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张塞和袁亮、毛俊峰他们聚在船头,商量着一会儿到梨花渡后的战术。丁珊独自一个人在船尾靠着船舷站着,冷漠的表情里透着悲戚。
  
  周远走到船尾,想去安慰一下她,但是还没有走近,就被丁珊冰冷的眼神制止了。
  
  都怪张塞刚才胡说!周远在心里恼怒地责怪。他站在乌篷边,呆呆地看着她。尽管容貌完全不像,但周远不知道为什么竟联想起了王语嫣,不知是不是因为那一缕相似的淡淡哀愁。
  
  周远最后叹了口气,独自走到乌篷里坐下。那里平时只供教授们休息,有着非常舒适的座椅。周远再次从怀内拿出杨冰川教授给他的那张写着公式的纸看了起来。
  
  之前和丁珊一起去曼陀山庄找黄毓教授时,他在船上已经研究了一次,却又弄得那些算符像魔咒一样舞动,险些又像在课堂上那样发起癔症来。不过字符的舞动却突然带给了他一个灵感。
  
  周远于是先不管公式里那些变量参数的武学意义是什么,而当做一道纯粹的数学偏微分方程来解答,看看究竟能不能算出灵感带给他的结果。
  
  周远对数学优异的天赋让他成为一个解微分方程的高手,多年的练习使他对方程有一种近乎可怕的理解,许多没有任何特定方法可解的微分方程,周远都可以利用他远超一般人的直觉,构建出答案大致的形态,然后再一一攻破细节。


  
  周远花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果然顺利解出了方程答案的大致形态。这个形态是如此熟悉,如此大名鼎鼎,以至于周远不敢相信这会是对的。这个答案合情合理但又非常荒谬,数学上均衡完美,可是武学意义上却一片混乱。
  
  周远将答案的细节一一算出,然后反复验算,最终发现自己的计算无懈可击,那个著名的、熟悉的自然力方程,就是这个偏微分方程在合理的初始和边界条件下唯一的解!
  
  周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靠到座椅背上。
  
  这个偏微分方程是杨冰川教授发现的吗?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凭杨教授的数学修为,应当也能将方程解开,他是否找到了和自己一样的解呢?杨教授给他这个方程纯粹是作为学有余力的理论练习,还是别有用意?这样一个方程,在武学上究竟意味着什么?
  
  周远的脑海里充满了疑惑。
  
  这时候,袁亮穿过乌篷,走到船尾,抱拳对丁珊说道:“可否请丁姑娘一起到船头,商量一下一会儿到梨花渡时行动的策略?”
  
  原来袁亮和张塞他们商议了一会儿,觉得像这样和峨眉的同学闹僵并不是明智的做法。丁珊剑术高超,一会儿到了梨花渡很可能强敌环伺,大家正需要同心协力才对。
  
  丁珊犹豫了一下,跟随袁亮走到船头。周远也停下思索,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过去。
  
  “丁姑娘剑术不凡,刚才在茶花渡,丁姑娘制敌最多,我们都应当先感谢丁姑娘仗义相助才是。”毛俊峰见丁珊走来,立刻说道。季菲忙在旁边点头附和,大家都想化解刚才的不快。
  
  “你们不必客气。”丁珊淡淡地回答。
  
   众人商量的结果其实很简单,一会儿到达燕子坞本部以后,首先要想办法点燃校卫值守室里的红烟,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杀到叁合堂去通知慕容校长和各系主 任。最坏的情况是安护镖局已经动手,整个燕子坞也遭到了劫持,这样的话则至少要设法派一人逃离燕子坞,到姑苏城向官府和江湖上其他的武校报信。最后实在不 行,就只能退回曼陀山庄。但是曼陀山庄完全是一座孤岛,退回去,其实等于退入了死路。
  
  渡船已经驶过了雾气弥漫的鬼蒿林区域,眼看 马上就要到达梨花渡。丁珊、袁亮、季菲、毛俊峰等都手握兵器,紧张地站在那里,准备进行一场形势不清、把握不大、结局不明的战斗。从小到大的和平生活让他 们无法想象一会儿的情形会是怎样,他们心中甚至还都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渡船到港以后发现一切都只是误会,或者慕容校长和杨冰川教授已经制伏了安护镖局, 解决了一切。但是当渡船驶出芦苇荡,梨花渡的一切都展现在眼前时,他们的心一下子都凉了半截。

  
  近三十名校卫手执兵刃守卫着梨花渡,值守室的门窗俱破,地上躺着好几具值守的尸体,房顶上用于升起红烟的烟囱也已经被彻底拆除。
  
  叁合堂内的高台上,峨眉的剑舞表演仍在继续。
  
  周云松仍然置身事外般地呆坐在那里,杨教授又把他的嘱托讲了一遍,但是周云松仍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已经理解。
  
   这时候,峨眉女生们腰鼓的节奏陡然间加快,鼓点由轻柔舒缓,一下子变得快速高亢。与此同时,台上的二十名峨眉少女突然间扯去红色长裙的下摆,刚才端庄高 贵的长裙装束,陡然间变成了时尚性感的连衣短裙。这些穿着鹿皮长靴的美少女们随着玉珠落盘般的腰鼓节奏,快速变换着队形,舞出一串又一串高难度的剑花。她 们奔跑着、滑动着、凌空翻越着,队形时散时聚,剑尖开始交错、碰撞,交汇到鼓点里,和出更错落起伏的优美节奏。
  
  台下燕子坞学生彻底疯狂了,他们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精彩的表演。姑苏城观前街翠玲珑被黑市炒到五两银子一场的剑舞表演,和这个相比,只能算是三流水准。他们纷纷站起来,不知疼痛地拍着手,喝彩,喊叫,直到声音沙哑。
  
   随着二十名女生一连串眼花缭乱的连续交替翻越动作以后,每个人从长靴里抽出两支烟火棒。鼓声先戛然而止,然后变成越来越快的连续敲击,当鼓点快到不能再 快时,二十名女生将手中烟火棒一交,然后往斜前方一举。那些烟火棒先是冒出火星,然后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一枚枚绚烂的烟火绽放到叁合堂的空中。

  
   这是完美的收场。烟火将叁合堂变成缤纷的殿堂,殿堂的中央,峨眉女生们定格成优美的姿态。雷鸣般的喝彩响彻全场,欢迎活动终于达到了真正的高潮。连姚伯 楚和系主任们也都站起来热烈鼓掌。只有慕容迟、杨冰川、柳依仙子和峨眉腰鼓女生身后的那七个安护镖师,用冷峻的目光看着这一切。
  
  烟火缓缓落下,消失。叁合堂内充满了硫黄和硝烟的味道,这味道弥散着、飘浮着,布满在空气里,通过嘴巴、鼻孔和体肤,缓缓渗透到那些依然站在那里兴奋地鼓掌叫好的燕子坞学生的体内,也渗透到峨眉学生,以及主席台上所有人的体内。
  
   热烈的气氛仍然维持了短暂的一段时间,然后先是高台上定格的女生们缓缓地倒下,再是周围坐席上的燕子坞学生和媒体的记者们缓缓地倒下,许多人在昏过去 时,脸上还依然带着兴奋痴狂的表情。最后轮到主席台上,姚伯楚和各位系主任们挣扎着调匀脉息,运功抵抗着,但还是一脸痛苦地缓缓倒下。柳依仙子在倒下去之 前,绝望地看着慕容迟和杨冰川,终于开口说道:“请你们……一定要救峨眉的学生……”
  
  多年以后,《晓生评论》上一篇回顾这次事件的文章开头一段是这样写的:


  
  “在武林历史的长河里,我们对江湖的兴、衰、治、乱并不陌生。正与邪的力量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碰撞和较量,当黑夜进入最漆黑绝望的时候,我们从不放弃对即将到来的黎明的期盼,而当和平成为习惯和想当然的时候,我们也总是警惕着下一场风雨飘摇的到来。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江湖动荡是以这样突如其来、众目睽睽和肆无忌惮的方式开始。这种对江南千年的武学院,对所有和峨眉有着关联的豪门帮会,乃至于对整个武林的挑衅,竟然在三大媒体的见证下赤裸裸地展开。
  
  “这种无耻和冷血的手笔让每一个人都目瞪口呆、不寒而栗,让每一个人都感到无助和绝望。当我们互相慰藉、积聚勇气的时候,心里却不由得充满了这样一个疑问:
  
  “这一次的黑夜,是否会格外漫长……”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