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二十一
  
  雨下得越来越大,从渡船的乌篷里望出去,天和水被雨幕和雾气连成了一片,已完全分不清楚。
  
  七名年轻的学生挤坐在乌篷里,他们都已经被雨淋得湿透,冷风透过遮帘吹进来,每个人都感到彻骨的寒冷。乌篷内的桌边,放着几盘供教师休息时食用的瓜果。毛俊峰拿了一个苹果,默默递给仍在抽噎的季菲。
  
  “我出来之前,又朝里偷望了一眼,”周云松正在讲述自己从叁合堂逃出来的经历,“所有人都中了毒,一排排地倒下去……”
  
  “什么,那主任们、杨教授,还有慕容校长也……中毒了?”季菲还是带着哭腔问。
  
  周云松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再多呆一刻,也必然中毒,不过杨教授和慕容校长都会重阳呼吸法,应该无恙吧……”
  
  “可是,是什么毒这么厉害呢?”章大可问。
  
  周云松目光严峻地看了章大可一眼。周云松是强化班的第一名,所有课程都有涉猎。高级毒药药理的每一节课,他都是和章大可一起上的。
  
  “不可能!”章大可读懂了周云松目光中的意思,“凡是空气中能传播的毒药当年已经在药督府总管柳铭卿大人的主持下全部被禁绝了,金蛊毒王散更是彻底,连用来制作催化剂的植物都已经彻底绝种了!”
  
  其余人听到“金蛊毒王散”这五个字,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我们都知道,”周云松说,“也正因为大家都这样以为,所以才会毫无提防。或许这世间已经不可能再制作出新的金蛊毒王散,可是谁又能保证当年魔教手里的毒药全部都被收缴了呢?”
  
  章大可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这金蛊毒王散有解药吗?”毛俊峰这时问道。
  
  章大可和周云松相视苦笑了一下,说:“解药比毒药更加稀有,而且用以提炼毒药催化剂的‘乌骨油茎’,同时也是解药的必需成分,唯一有乌骨油茎生长的云南欲仙山谷已经被焚烧一空,所以说……已经无法再炼制解药了。”
  
  “不过,安护镖局手里应该还会有解药。叁合堂里的镖师一定都预先服用过了,”周云松说,“只是不知道解药还有多少。”


  
  “不管有多少,我们都要去夺过来,拯救老师和同学们,”毛俊峰带着些慷慨气概说道,可随即他的声音又转为低落,“当然……我们先要想办法找到回去的路……”
  
  “我们既然能进来,就一定能出去,”周云松接着毛俊峰的话说下去,“所谓的鬼蒿林,只是说这里的地形比较复杂……方向比较难辨……实际上肯定是能出去的。”
  
  他尽量想用一种轻松镇定的语气,但说出来时,连他自己听上去也不太有自信。
  
  “等到雨停以后,”周远这时候说道,“我们可以想办法在每个转弯处的芦苇上做记号,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应该能找到出去的路……”
  
  周云松转头看了看周远。他从袁亮、季菲那里曾经听说过周远的数学天赋,这一次是不是能够顺利找到出路,恐怕就要看他到底有多天才了。
  
  然而雨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江南的雨,一下起来,可以淅沥缠绵,历经月余。几个男生终于忍不住,冒雨走出乌篷。在周远的提议下,他们各自从衣袖裤脚上扯下些布块,撕成条状。章大可和毛俊峰仍在船头和船尾掌篙,周云松和张塞负责在每一个拐弯处将布条系在芦苇秆上,周远则记录每一处转弯的方向。
  
  章大可和毛俊峰不断地尝试新的路口,可是船似乎最终总会绕回到一个系着布条的岔口,有时候明明感觉是在向某个方向直线行进,却仍然莫名其妙地回到了原地。此时若重新选择一个新的转弯方向后,周围的雾气便又会深一层,如此循环往复,渡船要么在兜圈子,要么就往鬼蒿林中更深入一步,仿佛这片芦苇荡真的有什么魔法,正逐渐将渡船吸入它的中心。
  
  雾气越来越浓密,虽然是下午时分,光线已暗如夜晚,弯口岔路,再也分不清楚。男生们精疲力尽地回到篷内,都默默不语,黑暗中,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想来一定都是沮丧万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