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2节 第十二章

  ◇十五
  
  宾主双方在叁合堂就座以后,校办主任姚伯楚走到高台中央,开始主持欢迎大会。
  
  坐席上燕子坞的全体男生没有一个去看他,全部都痴痴地眺望着主席台右侧的峨眉美少女们。峨眉的学生都正襟危坐,脸上没有明显的情绪,这种矜持的姿态更是惹得男生们兴致盎然,议论纷纷。
  
  主席台的另一边,慕容迟校长转头低声问身旁的杨冰川:“黄毓教授为什么没有来?”
  
  杨冰川摇摇头,也觉得很奇怪。
  
  “你上午说的那个学生,是哪一个?”慕容迟又问。
  
  杨冰川往学生坐席上扫了一圈,又摇摇头,说:“好像不在。”
  
  慕容迟皱起了眉头,他平时很少过问具体的学生管理,但是如此重大的活动竟有学生擅自缺席,让他觉得很不满意。
  
  他正准备叫来身后的助手,让他通知庞天治统计一下所有缺席的学生,姚伯楚已经在台上高声宣布:“欢迎燕子坞武术学院校长慕容迟致欢迎词。”
  
  慕容校长只得整了整衣服,在一片雷鸣般的掌声里走上台去。


  
  慕容迟平时很少露面,只教授“斗转星移”一门博士课程,所以大部分燕子坞的学生也没怎么见过他。
  
  周远跪在庞天治已经冰冷的身体旁边,心中充满了悔意。
  
  庞天治对学生的多疑残暴毋庸置疑,对周远更是苛刻。可是就算他独断专权,好大喜功,他所做的事情却也是为了加强燕子坞的防务。毕业于燕子坞的他对于学校的忠诚也是显而易见的。
  
  但现在他和忠于他的校卫们都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燕子坞的防卫赤裸裸地落入了韩家宁的手中。
  
  周远颓丧地低下头,庞天治临终前的话好像仍在这间石室里回荡着,周远知道,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挽回自己犯下的错误。
  
  他站起身,搬开十几张杂乱堆放的桌椅,然后用尽力气推开了后墙边的大书橱。果然如庞天治所说,那里有一扇小门。
  
  周远试着推了一推,发现门是锁着的。他又用力撞了一下,门却纹丝不动。
  
  周远盘腿坐下来,开始调息。过了大约一刻钟,他大喝一声,朝门使劲劈出一掌。门发出“咣啷”的声响,微微晃了一晃,但是离开启却还差得很远。


  
  周远有些急了,开始朝着门又踢又撞,可是直到筋疲力尽地瘫倒在地上,仍打不开那扇门。不过看上去这扇小门和那大铁门不同,并不是那么厚实和牢固,后面可能只是插着一两根铁质门闩,只要是有足够内力修为的人,应该就能撞开。
  
  周远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丁珊,问道:“没有办法冲开穴道吗?”
  
  “他应该使用了加密的手法,完全冲不开。”丁珊说。
  
  “那你记得他点你穴道时的手法和顺序吗?”周远又问。
  
  “神道、长强,然后是檀中、关元、伏兔。”丁珊说。
  
  周远听完后,陷入了深思。
  
  “你懂解穴理论?”丁珊问。
  
  周远微微点了点头。他今天早上逃的,就是解穴理论课。
  
  近一百多年来,点穴和解穴理论经过了革命性的发展。最早的点穴,仅仅是用内力封住一些和人体机能以及内力运行相关的穴位,以达到使人丧失行动或语言能力的目的,内力越强,封住的时间越久。内力修为高的人,可以替别人推宫过穴,解开穴道,内力更高一些的人甚至可以冲击解开自身被封的穴道。总之,点穴、解穴只是一个内力的问题。


  
  随着张三丰理论的建立和发展,武学界对人体的十二经脉一百零八要穴从微观上有了更加准确的认识。张三丰的二弟子俞莲舟第一个创造性地提出了可以通过有顺序地封闭经络上的穴位使点穴变得更难解。
  
  这方面的理论非常复杂,可以写几本厚厚的教科书,但是简单来说,就是给点穴加上了一把“密码锁”。用俞莲舟方法点穴后,要想解开,不仅需要高强的内力,更需要按照正确的顺序逐步地解开被封住的经络和穴位,否则就会徒劳无功,甚至会让被封住的残留内力误入歧途,对身体造成不可修补的伤害。
  
  周远听丁珊说了韩家宁点穴的顺序后,就知道他使用了非常高深的理论,加上了很复杂的穴位组合,要解开这样的穴道,就好比要解一道极其复杂的数学难题。
  
  周远在过去的这个夏天里通过自学已经领会了解穴的理论基础,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正实践过。
  
  石室的小门凭周远的内力看来是打不开了,丁珊的穴道要自行解开,则起码要两三个时辰,到那时可能一切都晚了。
  
  周远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对丁珊说道:“丁姑娘,我想尝试解开你的穴道……”


  
  “你行吗?”丁珊问。她也修习过解穴理论,知道像这种五个穴道量级的密码是很难破解的。不过此刻面前这个男生却逆推过剑阵的核心走位。
  
  “应该可以的,”周远说,“不过……要找到你被封住的穴道顺序组合,我需要……需要……”
  
  周远说到这里,涨红了脸,结结巴巴说不下去。
  
  丁珊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一下子变红了。
  
  “需要碰触丁姑娘的身体……”周远终于说出来,“我实在打不开那扇门……我需要赶回燕子坞……点燃梨花渡的烟火……这是庞总长临终的嘱托……”
  
  丁珊当然明白这中间的利害关系,可是要她出声表示同意,却也是做不到。
  
  周远见丁珊不说话,有些着急。他鼓起勇气,走到丁珊的身边,还想再解释几句,但是丁珊扭过头去闭上了眼睛。周远心想,她应当是默许了。
  
  要解开穴道,周远必须要先按照韩家宁下手的顺序,探测出封住的经络穴道的内力走向,然后他要解出正确的解穴次序,再引导丁珊利用自身的内力进行冲解。

  
  周远深吸一口气,先把丁珊翻过来,伸掌抵住她后背的神道穴。丁珊只感到一股细细弱弱的内力传进她的体内。探测被封住的经络时,内力越微弱越好,否则会引起很大的痛苦。周远奇小无比的丹田通径,此时反而变成了优点。
  
  周远探了一会儿,手向下移,长强穴在脊椎的最末端。周远强迫自己集中精神,但是却无法不注意到丁珊纤细的腰和凸翘的臀部。周远探测了一会儿,将丁珊翻回来,只见她一张脸已经变得赤红。
  
  檀中穴在胸口,关元穴在小腹,而伏兔穴在大腿上。周远的手掌在丁珊的身体上移动、停留,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接触年轻女孩子的身体,尽管隔着衣衫,手掌还是能感到那种柔软滑腻的感觉。周远细弱的内力不会引起痛苦,但却会有酥痒的感觉,丁珊不能用内力抵抗,只能强忍着,渐渐地,额头渗出汗来,呼吸也变得急促。周远触到她大腿时,感到她的体肤已经热得烫手了。
  
  周远终于结束了探测,丁珊咬着嘴唇,瞪视着他说:“你是故意摸了那么久的!”
  
  周远忙摆着双手说道:“不是……我发誓……我绝没有……”
  
  丁珊仍怒视着他,直到确认他果然没有邪念时,才转过脸去。
  
  周远闭上眼睛,头脑中迅速根据刚才探测到的信息列出了一组方程,然后他开始试图求解。那些方程在他的脑海里移动、变换,遇到无解时,就会重新组合,找寻新的思路。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未知数慢慢地被消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远的脑中突然有一道闪电掠过,最后的障碍被消除,所有的疑团都散去,剩下的,是一个清晰的解答。
  
  周远睁开眼,丁珊讶异地看着他:“你刚才的样子好可怕,好像是发了失心疯一样。”
  
  周远不好意思地笑笑,心想这比起在杨冰川教授课上的那次,已经算很好了。他定了定神,对丁珊说道:“你需要先打通足少阴肾经下的太溪分支……再顺着秩边穴向下冲击至承山穴……”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