宁。庞天治不慌不忙,抬起左掌准备用掌力逼偏这枚石子,转而打向韩家宁,同时右掌还是按原来路线拍落。
  
  以周远的内力,庞天治可以轻易地实施这个构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周远掷出的那枚石子竟快速绝伦,快到彻彻底底地出乎庞天治的预料。石子嘭地击中庞天治的鼻梁,鼻梁顿时碎裂,鲜血从他的口鼻迸出。
  
  庞天治惨叫一声,身体一晃,韩家宁回过身来,手中的剑一下子刺穿了他的胸口。
  
  庞天治轰然倒下,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个丹田通径小得不像样的学生竟可以像慕容校长那样的高手一般掷出那块石头。如果换作一个陌生人朝他飞石,他绝不会这样轻慢,可是正因为他对周远的了解,却偏偏害了他。
  
   周远愣在那里,自己也不敢相信看到的景象。刚才掷出那块石头的感觉和昨晚完全不一样。昨晚他只是和过去两年多的练习一样用自己积蓄了半刻钟的内力打出石 块,因为昨晚丁珊和那个黑衣男人正处于谁都没有退路的胶着状态,他才能一击而中。可是今天完全不一样,他掷出石块时感到一股巨大的内力通过他的手指激发出 去,好像被一个内力强大的高手附体了一样。
  
  很久以后,周远才想通这是怎么一回事。
  
  昨晚,杨冰川教授突然用太仓杨方法测他的丹田通径以后,曾把一股强大温暖的内力输入他的丹田,来平复他体内的难受。这股精纯深厚的内力一直留在他的丹田里,直到刚才才被激发出去。
  
  不管是谁,如果他以为是周远向他出招,而实际上是杨冰川教授出手的话,结果只能是一个悲剧。
  
  韩家宁刺杀了庞天治之后,立刻身形一动,晃到丁珊身边。两人一合力,周围的校卫的优势立刻就消减了,可是远处又奔来了更多的校卫。


  
  “副总长,你轻功好,如果走得脱的话,就不用管我,去向慕容校长报信吧。”丁珊一边竭尽全力御敌,一边说。
  
  韩家宁没有回答她,脸上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远处新来的校卫们马不停蹄地挥剑加入了战阵,但是他们却并不是冲着韩家宁和丁珊而去,而是向围困他们的校卫攻去。
  
  原先那些校卫猝不及防,许多立即中剑倒地。
  
  丁珊惊讶万分,不知是谁派来的援兵,她趁着对方慌乱,立刻趁势刺倒了附近的几个校卫。校卫们顿时大乱,萧队长刚想下令要布剑阵,却已经被韩家宁鬼魅般地晃到身边刺倒。
  
  丁珊见局势突然之间又扭转了回来,心中喜悦。
  
  “副总长……”她刚想去向韩家宁询问是怎么一回事,却发现韩家宁已经施轻功跃到她的身后,用剑柄朝她的“神道穴”上一击。
  
  丁珊“啊”的一声惊叫,身体一软,韩家宁跟上去在她的颈、腰、背、腿上连点几下,封住了她的穴道。
  
  这变故周远全都看在眼里,他简直不敢相信韩家宁竟会突然向丁珊出手,但是凭他又哪里会有时间反应?

  
  “丁姑娘,多谢你帮我打退了这么多的校卫!”韩家宁看着软倒在地上的丁珊冷笑着说,他又转过头来,朝着周远说道,“当然我最需要感谢的还是你,帮我除掉了最大的障碍!”
  
  韩家宁说话的时候,原本宽正的脸上突然浮上来一股说不出的阴险奸猾,真比天上的流云变换得还要快。
  
  周远心中涌起一股怒火,他想抢到丁珊身边,但是只走了一步就被一个校卫一掌击在胸口,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