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这时候旁边另一个校卫说道:“你一会儿说去参加欢迎会,一会儿又说去找慕容校长,我看你行为很可疑,你给我站这儿别走,一会儿等韩副总长来问一问。”
  
   张塞被如此抢白,终于再也忍不住,大声道:“岂有此理!我是燕子坞的博士备选,我想去哪个校区,就去哪个校区,不需要向你们汇报理由!你们身为燕子坞校 卫,要盘查的应该是校外人员才对。你们在这里无故设卡,限制本校学生的自由,是何道理?庞总长是否知道?各系的主任是否知道?慕容校长是否知道?”
  
  张塞一连三个排比,声音也越来越高,自己觉得雄辩滔滔,理直气壮。面前的校卫们突然纷纷后退,脸上都露出惊异的神色。
  
  这下轮到张塞吃惊了,他没有想到自己这几句话竟能够真的吓住这帮校卫。
  
  随后,他耳边响起几道风声,校卫们开始大声呼喝,各自抽出刀剑来。
  
  等到张塞的惊讶程度又升了一级时,四枚暗器分别从他两旁掠过,击向四个校卫。
  
  校卫们挥刀格挡之时,几条身影又飞速飘至,出鞘的刀剑向他们直刺而去。
  
  张塞这才反应过来校卫们惊异的并不是自己的语言暴力。
  
  他虽然是研究生,但是在燕子坞三年多,也认识本科里比较出名的学生。他发现陡然从天而降向校卫们发起攻击的,竟是袁亮、毛俊峰、章大可、季菲,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少女。
  
  张塞惊讶得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频频后退。突然,一个人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张塞“嗷”的一声转过头去,发现竟然是周远。
  
  周远帮不上任何忙,但是却密切关注着战局。看到毛俊峰用快速绝伦的手法,以各种精妙的弧线发出恰到好处的暗器组合时,他才知道自己扔的那两下石头是多么幼稚。纯粹因为是机缘巧合和杨教授内力的帮助,他才击中了目标,其中一次还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
  
   五个学生里,丁珊和袁亮的剑法显然是最高的,毛俊峰一边用掌法对敌,一边又对周围的校卫用暗器远程攻击,也颇有成效。刀法系的季菲使的是一对柳叶双刀, 内力修为显然要弱于袁亮他们,但是身法和招式上还是显出相当的才气。药理系的章大可武功相对最弱,不过和黑衣校卫一对一时,也丝毫不处于下风。
  
  当周远确信他们没有危险之后,才把两天来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旁边目瞪口呆的张塞。
  
  张塞花了一点时间消化周远的话,然后恍然大悟地说:“难道黄毓教授委托我的事,和这一切有关?”
  
  他说着也把自己会一直留在曼陀山庄的原因告诉了周远。
  
  当他说完时,丁珊、袁亮他们已经将二十名校卫全部击倒。丁珊在旁听到“黄毓教授”四字,立刻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对张塞说道:“黄毓教授委托你什么事?”
  
  张塞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虽然周远刚才已经介绍过这个叫丁珊的少女,但她提着剑气势汹汹冲过来质问的样子,还是让他吓了一跳。
  
  “黄毓教授给了我一个信封,嘱咐我如果他不回来,就交给慕容校长……”张塞说。
  
  “什么信封,给我看看!”丁珊立刻说道,语气里竟没丝毫的请求之意。
  
  “这不行!”张塞拒绝,“黄毓教授嘱咐我要交给慕容校长本人。”
  
  “已经来不及了!”丁珊急道,“黄毓教授很可能接到了柳依校长发出的飞鸽求救,这信里面一定是应对的方法。峨眉师生只怕现在已经进了燕子坞,安护镖局随时都会动手……柳依校长对我说此事只有黄毓教授知道该怎么办,你快给我看那封信!”
  
  “丁姑娘,我知道现在情况危急,”张塞说,“可是且不说这是两位师长的私信,你我不应该随便拆阅,就算我们现在拆看了,只怕也没有什么用。黄毓教授明确说要交给慕容校长,一定因为只有慕容校长才看得懂或者有能力处理和实施信中的内容吧……”
  
  这个道理丁珊岂能不知,但她此刻挂念峨眉老师和同学们的安危,已经顾不得这些。她“刷”地一下抽剑在手,竟指着张塞道:“事关我老师和同学的生死,我一定要看。”
  
  旁边袁亮一看这情景立刻也把剑抽出来护在张塞面前。
  
  “学长已经说了,此信指定要慕容校长亲启,请丁姑娘不要强逼。”他说。
  
  毛俊峰在旁边手掌一翻,一枚暗器也悄悄握在手中。
  
  刚刚还并肩作战的三人,此时竟互相剑拔弩张。
  
  丁珊紧咬着牙,脸上现出决然的表情,手中剑一抖,摆出“英华摇曳”。
  
   周远一看丁珊摆出峨眉起手式,那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和燕子坞的几位同学动手了。他赶忙冲过去,拦在丁珊面前说:“丁姑娘,你不要冲动,不管黄教授有何锦囊 妙计,我们现在身处曼陀山庄,恐怕也无法对峨眉施以援手。况且燕子坞本部情况如何我们还不知道,不如我们先坐渡船过去,了解状况以后再见机行事,如果确然 到了危急关头,再看也不迟。”
  
  丁珊听完这话,表情略微有些犹豫,但是手中握着的剑却丝毫没有放松。
  
  “丁姑娘,”周远接着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慕容校长得知情况后,会为了保护燕子坞而不顾峨眉师生的安危?”
  
  周远的这句话,算是说中了丁珊的心事。如果慕容校长知道安护镖局劫持了峨眉,两边一旦爆发冲突,他一定会把燕子坞的利益置于峨眉之上。
  
   周远正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告诉她慕容校长一定会尽力解救峨眉师生,张塞却在身后恍然大悟地说道:“这话有道理。丁姑娘,周远告诉我你昨晚就到燕子坞了, 你完全有时间去通知慕容校长,可是你却没有那么做。因为你知道慕容校长一旦获悉安护镖局的企图,燕子坞一定会把峨眉拒于校门之外的!”
  
  张塞一说这话,袁亮和毛俊峰他们都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丁珊的做法,客观上把燕子坞置于了极度的危险之中。
  
  其实这些周远早就想到了,但他同时也理解丁珊的苦衷。既然安护镖局主要的目的是燕子坞,那么一旦被拒之门外的话,确实很有可能在一怒之下对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的峨眉师生大开杀戒。
  
  周远转过身去,示意张塞没必要再说这样的话。事已至此,指责丁珊根本于事无补。但是袁亮已经愤怒地说道:“丁姑娘,既然如此,我们就更不会让你看信了。承蒙你的关照,燕子坞已经处在危险之中,我们现在要立刻去通知慕容校长。”
  
  丁珊看着众人脸上的愤怒,心里很委屈,但她偏偏也是个倔强的女生,竟不解释,而是说道:“好吧,那我们就凭刀剑来决定吧……”
  
  “好!周远,你让开。”袁亮也不示弱,把剑一横,摆出一招“孤燕回翔”。这是燕子坞剑法的起手式。
  
  周远当然不肯让开。
  
  “丁姑娘和我们一样,都以为峨眉的船要明天才到,”他焦急地解释,“所以她才先去找黄毓教授想办法。再说她一路被安护镖局追杀,受了重伤,今早才好了一些,又被韩副总长暗算。刚才丁姑娘帮我一起从地下室逃出来,就是要去梨花渡点燃示警红烟,你们千万不要误会她了……”
  
  袁亮和毛俊峰互相望了一眼,觉得这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这时候张塞开口说道:“算了,你们两个都把剑放下吧,看起来这位丁姑娘已经是周远的朋友啦!”
  
  他一边说,一边朝周远做了个鬼脸。
  
  “我相信丁姑娘主观上肯定是不会想害燕子坞的,”张塞继续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共同去对付韩家宁和安护镖局,如果我们在这里内讧起来,反而是在帮敌人的忙……”
  
  “这话说得没错。”周远见张塞总算说出两句有道理的话,立即应和。
  
  “丁姑娘,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必须要去梨花渡点燃烟火!”他又用乞求的语气对丁珊说道,“你放心,慕容校长一定会想办法救峨眉的……”
  
  丁珊站在那里身体微微颤抖,看得出她心中在激烈地挣扎,然后她终于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剑。
  
  袁亮一看丁珊撤剑,也马上放下了自己的剑。
  
  丁珊扭过头,不去看任何人,径直朝渡船走去。
  
  毛俊峰和章大可看到丁珊不再坚持,也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跑到值守室里,找到了被关押着的两名船工。
  
  周远也正要往渡船走去,却被张塞一把拉住。他一脸诡异的笑容,说道:“喂,你女朋友现在心情不好,一会儿到船上赶快去安慰她一下。”
  
  张塞这句话说得很轻,但他也知道凭丁珊的内力,一定听得到,所以是纯属故意。丁珊的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但还是继续走上了船。
  
  “你乱说什么呀!”周远慌忙朝张塞摆手,但是张塞已经朝前疾走而去。
  
  毛俊峰向船工们解释了当下的形势。他们仍像往常一样一言不发,但却都点了点头,各拿篙桨,解开缆绳,作好了开船的准备。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