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引子

  东关省沉京市。
  
  白天一场大雨洗刷了整个城市的污垢,空气中有一种湿湿的味道。
  
  凌晨,一名脸色微黄、30岁左右的男子走在冷清的街上。他穿着一身破旧的军装,两眼浑浊、无神地望着前方。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他的身影,显得有些凄凉。一辆汽车快速从他身边驶过,车轮碾压过后,地面上的积水飞溅,溅了他一身。
  
  他皱着眉头停下脚步,四处张望,警惕地打量四周,可并没有发现什么,然后疑惑地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他回过头就看见七八辆摩托车停在他身后,车上的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突然他没有任何犹豫,转回身拼命向前跑。后面的人没有动,冰冷的目光一直看着那个孤独的身影越跑越远。其中一个人从身后拿出一把军用硬弩。这种硬弩是现代特种兵所用,弩箭的箭头是特种钢制成,50米内能轻易穿透三寸厚的钢板,短距离甚至比手枪的威力还大。
  
  举起硬弩扣动扳机,“嗡”的一声,弩箭射了出去,在那个人的脸上划过,“叮”的一声钉在前面不远处的墙上。那个人的脸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紧接着又是“嗡”的一声,弩箭再次射了出去。一声闷哼,弩箭穿透了那个人肩膀,他脸色苍白,用手捂着肩膀上的伤口,继续向前跑,转过街角跑到另一条街上。
  
  这时一个40多岁的男子骂道:“你这个笨蛋,还不快追,如果让他跑到那条街的尽头,少爷就输定了,这次少爷赌了两个亿,要是输了我们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说完启动摩托车追了上去,眼看着他们的猎物就要转过街角。“嗡”的一声弩箭再次射出,“噗!”钉在了那个人的腿上。
  
  那个人一个踉跄倒在地上,然后爬了起来拖着那条受伤的腿,一步一步向前挪动。
  
  那个40多岁的男子一把抢过硬弩,举起来就射,弩箭闪电一样接近那个人,就在那个人转过街角的同时,弩箭从他的后心射入,箭头透胸而出。他“扑通”一声倒在了另一条街上,胸前的一枚胸针被箭头撞落在地上,他睁着无神的眼睛看着那枚红色的五角形胸针,上边刻着一条龙,栩栩如生,龙爪抓着一把蓝色的利剑,仿佛要腾云而起,充满了霸气。
  
  他想拿回那枚胸针,使尽浑身的力气把手向前探去,在水泥路面上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可他身体里的力量正在渐渐消失,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用这一生换来的荣誉丢在那里,而无能为力。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眼前快速闪过以前生活的片段,枪声,炮声,死尸,一个个战友在他身边倒下。
  
  “队长!我真的不能再上战场了?”
  
  “你的伤很重,虽然命保住了,但是不能太用力,不然就会让你的伤势复发,把命丢掉,你不可能再参加任何军事行动了。就是以后回到了地方,你也要注意不要太累。老雷你记住,你永远是我的兄弟。回去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就算拼了命我也会给你办妥。”
  
  眼前又是一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你妹妹需要一笔高昂的手术费,这里有20万,明天凌晨你只要从这条街跑到另一条街就行。”
  
  “就这么简单?”
  
  “不,有人会追杀你,是生是死就看你自己了。”
  
  他毫不犹豫地接过钱,转身走了回去。
  
  眼前出现了一张苍白但非常漂亮的脸,“哥你不要再为我的病操心了,我知道我的病治不好了,家里为了给我治病欠了不少的债,爸和妈的年纪大了,我死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他们。”

内容来自半壁江


  
  “对不起!”他眼前慢慢陷入了黑暗,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该死!”40多岁的男子狠狠地把硬弩扔在了地上,对身后的手下喊道:“快去把他的尸体处理掉,这次输了两个亿,回去以后还不知道少爷怎么处理我们……”
  
  中心区一座豪华别墅里。十几个年轻人在客厅里或站着或坐着闲聊。
  
  “张军,张少爷这次的赌局虽然猎物死了,可我还是输了,而且输了两个亿。你们这次来是不是想看我的热闹?”说话的是一位二十七八岁,身形瘦削,脸色苍白,目光阴森的男子。
  
  张军哈哈一笑,“我说小四啊,我们相交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在北城的时候我们可没少合作,我怎么会看你的热闹呢?刘老回老家养老,我们做晚辈的能不来看看他吗?”
  
  “哼!”小四哼了一声,“说得好听。”
  
  张军问道:“我们的游戏还继续吗?”
  
  小四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光芒:“当然继续。”说完从桌子下面拿出一张照片,指着照片上的人,“他是这次的猎物,抢了我两千万美金,不但把我的货给炸了,居然还杀了我的人,我能不杀他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张军看着那张照片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看着小四道:“你真的要杀他?”
  
  小四眼中杀机一闪,“杀,不杀怎么能解恨。”
  
  “哈哈……好!我就佩服你做事干净利索,这一次我们换一种玩法。”
  
  小四一愣,问道:“怎么换?”
  
  “我们以10天为一局,每局5000万。从第一天开始,你一天杀不死他,你就给我500万,10天正好是5000万。而在这10天之内的任何一天你要是杀了他,我就输给你5000万。”
  
  小四疑惑地说道:“那你不是很吃亏?”
  
  张军:“难道我们还在乎这点钱?我跟你赌只不过是图个开心。”
  
  小四想了想:“好,我跟你赌,我就不信10天之内杀不了他!”
  
  “成交,只要10天之内你杀不了他,我们的赌局无限期延长。”
  
  张军说完站了起来,然后向外面走了出去,他身后的几人也跟了出来。来到外面,其中一个人问道:“你真的有把握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张军微笑着说道:“别人不知道照片上那个人是谁,可我却在无意之中知道了他的一点信息。虽然知道的不多,但知道一点点就够了,那个人绝不是他刘世军能杀得了的。只要刘世军派人追杀他,刘世军就死定了。被那个人盯上,你就是有10条命也逃不掉,即使把刘家老爷子请出来说话也没有用。既然他刘世军必死无疑,留着那么多钱干什么,还不如给我。”
  
  “那个人是谁?”
  
  “我在我家老爷子的书房里无意之中看到了他的照片,照片的背面写着两句话:‘夏国特种部队,猎鹰不败的神话’。你也知道我家老爷子从来不会轻易去赞誉一个人,可老爷子却在他的照片背面写上这样两句话,可见他在老爷子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锐剑?我怎么没听说过。”
  
  “哈哈……”张军一阵大笑,“我也没听说过,不过我相信我家老爷子,他说的话从来都没有错过。”说完向停车场上的一辆豪华跑车走去。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