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第十一章

  看到丁珊还活着,周远心里涌起一股暖意,他不清楚这种暖意是因为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孤独地被关在这间堆满了死人的房间,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周远站起来,走到大铁门面前推了推。铁门被从外面锁住,从里面是绝无可能打开的。周远叫喊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应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远问,“韩副总长……他怎么会突然向你出手?”
  
  “你说呢?”丁珊用冰冷的语气反问。她遭韩家宁偷袭,失手被擒,本就非常愤怒,又想起刚才在种植园都是周远执意不肯弃韩家宁而去,心中对周远又起了一股无名的气恼。
  
  周远没有去计较丁珊的语气,因为他觉得更重要的是搞清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韩副总长打败了庞天治,挫败了他的计划……可是我不懂他为什么要偷袭你,我一直以为他是想帮你的。”
  
   “哼!你号称破解了七人剑阵的核心走位,怎么连这样简单的事实都想不清楚?”丁珊冷笑道,“柳依校长告诉我,燕子坞里有奸细。现在看来,这个奸细十有八 九就是这位韩副总长……后面赶来的那批校卫都是他的手下,他们杀死了你们的卫队总长和其他校卫,现在只怕整个燕子坞的防务都已在他的掌控之下了……”
  
  周远摇一摇头,他很难相信韩副总长居然会是奸细。在他的印象里,韩家宁总是温文尔雅,待人亲善。可是他眼前随即浮现出韩家宁最后时刻露出来的那副可怕的面目,以及他说的“最需要感谢的人还是你”这句话。
  
  这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如果不是周远在危急时刻用石头打伤庞总长,韩家宁或许就不能得逞。
  
  “我还是觉得这不太可能,”周远说,“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慕容校长、杨冰川教授,还有姑苏城的巡捕不会放过他的。”
  
  “你不相信就随你。”丁珊恨恨地摆出一副懒得再理睬他的态度。她闭上眼睛开始运气,试图冲破身上的穴道。但是她只短短尝试了几下,就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放弃了。在周远昏迷的那段时间里她已经试过多次,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如果韩家宁是奸细,那他为什么不杀死我们两个呢?”周远问。
  
  “我是峨眉的学生,他不杀死我自有他的企图,至于你,我就不知道了,”丁珊说,“或许他是感激你在关键时候助纣为虐吧。”
  
  “那丁姑娘我再问你,”周远不去理会丁珊的嘲讽,“奸细是什么意思?”
  
  “你进燕子坞之前没有学过语文吗?自己去查字典……”丁珊的火气更大了。
  
  “我的意思是,奸细这个词,必须要涉及两个对象,”周远解释道,“如果说韩副总长是燕子坞的奸细,那么他是谁派来的呢?如果只有燕子坞一个客体,奸细这个词是不成立的,总不能说自己是自己的奸细吧?”
  
  周远这通分析用了极其书面的语言,可谓书呆子气十足。丁珊露出无法忍受的表情,不过她还是听懂了周远在说什么。
  
  “韩家宁……他应该是安护镖局派来的奸细……”丁珊说道。
  
  “什么,安护镖局?”周远听了这话更加迷惑,“安护镖局不是护送你们峨眉出访的那个镖局吗?”
  
  丁珊点点头,却不再说话。
  
  “这事情和安护镖局有什么关系呢?”周远追问,“安护镖局是做生意的,为什么要派奸细来燕子坞?”
  
  丁珊知道周远不弄清楚是不会罢休的,她轻轻叹了口气。黄毓教授不知所踪,自己又被点了穴道囚于石室,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自己的使命了。
  
  “安护镖局在护送我们离开武当以后,突然在路上劫持了我们,柳依校长和同学们都中了他们下的毒……”丁珊终于说道。
  
  “啊?!”周远惊得几乎要跳起来,“安护镖局劫持了整个峨眉代表团?他们疯了吗?”
  
  “你先别激动,”丁珊努力想移动一下身体,却做不到,“他们并没有疯,劫持峨眉只是他们计划的第一步,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燕子坞。他们把韩副总长派来燕子坞,就是要做他们的内应。”
  
  “这……这还是疯了啊,”周远说,“劫持燕子坞?这太荒谬了!那么然后呢?然后他们准备杀到少林、武当、华山去吗?”
  
  “柳依校长告诉我,他们的目的是夺取藏在燕子坞的一样东西……”丁珊说。
  
   “什么东西?”周远问。燕子坞里的确藏有许多贵重的东西,比如许多价值连城的武林古物,还有包括斗转星移在内的神秘高深的武功秘笈。可是像这样光天化日 之下通过劫持峨眉进入燕子坞明抢豪夺,天下武林岂能善罢甘休?即便夺得那些宝物和秘笈,却成为整个江湖通缉的逃犯,又有什么意义?
  
  丁珊摇了摇头,说:“校长或许知道,但是她却不愿意告诉我,她只是让我找到黄毓教授,说只有黄毓教授知道该怎么做。”
  
  “你是唯一逃脱出来的吗?”周远说,“昨天在湖边,那个黑衣男子是安护镖局派出来追杀你的?”
  
  丁珊点头:“是柳依校长帮我逃出来的,她自己执意留下,要保护其余的同学……”
  
  她说到这里,眼眶里涌出了泪水:“可是我却这么没用,没能够找到黄教授。”
  
  丁珊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她心中本就悲伤,被点住穴道的身体因为无法畅快地哭泣而更加难受,竟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要窒息一样。
  
  周远慌乱地走过去,趴到丁姗的身边。
  
  “不要碰我!”丁珊叫起来。一个女生被点住了穴道,完全没有防御能力时,总是会非常敏感。
  
  周远向后缩了半步。
  
  “丁姑娘,你不要难过,”他安慰道,“峨眉要明天下午才到燕子坞,只要我们想办法离开这里,去通知慕容校长和杨冰川教授,揭穿韩副总长的阴谋,安护镖局就不会得逞!”


  
  丁珊仍痛苦地抽噎着。周远说得轻松,可是要离开这里,避开韩家宁的手下找到慕容校长谈何容易!更何况这样最多也只是保护了燕子坞,对峨眉的处境却没有任何帮助。
  
  周远也意识到了这点,赶忙又说道:“慕容校长一定有办法找到黄毓教授的,就算找不到黄毓教授,他一定会本着武校互助的宗旨,解救柳依校长和峨眉的同学们。慕容校长和杨冰川教授都是武林中的绝顶高手,各系的主任们也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手,安护镖局绝对赢不了他们……”
  
  丁珊眼睛直直地看着周远,对他的这些信口说出的安慰话并不相信。要解救那么多中了毒的人质谈何容易?不过她的抽噎还是渐渐止息了下来。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咳嗽。丁珊和周远都浑身一颤,他们都没有想到这石室之中还会有第三个活人。周远转过身,看到庞天治的身体竟在缓缓移动。
  
  “庞总长!”周远赶忙跑到他的身边。
  
  庞天治满脸血污,那是被周远石块击中所致,胸口是一道很长的剑伤,血仍在汩汩流出。周远没有内力,无法替庞天治封住穴道止血,他只能从旁边人身上撕下衣服布片,包在他的伤口上。
  
  庞天治痛苦地哼了一声,说:“你听好了,峨眉……到访的时间……已经提前,今天下午未时左右就会到……”
  
  “什么,可是现在已经是……”周远顿时惊慌失措。
  
   庞天治一把拉住他:“你先听我说完……这里是历史研究所的地下室,那个衣橱后面……”庞天治说到这里,又痛苦地咳了起来,他闭上眼睛,喘息了几口气,才 继续说,“后面有一个小门,通向仓库……你要想办法逃出去,回到燕子坞校区,点燃梨花渡值班室里的红烟……只要慕容校长看到红烟,燕子坞就还有救……”
  
  庞天治的气息越来越弱,仿佛是提着最后一口真气在交代着这些事情。他积聚着全身的力量,一字一句地说:“我平时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个小混蛋……可是……燕子坞的生死存亡,就交给你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