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突然之间,前方隐隐约约闪出一点亮光。季菲最先看到,立刻惊叫起来:“那是灯火吗?”
  
  众人看时,那亮光已灭。不一会儿,在另一处,又有一点亮光闪起,但也是瞬间熄灭。大家屏气凝神,过了片刻,同时有两三点亮光,在不同的地方明灭闪耀,渐渐地,光点越来越多,增加到了七八个。
  
  “这……不像是灯火……”张塞说道,“会不会是磷火……就像坟地里那种……”
  
  他此言一出,季菲立即害怕地惊叫了一声,就连男生们心中也涌起一股恐惧。每个人在寝室卧谈时,多少都听过一些关于鬼蒿林的恐怖故事。
  
  又过了一会儿,乌篷的上空突然发出“哗”的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上面掠过,所有人同时吓得一颤。
  
  “那是什么东西?”章大可惊慌地问。
  
  “可能是鸬鹚……或者什么鸟?”毛俊峰试探性地问。
  
  周云松摇摇头,说:“不像,移动得好快……就好像是……”
  
  他话音未落,上面又是“嗖”的一声,就连没有内力的周远,都听得真真切切。与此同时,渡船猛地一晃,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水下好像有东西……”章大可的声音里已经带着颤抖。此时渡船已经无人掌篙,只是随水漂流。
  
  “我出去看看。”周远说道。他从船舱内拿起一盏油灯,点亮后,走到船的后甲板上。丁珊一提剑立刻跟了出去。张塞本也要跟出去,却被丁珊急急地抢在前面。他心中暗笑,若不是眼下的情景实在是太绝望,他又有揶揄的话要说出口了。
  
   周远倒不是胆量比别人大很多,这船上所有人里,只有他没有武功,但是这次蓦地里横起的突变对他的震动却是最小。对周云松、章大可、毛俊峰他们来说,远大 前程本只有一步之遥,可突然之间所有即将到手的东西似乎都要烟消云散,甚至连性命都在旦夕之间。而对于周远,只是在一条本就孤独漫长、看不清未来的行程里 多生出些布满荆棘的歧路而已。加上他性格中又多一些理性,所以提着油灯先出了乌篷。
  
  此时雨已经小了一些,四周的雾气依然很浓。周远先是朝四周望了一圈,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然后他小心地提着灯笼,走到船舷边,探头朝水里张望。船的后面,依稀看到一条水迹,竟以比船更快的速度向前延展开来,眼看就要与船平行。


  
  周远鼓起勇气,将油灯放低到水面上,一个巨大的黑洞洞的影子快速地从水下游过。张塞正好也探过来查看,两人一起惊叫了一声,船身与此同时也猛地一晃。
  
  “是……是什么东西?”章大可微微从篷内探出头问。
  
  “好像……好像是一种体形巨大的鱼。”周远说。
  
  章大可咽了一口口水,脸上骇然。食人巨鱼是许多关于鬼蒿林的恐怖故事里最著名的之一,各种版本其实都是改编自很早以前关于太湖中远古水兽的传说,但是现在看来,说不定确有其事。
  
  “唉,”张塞在旁边叹了一声说,“我这辈子最喜欢吃鱼,没想到最后会落到被鱼吃的下场。”
  
  张塞这话极是滑稽好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这时候章大可突然一指周远的背后,害怕地大叫起来:“有……东西……”
  
  丁珊已经一把推开了周远,周远一个趔趄抓住船舷,方听到有物体移动的声音,然后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呼”地扑到了船板上。周远举起油灯一照,眼前出现一幅极其恐怖的图景。
  
  那是一个人形的东西,却全然不似正常的人类,整个东西矮小而佝偻,虽然有四肢头颅,但头顶没有任何毛发,全身皮肤就像是全部溃烂了那样褶皱着,呈现一种腐红的颜色。面孔上更是一片疮痍,两只眼睛只是两个黑洞,两排黑黄的牙齿赤裸地露在外面。
  
  丁珊发出一声恐惧的喊叫,整个人僵在原地,那东西挥臂向丁珊一扫,可怜一身武艺的丁珊被吓得只能如一个普通少女那样用手护住脸孔,整个人立刻被击倒在船板上。张塞瞪大了眼睛,也吓得做不出任何动作。
  
  这时候从船舱里射出一枚飞镖,击中那东西的胸口。那个不知是人是兽的东西立刻发出一声响彻蒿林的凄惨号叫。那声音完全不似是通过声带,而像是直接从胸腔里爆发出来的。
  
  那东西一边号叫,一边迅捷无伦地闪过毛俊峰随后发出的几枚飞镖,然后朝前挥出一掌,船的乌篷立刻轰隆一声倒塌。张塞总算镇定下来,挥剑从后面刺那东西的背心,可是那东西仿佛身后也长眼睛一样,转身一躲一撞,张塞惨叫一声,竟翻出了船外。
  
   周远情急之下将油灯朝那怪物掷去,那东西仍是迅捷无比地一躲,但是周远已经提前算到了他的步伐。刚才那怪物闪避毛俊峰的飞镖以及张塞的剑时,周远看出来 它并非是像野兽那样凭本能冲来撞去,而是踩着完全符合武学理论的步伐,只是速度特别快而已。从这个迹象来看,那怪物应该是人,或者最起码曾经是人。
  
   油灯准确地击中了那东西,烧着了它身上裹着的布片和皮肉。怪物立刻像疯了一样乱突乱撞,发出声声恐怖而凄厉的吼声。周远想要去察看张塞,却感到后背一阵 剧痛,随即整个人凌空弹了起来,原来那怪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身后。周远在一股难受的窒息中翻过船舷,落入了寒冷的湖水中。
  
  周远刚一入水,就冷得直打哆嗦,胸口的窒闷让他无法换气就沉了下去。四周幽黑浑浊的水向他包围过来,让他感到了死亡的恐惧。然后他就触到了一片滑腻冰凉的东西,这东西由下而上从他侧面滑过,周远本能地紧紧抓住了那片滑腻冰凉中的一段凹槽。
  
  等周远随着那东西浮出水面时,他才反应过来,他抓住的是一条体形和渡船差不多大的巨鱼。周远惊得大喊一声,使出浑身的力气抓住鱼的鳃槽,然后他的头不知是被礁石还是渡船猛地一撞,顿时失去了知觉。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