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十七
  
  运送峨眉师生的双桅豪华大船停泊在燕子坞渡口,随着太湖水波的起伏微微晃动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突然,船上舱门打开,五个男子沿着引桥走下,朝燕子坞的正门走来。其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考究的白色绸衫的清瘦男子,看样子像是安护镖局这次走镖的掌旗。
  
  值守室里,一名红衣校卫看着这走来的五人,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快去通知庞总长。”他低声吩咐身旁一名黑衣校卫。那校卫应了一声,立刻向校内跑去。
  
  红衣校卫让另一个黑衣校卫留在值守室里,自己则走到正门前迎住这五人。他向为首的白衣男子行礼说道:“诸位镖师可是在船中呆得烦闷了?请恕在下招待不周,如果诸位愿意在这里稍等片刻,我这就去通知饭堂,让他们准备上好的酒饭款待诸位以及尚在船中的各位镖师,不知意下如何?”
  
  “燕子坞是传承千年的天下名校,我等到此,岂有不到校内拜仰之理?”那个穿白衣的人说道。他身材瘦削到近乎单薄,完全似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说话时的语气神态也相当斯文,和一般印象中在江湖上走南闯北、日晒雨淋的走镖人有很大的不同。
  
  安护镖局留在船上的镖师不得进入燕子坞,这是早就约定好的。红衣校卫听那白衣人这样说话,便已经感到情况异常。他决定先尽量拖延时间,好等庞天治赶来处置。
  
  “这个……诸位镖师一路上这么辛苦,原本是应该陪同各位到学校各处参观一番的,不过校卫总长叮嘱在下,此次访问,贵镖局只派七名镖师到校内随行守护……”红衣校卫说,“不如这样,待我去禀明庞总长,听他的示下……”
  
  红衣校卫说到这里,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他一转身,看到刚才的黑衣校卫带了韩家宁朝这边赶来。红衣校卫稍稍舒了口气,快步迎上去说道:“韩副总长,门口这几位镖师……”
  
  他一边说,一边转身朝校门口那五人一指,可是他话音未落,一把剑已经从他身后穿过。那个黑衣校卫也同时发出一声惨叫。
  
  红衣校卫猝不及防,闷哼一声,倒了下去,在坠地之前,他努力扬起手,朝值守室发了一个信号。值守室里的校卫已经看到韩家宁从身后刺杀了红衣校卫,他惊叫一声,回过身去抓前面桌旁的一个摇杆。这个摇杆是一个发送警示的装置,扳下去,就会有红烟从值守室顶上的烟囱里冒出。这学校正门口发出的红烟,不仅可以被整个燕子坞看到,也能被姑苏城城墙上的瞭望高台用瞭望镜观察到。
  
  这个报警装置是四十多年前魔教横行江湖时发明建造的,可是自魔教覆灭以来,再也没有被使用过。直到庞天治上任后,才重新翻修,并把这个预警系统延伸到校内的渡口。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瘦削的白衣男子突然身形一晃,瞬间已经飘至值守室内,他手一抬捏住校卫的咽喉,那校卫喉咙口发出几声软骨断裂的声音,整个人就软软地倒了下去。白衣男子随即又一晃身体,回到了值守室外,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以至于那红衣校卫竟然在倒地临死之前绝望地看到了这一切。
  
  两个安护镖局的镖师立刻从怀内摸出两面红旗,朝大船上挥起来。大船上随即冒出几个同样穿黑色紧身装束的镖师,举起一面大旗,在船尾摇动。
  
  过了一会儿,远处的湖面隐约出现十只乌篷小船,飞速朝燕子坞驶来。
  
  那十只乌篷小船的速度越来越快,明显是一群内力高深的人在摇动。小船转眼间就来到了港口,每只船上都迅速走下十来个紧身装束的黑衣人。他们身上都佩带刀剑,胸口都是“安护”的字样。与此同时,从大船上也陆续走下来同样装束的五十余人。
  
  韩家宁抢步到那白衣男子面前,扑通一声跪下,道:“属下参见江掌旗!”
  
  白衣男子脸上的肌肉僵硬地动了几下,却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他仍用文质彬彬的语调说道:“交代你的一切,都办妥了?”
  
  “是的!”韩家宁的语气里有些得意,“整个校卫队已经都归我掌控,燕子坞和峨眉全体师生现在都在叁合堂内,曼陀山庄还有两边的渡口我也都派人把守了……”
  
  那白衣男子微微点点头,却没有说话,仿佛还在等着什么。
  
  “噢,对了,”韩家宁立刻补充道,“那个峨眉逃出来的学生和那个叫周远的燕子坞学生我也都已经捉住,现锁在曼陀山庄历史研究所的地下室里,随时可由掌旗发落。”
  
  “嗯,做得不错。”白衣男子终于说出了一句赞许的话。韩家宁低着头,脸上喜形于色。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坐等叁合堂内精彩的表演吧!”白衣男子僵硬的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恐怖表情。
  
  张塞带着一脸疑惑惴惴不安地朝茶花渡走去。
  
  自从昨天他和周远分开之后,周远就经历了一系列命悬一线的事件,而张塞的生活也并非过得波澜不惊。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