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第七章

  他说完消失在窗口,后面立刻响起那个苍老的声音,叽叽咕咕说了一通,周远和张塞都隐约听明白,老者是在责骂年轻人出的题目太过简单。
  
  过了一会儿,男生的脸又露了出来,担忧的表情似又浓了一些:“你再听第二题,我从米仓往家里运米,背米时一炷香行二十五丈,返回时,一炷香行三十五丈,五炷香往返三次,问我家到米仓共有几丈?”
  
  周远略一思考,说:“二十四又三十六分之十一丈。”
  
  这题出自《九章算术》,难度中等,不过一般人就算知道如何求解,也绝无法算得这么快。
  
  张塞和丁珊互看一眼,心里都暗暗高兴。
  
  那男生看到周远几乎瞬间给出答案,惊讶之余,表情里也带着点喜悦。
  
  后面立刻发出更加不满的声音,那年轻人再度消失,过了一会儿,一张苍老的像干橘皮一样的面孔出现在小窗口,想来就是那个一直在后面抱怨的老人。张塞和丁珊都有很不好的预感。
  
  老人两只浑浊的眼睛朝三人瞪视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这是最后一道题……”
  
  “如果我能答出来的话,请老先生务必收留我们过夜!”周远怕对方反悔,抢先说道。
  
  那老头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我答应过的自然会遵守,一会儿你答不出来,也要立刻离去,不许再纠缠,你听题吧。”
  
  周远点了点头。
  
  “本庄男子下田耕作,休息时,皆置锄具于树下,返工时,又随意捡取使用。一日众人拾取完毕,竟无一人拾得先前所用锄具,试问如此概率为几何?”老头慢条斯理地说完,表情里全然是自负和得意,似乎这道题目铁定可以将周远难倒。
  
  张塞和丁珊听完题目,心里都凉了半截。他们即使不是很精通算学,也知道这第三题和前面两题的难度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周远心里也是一惊,这是一道关于概率的题目。武学理论系基本不研究概率理论,因为黄裳和张三丰建立起来的是一个具有明确因果律的武学框架,内力和武功招 式里并没有随机的因素。不过周远出于个人兴趣还是涉猎过一些具有趣味性的概率题,他随即问道:“老先生,你还没有告诉我,贵庄共有多少男人?”
  
  老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我们庄上的男人,无穷无尽,要多少有多少。”
  
  老头说出这话,三人先是愣了一愣,张塞随即大声问道:“老爷子你这话什么意思?刚才我们都算出来了,庄里一共只有八十个大人嘛!”


  
  老头鄙夷地瞪了他一眼:“那只是随口出的算学题,你还当真了?”
  
  “可是老先生,”丁珊这时候在旁边愠怒地说道,“你若是真不想留我们过夜,不妨和我们直说,用不着这样故意刁难我们!”
  
  她心想这庄中男子的人数显然是解题的必要条件,若是只有十来个,周远或许能凭他超强的计算力穷举出答案,哪怕是一百个、两百个,若是找到了诀窍,亦有可能解开,可老头竟说是无穷无尽,那这题肯定没法计算。
  
  老头哼了一声:“我能出题目,心里就有答案,你们若算出来,就来敲门,否则就请离开。”
  
  他说完“啪”地关上小窗,门内便再无声响。
  
  “太过分了!”张塞气得发抖,要冲上去踹门,被丁珊挡住。
  
  “他不肯收留我们就算了,”她说,“我就不信我们坚持不过今晚!”
  
  她说这话时紧咬着嘴唇,脸上又现出在茶花渡口时那种坚毅决绝的神态。
  
  张塞点点头,两人就要往回走,却听周远说道:“等一等,你们先让我想一下。人数无穷多,这题也未必就不可解,我想老先生问的是一个趋向极限时的答案。”
  
  “极限?”丁珊停下脚步。
  
  “对,就是人越来越多,推及无穷时的情况。”周远说。
  
  “如果这样的话,似乎是人越多,大家都拿到别人锄具的机会就越大吧?”丁珊想了想说道,“倘若只有一个人,可能性就是零,两个人的话,可能性是一半……”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