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第十一章

  ◇二十
  
  韩家宁站在渡口边,看着渡船隐没在摇曳的芦苇丛中。
  
  他回过身,发现安护镖局的掌旗江灏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背后,旁边一个镖师为他打着油布大伞,另一个正跪在地上为他擦拭刚才和周云松、丁珊交手时弄脏的白衣。
  
  安护镖局在总镖头、副总镖头之下,有四名掌旗,都是手握大权的实力派人物,分别执掌镖局在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块地区的业务。江灏远便是整个东南地区的掌旗。韩家宁看着江灏远冷冷的目光,心里一麻,有不好的预感。
  
  “你之前不是说,两边渡口都已经为你所控制,峨眉出逃的那个女生和周远也都已经被你囚禁。那刚才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我眼花了?”江灏远的声音语气依然平缓斯文,但是话中尖酸刻薄的责备之意已经很明显。
  
  韩家宁心中又是奇怪,又是恼怒。自己分明用精心设计过的点穴手法封住了丁珊的穴道,没有几个时辰,根本不可能解开;那地下室的厚重铁门,就算是慕容迟、杨冰川的内力都未必能打开,莫非那个叫周远的学生,真的有什么魔法不成?另外那几个本应去燕子坞迎接峨眉师生的学生,也不知怎么会留在曼陀山庄。本来一切弄得妥妥帖帖,指望能顺利邀功请赏,不想却生出了这样的意外。
  
  韩家宁深知江灏远说话虽然慢条斯理,但拐弯抹角里深藏着阴险诡谲,平平淡淡的语气中时刻会潜伏杀机。他立刻跪到地上,说道:“请江掌旗恕罪,一定是曼陀山庄那边守卫不严,当时属下急着扫荡庞天治的残余力量,确保叁合堂周边的掌控,因此没能亲自督监,罪该万死!”
  
  韩家宁不忘为自己辩护两句,然后抬头偷看一眼江灏远的表情。江灏远一张苍白的脸上,两颗幽黑的眼珠直视着他,似乎并不接受他的解释。
  
  “刚才……刚才属下已经射杀了渡船上的船工,这燕子坞两校区之间,只有船工识得水路,他们一死,那些学生不但回不去曼陀山庄,而且一定会误入歧途,在芦苇荡里迷失方向,死无葬身之地。”韩家宁又继续说,“属下手里还有两名船工,我现在就带人去曼陀山庄,确保那里的防卫!绝不会坏掌旗的大事。”
  
  江灏远轻轻叹了口气,不断地摇着头,一副深恨韩家宁不解其意的样子:“如果我要那两人死,当初就不用要你囚禁他们了,不是吗?”
  
  一句话说得韩家宁浑身一凛,心中更加慌乱,看来那个峨眉女生和周远对江灏远确有非同一般的用处,只恨自己刚才弥补过失心切,草率地下令射杀船工,其实就算让这帮学生逃回曼陀山庄也没有什么,有的是机会可以擒拿活口,但现在一切都太晚了。


  
  “属下愚蠢,属下罪该万死!”韩家宁将头磕到地上说,他心知自己犯了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以他对江灏远的了解,弄不好会面临非常残忍的处分,“请江掌旗看在属下在燕子坞潜伏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给属下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江灏远脸上仍是不阴不阳,依旧心平气和地说道:“韩副总长何出此言?事情并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嘛,我只要那两人的活口,他们进了鬼蒿林,也未必马上就死。只是要麻烦韩副总长也去一趟鬼蒿林,帮我把他们捉回来。”
  
  韩家宁听到前半句,心中一喜,以为江灏远看在其他事务都进行得还算顺利的份上,要放他一马,可一听后半句,脑子里立刻嗡的一声。这意思,分明和要他以死谢罪没有什么两样。
  
  叁合堂里,由于是封闭的室内,硫黄的气味依然弥漫着。半刻钟之前还人声鼎沸、喧闹喜庆的高台和坐席上,此刻一片死寂,只有秋雨沥沥地打在高高的琉璃顶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主席台上,峨眉师生已尽皆昏去,燕子坞的系主任们盘腿而坐,一个个紧闭双目,竭尽全力调整着脉息,只有慕容校长和杨冰川教授仍站在那里。
  
  之前柳依仙子发言时微微失态,杨冰川已经觉察出异常。柳依仙子回主席台坐下时,他立即用腹语传音入密向柳依仙子询问,可是柳依仙子只是僵硬地凝视着他并无任何动作。杨冰川就猜到峨眉代表团可能已经遭到劫持。当时安护镖局七个镖师手握刀柄一刻不离地站在峨眉师生之后,由于距离太近,杨冰川思来想去,即使和慕容校长联手,也绝无把握能在一瞬间将七人击倒。更何况他也不知道叁合堂外面情况如何,所以只能转而向周云松发出指示。
  
  当峨眉少女剑队拿出烟火时,杨冰川让周云松趁着场馆内的沸腾离去,同时,他已经嗅到硝烟中的一股淡淡的奇怪味道,他立刻运起内力抵御。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