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二十二
  
  周远慢慢地苏醒过来。
  
  这已经是两天来他第三次从昏迷中苏醒了。他坐起来,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湖滩边,后面是一片密密的桃林。雾气已经散去,阴沉的天空里,露出一点黄昏的微光。
  
  他转过头,赫然看到一条巨大的白鱼,肚皮朝上搁浅在湖边,鱼的两只眼睛仍瞪在那里,仿佛是两块黑色的巨石。鱼的头上深深地插着一把宝剑。周远认出了靠近剑柄处的“峨眉”二字,立刻心头一热,站起来举目寻找。他记得在渡船上被那怪物一撞,胸口窒闷无比,现在呼吸吐纳一如往常,一定是有人替他调理过了内息。
  
  周远转了一圈,一个身材婀娜的少女抱着一堆楔形的木块,从桃林中走了出来,正是丁珊。
  
  丁珊看到周远站在那里,脸上掠过一丝欣喜,但转瞬即逝,她将那些木块扔到周远面前,淡淡地说:“既然你醒了,那就你去救他吧。”
  
  周远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丁珊也不作解释,一纵身跃到那鱼头上,拔出宝剑,然后走到湖边濯洗起来。
  
  这时候,周远只听得鱼肚子方向传来一个声音说:“喂,你到底帮不帮我啊?”


  
  周远吓得“噌”地一跳,这声音分明是张塞,难道他被这大鱼活吞了进去?
  
  “张塞,你……你在鱼肚子里吗?”周远惊叫着向大鱼跑去。
  
  走到近前,周远才看到,那大鱼肥厚的身体下压着一个人,正是张塞。
  
  张塞所幸腹部以上都没压着,所以还能说话,他没好气地对周远说:“你到底是天才还是白痴?我要进了鱼肚子,现在还有命吗?”
  
  周远看到张塞无恙,笑了起来,然后想起丁珊搬来的那些木块的用处。他赶忙把木块抱来,然后一边推那鱼身,一边企图将木块塞入鱼的下面。可是凭他的力量,根本无法移动这条船一样大的巨鱼。
  
  周远只得走到湖边,对丁珊施礼道:“丁姑娘,可否帮我一下?”
  
  “我懒得救他。”丁珊头也不回,浣洗着她的剑。
  
  “喂,”那边张塞立刻叫起来,“杀掉这鱼,我也是有功劳的,要不是我斩断它的尾鳍,你怎能控制得住?脑袋上刺的部位,也是我指点你的……”
  
  “你既然这么懂,怎么让鱼给压肚子下面去了呢?”丁珊反唇相讥。
  
  周远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在自己昏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丁珊和张塞与这条大鱼颇进行了一番恶斗。
  
  “丁姑娘,张塞虽然口无遮拦,言语对你多有冒犯,不过他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好人,也是我的朋友……”周远恳求道。他心里知道丁珊不是真的不救,木块本就是她找来的,只是她毕竟少女心性,在和张塞怄气。
  
  周远劝了一会儿,丁珊终于一副老大不愿意的样子跟他走到大鱼旁边,运起内力,将鱼身往斜上方推,丁珊每推动一点,周远就将木块垫入张塞身体两边的鱼腹下面,垫到三四块时,张塞大吼一声,双手用劲,将下半身从鱼下面挪了出来。
  
  鱼腹和湖边沙地都还算柔软,张塞的筋骨并没有受伤,双腿只是僵硬了。他运起内力,在腿部经络里运行了几圈后便站了起来。
  
  张塞也不向丁珊道谢,自顾自地围着这鱼走了一圈,叹道:“看这样子,分明是太湖里著名的白鱼,只是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搞不好是太湖中的鱼王。”
  
  周远则向丁珊问道:“渡船上其他的同学呢?”
  
  丁珊摇了摇头,说:“失散了,我们三人被这鱼一路拖到此处。”

  
  “这里好像是鬼蒿林里的一个小岛,”张塞插嘴道,“趁天色未晚,我们不妨四处查看一下,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夜,天知道这鬼地方还有没有什么妖形恶状的东西。”
  
  三个人于是沿着桃林的边缘向岛内走去。丁珊提剑走在最前面,周远和张塞跟在后面。
  
  “喂,”张塞悄悄对周远说,“你这个女朋友又凶又不近情理,你要多考虑一下。比她漂亮的女生,姑苏城一抓一大把。”
  
  眼下的情势暂时看不到什么危险,张塞的嘴便又不老实起来。
  
  “你乱说什么,谁是谁女朋友啊!”周远压低声音道。他知道无论怎么轻声,耳聪目明的丁珊都是听得到的。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