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六章

  ◇十八
  
  叁合堂里,柳依仙子作完了她的演讲。
  
  姚伯楚候在台下,准备等她下来后上去宣布由两校学生代表讲话。
  
  可是柳依仙子站在台上,等掌声渐渐停息之后,继续说道:“为了感谢燕子坞师生们的热情欢迎,请允许峨眉的学生们为大家献上一段剑舞。临时准备,排练不周,还望大家多多包涵。”
  
  姚伯楚有些不知所措,这欢迎会节目之间的承接原是他的工作,柳依仙子却代他宣布了下一个项目,而且搞错了顺序。姚伯楚心想柳依仙子大概是过于激动了,不过将学生代表讲话推到表演之后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主席台上峨眉的女生们立刻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其中十来个从身后拿起红漆白底的长圆形腰鼓,挂到身上,另外二十位少女,则手握峨眉佩剑,列队翩然走到高台上,摆成一个四乘五的方阵。女生们身上的红色长裙裁剪得非常贴身,完美地衬托出她们婀娜的曲线,台下的燕子坞学生停止了鼓掌,一个个全都屏气凝神,目不转睛。
  
  在一阵几乎令人窒息的短暂寂静后,主席台上的十余名女生开始敲响了腰鼓。鼓点轻柔平缓,却清脆整齐。高台上的二十名红裙少女一起拔剑出鞘,随着鼓点划出优美的剑招。


  
  剑舞自古有之,但是四五年前,姑苏城观前街上历史最悠久的翠玲珑剧院重新包装,推出了一种将美女、剑法和以鼓乐为基础的节奏舞蹈糅合在一起的新剑舞,一时间姑苏城万人空巷,争相观看,几个月里都一票难求。之后的几年里,新剑舞迅速传向杭州、扬州、洛阳,直至京城,成为大江南北演艺界的最新潮流。
  
  燕子坞虽然离姑苏城不远,但作为千年名校,风气自然相当保守,校庆、节假晚会上的文艺表演都以传统歌舞为主,此番看到峨眉表演的竟是时下最流行的新剑舞,台下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掌声、叫好声几乎要盖过腰鼓的韵律。
  
  周云松坐在台下最前排,欣赏着剑舞。他的左首边坐的都是来自三大媒体的记者和画师。刚才慕容校长上台讲话前,他已经简短地回答了他们的几个问题。
  
  周云松无法像他的同学们那样全情投入到剑舞欣赏中去,过一会儿他就要代表燕子坞和峨眉的天才少女王素比剑。慕容校长之前已经叮嘱过他,要他在表现出一定优势的情况下让王素半招。这其实是一个很高的要求。周云松虽然经历过无数次高水平的对练,但像这样代表学校和别的武校的顶尖学生比试还是第一次,心中难免会有些压力。
  
  周云松并不认识王素,不过想来一定是高台上领舞的两个最美的少女之一。谁说上天是公平的,集美貌、身材和武功于一身的王素明明就是上天最大的偏爱。
  
  周云松正思忖着哪一个是王素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既熟悉,又有点古怪。
  
  声音说道:“周云松,你仔细听我说完,不要转头,也不要说话。”
  
  周云松吃了一惊,声音分明是一个他认识的人所发出的,但是却非常不自然,仿佛被什么很厚的东西蒙住一样。
  
  “我是杨冰川教授,”声音继续说道,“我现在正用腹语传音入密和你讲话。”
  
  周云松这才恍然大悟,他不敢转头,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向主席台上扫了一眼。杨冰川教授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上的表演。
  
  腹语和传音入密是两种不同的功夫。腹语是通过将内力振动控制到毫巅,从而模拟本由声带、口腔和舌头组合发出的各种语音。传音入密则是在说话时同时用内力消减掉其余方向上的声音振动,从而使声音只传播到一个定点。这两种功夫都极其难练,需要极高的天赋和内力修为,而能把这两种功夫同时练成并结合起来使用的人武林中几乎没有,正史中也只记载过北宋时期大理的延庆太子能够用腹语传音入密。
  
  现在看来杨冰川教授也可以做到,但他为何要在这个时候用这样的方式跟周云松讲话?难道是对一会儿和王素比剑之事有什么临时的交代?
  
  “时间不多了,你要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杨冰川教授继续说,“你先记住这几句口诀……”
  
  周云松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集中精神倾听杨教授的吩咐。台上峨眉精彩的表演从他的注意力内渐渐淡去,四周嘈杂成一片的喝彩、叫好也都被他过滤成了遥远的背景。
  
  如果这时候有人从舞台上看着周云松和他身边的人,将会是一个十分滑稽的场面。燕子坞的学生和媒体记者一个个都瞪大眼睛,半张着嘴,脸上一片兴奋和激动,而周云松如一具雕像般坐在那儿,表情里充满了迷惑和震惊。
  
  杨教授说得非常简短,但是话里的每个词语、每段口诀都让周云松感到迷惑不解。传音入密的声音本就比较模糊,又夹杂着剑舞的鼓乐,让周云松更是难以确定。他听完以后立时就有好多问题,但是却又无法向杨教授询问……
  
  六名燕子坞的学生和丁珊一起乘着渡船向本部校区进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