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2节 第十二章

  
  自然力携带着空气中的各种气体,时时刻刻通过眼鼻耳口和周身毛孔进入人体循环,想要过滤掉自然力中混合着的有毒气体,需要极高的武学修为并运用当年武林一代宗师王重阳发明的“重阳呼吸法”才行。叁合堂之中,只有杨冰川和慕容迟两人可以做到。
  
  这时候,站在峨眉学生之后七个镖师中最左边的那个朝前跨出一步,恭敬地向慕容迟和杨冰川行礼,然后说道:“慕容校长、杨教授,二位果然内力超群,在下佩服之至。不过还请两位前辈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峨眉、燕子坞两校的学生们的性命,我就不敢保证了。”
  
  这镖师说话之时,从叁合堂外迅速拥入约百名身着安护制服的镖师,分别在坐席和高台上列队守卫。每个镖师举手之间,都可以轻易夺去四五名昏迷在地的学生的性命。
  
  慕容迟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形势,上前一步,厉声对那镖师说道:“请问阁下是什么人?”
  
  那镖师见慕容迟突然移动,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见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后,才回道:“在下安护镖局镇坛马骎……”
  
  慕容迟哼了一声说:“我是问你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马骎微微一笑说:“慕容校长误会了,我等并非混入安护镖局劫持峨眉师生,此番事件,乃是我们总镖头亲自下令的。”
  
  言下之意,安护镖局对此事完全负责。
  
  慕容迟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近年来快速崛起,在江湖中渐获名望的安护镖局竟敢做出如此大胆妄为之事。
  
  “哼,你们镖局这些年来广招人马,扩充资费,在江湖上的确建起一番势力,可是和整个武林比起来,不过是蚍蜉游虫而已!你们今日犯下此等罪行,势必成为整个武林的公敌而万劫不复!”慕容迟怒斥道。
  
   马骎听完这番话,非但脸上毫无惧色,嘴角还露出一丝冷笑:“慕容校长,我们既然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就已经作好了十分的准备。成为武林公敌,本就是我 们的荣幸,至于谁将万劫不复嘛,您恐怕还言之过早。少林、武当,我们几日之前也已拜仰过,寺观大堂之中,也略做手脚。我们的微薄伎俩,自然不足挂齿,不过 在燕子坞稍加施展,倒也还管用,至于在少林、武当效果如何,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要看他们各人的修行造化啦!”
  
  马骎的姿态仍毕恭毕敬,可是这番话中的骄横恣意、无所顾忌,已是昭然若揭。


  
   慕容迟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内心有了一股深深的寒意。眼前这个人和他身后的组织,显然不是市井暴徒、绿林莽汉,而是一群心狠手辣、智计深远的奸恶之徒。 凭他们在燕子坞施展的手段,说在少林、武当埋伏下诡计,也未必是虚言。近三十年的平安无事,让所有人都失去了警惕,倘若少林、武当也全军覆没,整个武林顷 刻之间就会堕入黑暗的深渊。
  
  这时候杨冰川在旁边问道:“你们在烟火之中下的是何毒药?”
  
  马骎转向杨冰川,很做作地露出惊讶的神态:“杨教授是明知故问吗?这味药,您难道真的不知道?”
  
  杨冰川一凛,他刚才看着舞台上、坐席中的学生一排排地昏去,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猜测。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以如此快的速度,在如此大的空间里弥散,将如此多的人毒倒,整个武林历史中,大概只有一种毒药可以做到,那就是人人闻之丧胆的金蛊毒王散。
  
   这种毒药由最抗解毒的三种毒虫、四种毒花和五种毒草经十二道工序提纯,最终用“胡青牛萃取法”精炼而成,再加入高纯度的毒性催化剂和挥发剂,完成后用蜂 蜡封存,既可浓缩使用,也可以稀释使用。浓缩使用时,拳头那么大的一丸解封遇到空气后,毒性不借助风势可以在一炷香的时间里弥漫整个燕子坞岛,脑袋那么大 的一丸则可以毒倒整个姑苏城。


  
  当然这几种毒虫、毒草和毒花都很不容易寻找,并极难采捉,要制成拳头那么大颗,需要花费几十年的时间穷尽荒山幽谷才有可能。
  
  早在近百年前,朝廷就因为这种毒药危害力过大而将之定性为“大幅面伤害性药物”,从而特别立法禁止,凡提炼、制作、买卖、拥有、携带、使用金蛊毒王散之人,杀无赦。
  
   在之前的三十年武林动荡之中,魔教就频频使用这种大幅面伤害性毒药,在江湖上造成极大恐慌。四十五年前,魔教十二名弟子突然在扬州闹市中心播撒高纯度金 蛊毒王散,造成扬州城十万人死于非命的事件,至今仍留在许多人恐怖的记忆里。极尽繁华的扬州,一日之间变为死亡之城。曾经摩肩接踵的渔港集市、莺歌燕舞的 青楼妓馆,瞬息之间,毒尸腐肉堆积如山。可怜“春风十里扬州路”变成了“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长江及运河营运一度停滞,当年的盐粮等生活必需品 涨价超过五十倍,几十万难民造成整个江淮地区治安完全失控,许多侥幸生还的人也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后遗症。
  
  后来朝廷和武林合力铲灭 魔教之后,将所有缴获的金蛊毒王散锁入铁盒,沉入东海。同时禁止采摘和买卖大部分构成金蛊毒王散成分的花草和毒虫,除了一两种有重要药用价值的以外。另 外,金蛊毒王散所需的一种重要的毒性催化剂只在云南景洪欲仙山的一个山谷内生长,朝廷调遣五万人将那片山谷焚烧殆尽。所有人都相信,金蛊毒王散已经被彻底 禁绝。


  
  可是此刻叁合堂内弥漫的,极似经过稀释后使用的金蛊毒王散。
  
  金蛊毒王散经过特别工序稀释以后,虽不会立即将人毒死,但也会立刻封闭经脉,阻滞内力流动,同时毒性慢慢侵入,视稀释程度的不同,大约会在几个时辰内渗入五脏六腑,致人死亡。
  
  “你们……怎么还会有金蛊毒王散?”杨冰川教授问道,声音也忍不住有些颤抖,“你们和当年的魔教,究竟有什么关系?”
  
  马骎听杨冰川说出金蛊毒王散立刻微微一笑,转而向慕容校长望去。
  
  慕容迟看着他带着挑衅和得意的目光,像是明白了什么,浑身猛地一颤。他深吸了一口气以后才严厉地问道:“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马骎正要回答,堂外突然响起一个斯文的声音,说道:“千年武校,燕子之坞,钟灵毓秀,源远流长,我们只是慕名前来拜仰,又何须问目的呢?”
  
  紧接着,这声音又吟道:“木坞临波并雕梁,燕子嬉戏风满窗。莫问春归江南早,画屏廊间语双双。唉,此番不巧,未能看得燕子绕坞嬉戏之景色,倒是饱尝了一番江南秋雨啊……”

  
  话音结束之时,江灏远白衣翻动,走入堂内。他一路从外至里,语音却始终如一,并未忽响忽轻,显示了他不亚于杨冰川教授的高超内功和对声音自如的控制。
  
   慕容迟刚才听马骎自报是镖局镇坛,料想这级别还够不上如此谋划的总指挥,现在看到江灏远现身,便知这位才是主谋。慕容迟之前在姑苏城一次茶会中和江灏远 有过一面之缘,立刻说道:“江掌旗,果然是你,你不必拐弯抹角,卖弄斯文!劫持峨眉,下毒于燕子坞师生早已经大煞风景。你究竟有什么样的目的,要如此以身 试法,做出这样卑劣的事情?”
  
  “慕容校长,杨教授,你们两位果然是武林中泰山北斗式的人物,这用内力滤毒的神功,在下首先就望尘莫及,我们都是不得不先服了解药的。”江灏远并不回答慕容迟的质问,仍然慢条斯理地说道。
  
  他的眼光朝台上的老师们扫了两眼,突然脸色一沉,说道:“咦,黄毓教授怎么不在这里?”
  
  “他一开始就没有出席欢迎会。”马骎在旁边报告说。
  
  江灏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才又说道:“刚才我在外面,已经领教了燕子坞的燕来剑法,果然高明之至……”


  
  他说完伸手一掷,将身后一件物体抓起向主席台上扔去。
  
   杨冰川已经看清楚是一位学生,立刻身形移动,伸手接住。这名学生正是袁亮,他胸口吐了一大摊血,已经气若游丝。杨冰川运起内力,用手掌抵住袁亮的胸口, 替他疗伤。杨教授发内功的时候,便无法同时过滤随着自然力渗入的毒气,顿时叁合堂里残留的金蛊毒王散开始侵入他的体内。
  
  慕容迟怒道:“我不管你这次是什么目的,你哪怕害死我一名学生,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呵呵呵,”江灏远平淡地笑了几声,“慕容校长言重了,我和这些朝气蓬勃的青年才俊们无冤无仇,绝不会随意加害。不过呢,慕容校长最好也不要让我空手而归,否则让这么多处于花季的少男少女死于非命,我也于心不忍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慕容校长感觉到这个貌似文雅的安护镖局掌旗内心歹毒无比。
  
  江灏远还是笑一笑,说:“在下此来,只为向慕容校长要一样东西。”
  
  慕容迟脸上铁青,瞪视了一会儿江灏远,说:“只要你立刻拿来解药,帮燕子坞和峨眉师生解毒,我会打开琅嬛玉洞的大门,斗转星移的秘笈,任你拿走……”
  
  “哈哈哈哈……”江灏远发出带点尖厉的笑声,这是他第一次表现出一点特别的情绪。
  
  他接着说道:“慕容校长,这样就没意思了,现在你的学生们都已昏了过去,这里只有你和杨教授,咱们就没有必要这样声东击西,顾左右而言他了。你心里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东西,不是吗?”
  
  慕容迟站在那里,脸上微微显出痛苦的神色。
  
  “是啊,这么多年了,”江灏远说,“大家都当这东西不存在,你一定盼望大家都将这东西忘记了吧?连同那段不光彩的记忆……”
  
  慕容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怎么样?”江灏远向前走了两步说,“七百多名燕子坞师生,加上一百多名峨眉剑校师生员工的性命,向你换一本慕—容—家—书!”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