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两个人轻手轻脚地卸下门闩,然后慢慢地打开门。外面的阳光洒了进来,周远认出来这里是历史研究所背面的地下一层。丁珊静静听了一会儿,然后朝周远点点头,沿着前面的台阶走上地面,周远在后面紧紧跟随着她。
  
   两人一走上来,就看到两名校卫横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周远认出来其中一个就是刚才把自己打昏的人。既如此,这两人应该是韩家宁的手下,周远正纳闷是谁杀 死了他们,丁珊突然刷地拔出剑来。几个身影从他们身后的窗户里跃出,将他们围在当中。周远吓了一跳,抬眼看时,竟是袁亮、毛俊峰、章大可和季菲。
  
  袁亮冷冷地对丁珊说:“刚才在渡船上就看着你可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来燕子坞?”
  
  周远正要开口,丁珊已经回答:“我是峨眉剑术学院二年级学生,是柳依校长派我来的,峨眉代表团和燕子坞现在都处于危险之中……”
  
  “你是峨眉的学生?”袁亮脸上满是怀疑的表情,“我凭什么相信你?”
  
  他的剑直指着丁珊,手却微微有些发颤。
  
  在和平时期习武、成长,即使是高材生,初次面对这样真刀真枪的局面,也难免会有紧张。旁边的三个人也都各执兵器、暗器严阵以待,脸上表情也都是僵硬严肃。


  
  丁珊冷冷地对袁亮说:“你想确认的话,有个很简单的办法。”
  
   她话音未落脚下已经斜插上一步,一挥剑朝袁亮刺去,袁亮一直戒备着,急忙用剑格挡,但是丁珊早已剑锋一斜转向他的小腹。这一转角度精妙,袁亮的剑已经无 法再挡,但袁亮毕竟是燕子坞剑法系最优秀的学生,他并不躲闪,而是将剑一横,正好掠向丁珊的咽喉,这一横利用了刚才格挡的惯性,所以后发先至,但是丁珊早 已身形晃动转而从侧面连刺三剑。这一招顿时出乎袁亮预料,他急忙向后一跃,运剑从上至下以优美的弧线画出三道剑花。
  
  这是燕子坞高级剑法里著名的一招“风帘翠幕”,在急退时使出,可以封住对手多个角度的攻击。这招其实是毫无针对性的应急防守,但是却设计得大方潇洒,既最大限度地保护了自己,又不会显得狼狈。
  
  不过丁珊那三招只是虚招,袁亮后退时,她也向后轻灵一纵,退回了原地。
  
  袁亮忙抱拳说:“晓芙剑法果然精妙,刚才得罪了,请问姑娘的名字是?”
  
  丁珊还礼,报了姓名,然后也客气地说道:“见识了大名鼎鼎的‘风帘翠幕’,不胜荣幸。”
  
  章大可、毛俊峰和季菲也都认出丁珊的“晓芙剑法”,于是也报了姓名行礼相见。
  
  丁珊一一还礼以后,立刻将安护镖局劫持峨眉代表团,并意图进入燕子坞劫夺重要宝物的事情告诉了四人,同时也说了韩家宁可能是安护镖局派来的内奸。
  
  四人一时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章大可才说:“韩家宁是内奸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刚才在茶花渡看到他带人杀了那里的值守。”
  
  “他带了几十个手下,我们不敢贸然上前质问,”季菲说,“之前我们看到庞总长带人往历史研究所去,就过来寻找他。”
  
  “结果看到这两个韩家宁的手下在这里守卫,”毛俊峰接着说,“我们犹豫很久,决定控制住他们讯问一番,可是……没控制好力度,他们就都昏死过去了。”
  
   丁珊刚才看到那两个横躺着的校卫的时候,已经注意到其中一个左胸肋骨明显断了好几根,另一个则是头部遭了大力重击,已然毙命。刚才几招比试下来丁珊已经 知道袁亮的剑法不凡,其余三人看样子也都是燕子坞的高材生,对付这两个校卫其实绰绰有余,不过看他们紧张的模样,一定是因为初次对敌,难免要使出十足的功 力。
  
  “庞总长呢,你们没有看到他吗?”袁亮问。
  
  “庞总长已经死了,”周远低沉着声音说道,“是因为我……”
  
  “韩家宁在他身边安插了自己的人,”丁珊打断周远的话,“庞总长被他使奸计所杀。”
  
  袁亮等四人听到这话,面面相觑,都想不到事情已经变得这么糟。
  
  “这么说整个校卫队现在已经都归韩家宁指挥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季菲紧张地问。
  
  “庞总长死的时候,嘱托我要想办法去梨花渡,点燃那里示警的红烟。”周远说道。
  
  “没错,”章大可说道,“我们要赶快去通知慕容校长,还有系里的老师。”
  
  “可是韩家宁已经控制了茶花渡,”袁亮说,“这里所有的老师和研究生刚才都坐渡船去燕子坞那边迎接峨眉了,现在整个曼陀山庄恐怕就剩我们几个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