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五章

  
  “嗯……”张塞想了想说,“如果真的有听琴双岛,那或许上面真的藏着《慕容家书》呢!”
  
  周远和丁珊对望一眼,他们都没有听说过《慕容家书》这样一本书。
  
  “我以前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张塞明白他们疑惑的表情,“这个《慕容家书》,传说是北宋末年燕子坞主人慕容复写给家里的书信集。慕容公子在而立之年遭遇了人生一系列的挫折,最终精神崩溃……这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周远点点头:“因为兴复燕国毫无希望。”
  
  他虽然不像张塞那样读史,但是在燕子坞的三年里,关于这所学校创始家族的掌故却也听说了不少,包括那时候一心想兴复燕国的慕容博、慕容复父子的很多正史和野史。
  
  “或许也是因为爱情的打击!”丁珊补充道。慕容复和他的表妹王语嫣的爱情悲剧因为被姑苏城观前街上的戏院改编成了脍炙人口的舞台剧,在大江南北都广为流传。
  
   “不管是什么原因,据说,他后来选择抛弃了所有荣华富贵,舍弃了他的亲人和随从,像个疯道狂僧那样,去四方云游……”张塞继续说,“不过呢,慕容公子在 尘世中却仍有一个牵绊,就是在听香水榭岛上不离不弃地等待他的侍女阿碧。他于是将旅途中的见闻逐一写成文字寄回给她,而阿碧姑娘则仔细地把那些书信编辑成 册,就汇集成了《慕容家书》。据说,这《慕容家书》一直藏在听香水榭上一个叫玄机谷的地方。”
  
  “哦,如果这样一本家书真的存在,那一定是非常珍贵的史料。”周远想张塞之所以对《慕容家书》感兴趣,必是因为其历史价值。
  
  不料张塞却摆了摆手:“这些书信对研究北宋末年风土人情或许有一些价值,不过根据那本黑皮书,慕容公子的家书里写的并不是什么游记散文,而是他遍访名山古迹,穷尽禅经典卷,问道于世外高人,又独自苦思冥想后领悟的世间真理……”
  
  “世间真理?”周远惊讶地问。他几年来一直和具体的公理、引理、定理打交道,遇到“真理”这种含义宽泛的词语,反而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去理解。
  
  “是的,就是这个天地间最终极的规律和道理。”张塞道。
  
  “这……可能吗?”周远忍不住瞪圆了眼睛。除了在那些求仙问道的志怪小说里,这样的事情是很难让人相信的。
  
  “听上去有些夸张是不是?”张塞也有些嘲谑地笑了一声,“不过黑皮书里说,江湖上各门各派,甚至是朝廷里一直有很多人都相信这部书的存在,一直为了能得到它而暗中你死我活地争斗呢。”
  
  “你死我活?”丁珊不解地问,“探究世间终极的道理虽然有趣,但也不至于要互相残杀吧?”
  
  “既然是终极的规律,自然包括了支配日月星辰和天地万物的自然力规律,同时也就必定包括了支配内力的规律。”张塞说,“所以《慕容家书》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也是一部武功秘笈!”
  
  丁珊点点头,明白了他的逻辑。
  
  “如果说慕容公子是在六十岁以后悟出这些的话,倒是和《九阴真经》成书的年代相去不远,”张塞又说,“黄裳生于庆历四年,卒于建炎四年,从时间上看,慕容公子说不定在云游途中和他见过面呢。”
  
  丁珊见张塞随口报出黄裳的生卒年份,有些怀疑地去看周远。
  
  “这些他不会是胡诌的,”周远解释,“他是专门研究北宋武林史的博士备选。”
  
  “什么叫这些我不会胡诌?”张塞立刻抗议,“我哪些是胡诌的?”
  
  周远心想:你刚才一路走来说的那些话不就都是胡诌吗?
  
  “可是如果《慕容家书》是一本和《九阴真经》一样的武林秘笈,又是江湖中争夺的目标,”丁珊说道,“我们怎么会一点都没有听说过呢?”
  
  “所以说这多半不是真的,”张塞耸耸肩膀,“黑皮书里的解释是,因为听香水榭岛在只能进不能出的鬼蒿林里,所以许多秘密就都被埋藏了起来。书里还说,三十多年前朝廷发起剿灭魔教的行动,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抢夺《慕容家书》,因此才对家书讳莫如深……”
  
  周远和丁珊听到这里都忍不住笑起来。像这种只求耸人听闻,不顾事实依据的“武林阴谋论”街头巷尾实在流传太多了。《武林传奇》那样的三流报纸,几乎每个月都要爆出一两段惊天动地的秘史,越是荒诞夸张、难以置信,那一期的销量就越好。
  
  “编造这些谣言的人都只知道武林秘笈里有变幻莫测的武功,却总是忽略一个重要的事实,”丁珊不屑地说道,“那就是越是高深的武功,就越需要扎实的基础,需要艰苦卓绝的磨炼。朝廷里的达官贵人、王公大臣,又有几个人有这个意志和兴趣去练呀?”
  
   “朝廷对《慕容家书》的兴趣可能就不仅仅是在武功秘籍的层面上了,”张塞回道,“自古那么多人想练成盖世神功,不过是为了称霸武林、君临天下。可是一旦 真的君临天下,却往往仍不满足。你们看看秦始皇就知道了,就算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仍然会被一个更深层的问题所困扰,那就是死亡,所以秦始皇的后半辈子 都在忙着寻找长生不老的办法。后来的汉武帝、唐太宗、宋徽宗等数不清的皇帝也都纷纷去找各地方士,大炼仙丹……”
  
  “你的意思难道是……”周远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张塞点点头:“据说,《慕容家书》里对生死的本质问题也给出了解答……总之慕容公子什么都想明白了……阴阳五行、太玄河洛的奥义,树木枯荣、花开花落的缘由,春秋代序、生老病死的道理,宿命轮回、缘起缘灭的因果……”
  
  “我一直听说燕子坞武学历史研究所整个中原排名第一,”丁珊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发出不屑的嘘声,“却原来里面的博士备选都是靠读野史传奇做学问的。”
  
  “我只是没事干,随便翻翻而已,”张塞赶忙讪讪地说,“要不是看到这石碑,我早就把那书给忘了。”
  
  三个人一边说话,一边仍沿着荒弃的小径向前走,行了一段路程后,前面出现了一个四岔路口。周远和张塞正四处张望揣测,丁珊却突然坚定不移地朝左首边那条小径走去。
  
  周远刚才一番观察,也发现是最左边的路相对不那么荒芜,便跟了上去。张塞却小声说:“看你女朋友的样子,好像认识这里似的。刚才在桃林里穿行,怎么这么巧能找到这石板路上?”


  
  周远只当是张塞和丁珊结了梁子,要抬杠到底。然而一路走下去,前方又出现了两三次岔路,丁珊总是略一迟疑,便选了其中一条,到后来,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在前面领路,这下连周远都开始疑惑起来。
  
   天色已经要彻底变黑,小径两旁的树林里,开始发出一些低低的窸窣之声,仿佛有什么昼伏夜出的鸟兽开始了活动。丁珊突然慢了下来,不再是一个人远远走在前 面。周远知道她是心里害怕。丁珊虽然武功非凡,在强敌面前能够镇定自若,但是女生对一些不明的事物往往会有天然的恐惧。刚才她在渡船上看到那怪物时,连武 功都忘了。
  
  三个人又行了大约一刻钟,前方豁然开朗,一片平坦的空地上,一圈由极高大的木桩紧紧筑起的木栅栏耸立在面前,似乎围起了一个颇大的庄园。那些木桩的顶部都削得很尖,像是防着栅栏之外的什么东西。而那栅栏之内,竟有袅袅的炊烟升起。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