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十六
  
  慕容迟校长致完热情洋溢的欢迎词,台下掌声一片。峨眉的女生们仍正襟危坐,礼节性地拍着手。
  
  姚伯楚接下来请柳依仙子上台发言。柳依仙子离开座位,轻盈地走上台去。
  
  柳依仙子姓柳依,名芸。她的真实年龄应该已经接近五十。二十九年前还是峨眉二年级学生的她,在太湖一次对魔教的大围剿中一战成名。《武林日报》上用《洛神赋》里“翩若惊鸿,宛若游龙”来形容她优美的身姿和剑法,首次把她称为仙子。自此之后,所有的报章杂志都开始跟风使用“柳依仙子”的名号。再后来,整个媒体索性抛弃了“师太”这一沿用千年的称呼,将所有峨眉学院的师生一律以仙子作为敬称。
  
  柳依仙子先朝主席台左侧点头致意,然后目光向右边的峨眉学生扫了一眼,七个安护镖局的镖师面目表情地站在女生们的后面。
  
  柳依仙子朗声说道:“这是我生平第二次来到美丽的江南,二十九年前第一次来的时候,你们当中大多数还没有出生。那是一次剑和血的江南之旅,充满了艰苦和残酷,尝尽了危险和痛苦。这其中,既有大快人心的铲恶除魔,也有令人扼腕的牺牲伤亡,既有广为流传的经典战役,也有不为人知的惊险曲折。我们最终战胜了邪恶的魔教,正义的刀剑如水火般摧毁和荡涤了武林中的污秽残渣,却也不可避免地付出了许多沉重的代价……”
  
  柳依仙子说到这里声音突然减弱,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异样,她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甚至在一些时候,自私、贪婪和欲望一度湮灭了善良、理智和崇高……”
  
  慕容迟校长本来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柳依仙子的讲话,听到这里,他猛地停下了,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与此同时,峨眉学生们身后那排镖师里靠左首的第一个快速朝前走了一步,手按到了腰间的剑柄上,最后一排至少有四名学生处在他一击的剑程之内。
  
  这些柳依仙子都看在眼里,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嘴唇微微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继续说道:“而这些流血、死亡、残忍和争斗,都是为了今天,在我第二次来到江南的时候,可以在和平和安宁中,和有着光荣悠久历史的燕子坞的师生们进行纯粹的武术交流。愿那些不堪回首的暴虐和黑暗一去不复返!”
  
  台下再度爆发出海潮般的掌声。
  
  慕容迟转头去看杨冰川教授,发现杨教授也正看着他,眼中充满了疑惑。除了他们和主席台对面的峨眉学生和安护镖局镖师以外,没有太多人注意到柳依仙子刚才短暂的失态。那些觉察到的,也理所当然地认为柳依仙子是因为回忆起了往昔的峥嵘岁月而感慨万千。
  
  “……好,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了,把刚才几步导引过来的内力一起……一定要同时……冲击檀中穴。”周远大声地指示着。
  
  丁珊闭着眼睛,按照周远说的作最后一步的冲击。她只感到檀中穴一阵火热,然后一下子仿佛一个滞塞的水管突然被打通了一样,一股真气顺着任脉和督脉运转了一个周天,然后扩散到其余的经络分支。丁珊长长吐了口气,一下子坐了起来,浑身感到一阵舒畅。
  
  “成功了!”周远在旁边激动地说。他满脸兴奋地望着丁珊,似乎是在等她来一起庆祝。
  
  但是丁珊却看都不看他一眼,一言不发地站起来,走到小门旁边,运起内力,拍出一掌。整个门剧烈地晃动起来,丁珊又跟着踢出一脚,门终于哗的一声裂成两半,向外倒去。
  
  “走吧。”丁珊毫无表情地说完,已经闪到了门外。
  
  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解开如此复杂的穴道,是杨冰川教授都未必可以做到的事情。不过周远并不介意丁珊的无动于衷,以往他一个人坐在还施水阁里搞清楚异常复杂的武学问题时,也都是只有自己为自己庆祝。
  


  两个人出了门,进入到一个很大的仓库中,仓库的另一边还有一扇大铁门。他们来到门边,发现这个门是从里向外开的。周远松了口气,正要去拉门闩,丁珊拦住他,轻声说:“门外或许有守卫。”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