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楔子

  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晚,新疆阿勒泰市青河县以北三十公里处。雷电交加,大雨倾盆。
  
  青河县靠近中蒙边境,这里极其荒凉,方圆几十公里内几乎无人烟。县北郊的一道山沟内,此时却紧靠山体搭起一座巨大的军用帐篷,长度足有六十余米,十几盏高强度射灯照得如同白昼,几十名身穿橙红色连体防护服的人紧张忙碌地在帐篷下来回穿梭,一辆现代牌挖掘机连续轰鸣,不停地挖着山体的岩石。有人手持微型磁场探测仪,用无线对讲机指挥挖掘机司机校正方位。瓢泼大雨和打雷声很好地掩盖了挖掘机发出的轰鸣,极为隐蔽。
  
  距离军用帐篷五百多米的地方停着一辆丰田越野车,车外并排站着三个人,个个身穿防雨特种防护服,表情严峻地盯着前方闪烁的射灯和挖掘机的车头灯,任由雨水顺着帽檐像珠帘似的流下来。
  
  “辐射场强读数越来越大,老魏,看来我们花费几百万得到的情报没有错——这里确实是个巨型铀矿。”站在左首的人隔着防护服上的玻璃面罩,语气激动地道。
  
  中间那人点点头,眼睛死死盯着手中的微型磁场探测仪。这是目前最先进的型号,美国德州仪器公司制造,能探测电磁、电离等所有辐射能。仪器上的发光数字一点点地发生变化,挖掘机每铲出一次石土,数字就会增加一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人声音低沉地说:“好在那些工人还都不知道。老梁,如果没估计错的话,再向前挖五十米,应该就会有所发现。”
  
  右首那被称做老梁的人连忙下命令加紧工作。在这种雷雨天,很难听到人的说话声,就算站在对面,也只能通过防护服面罩内的无线对讲机来进行通话。
  
  “你们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吗?”老梁将对讲机凑到嘴边,询问几百米外的施工现场工人。
  
  山沟内的施工现场有人通过对讲机回答:“感到头很晕,还有一点恶心。”
  
  这人点点头:“我们的防护服是德国货,能抵抗5000雷姆辐射,放心吧。”
  
  “魏总,挖掘机碰到东西了,怎么也挖不动,好像是金属物!”现场指挥员通过无线对讲机报告道。站在中间的那人立刻眼中放出精光,抓起对讲机问:“能够确定吗?是否可以目测?”
  
  指挥员回复:“暂时还不能目测,改用人工清理!”
  
  “好,继续挖掘,随时报告情况!”
  
  不到三分钟,现场指挥员又道:“磁场强度急剧增加,周围人员出现头晕反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被称做“魏总”的人左右看了看,说:“继续挖掘!”
  
  又过了几分钟,忽然现场指挥员语气兴奋地报告:“魏总,发现目标!经目测为青铜长方形物体,形状很像棺材,其他情况不明!”
  
  “继续清理,加快速度!”魏总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握着探测仪的手也开始颤抖,“天眼……天眼……你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时,现场指挥员又道:“有人开始出现轻微呕吐现象!”
  
  “铀矿的放射性极强,要不要停一会儿?”有人紧张地问。
  
  魏总沉思几秒钟,果断地说:“不用害怕,抓紧时间清理,把青铜棺材挖出来!”
  
  头顶传来隆隆的响声,那是从山体高处掉下来的岩石,砸在帐篷顶的钢管上。指挥员再次报告:“山体上方有滑坡迹象!”
  
  魏总斥道:“天塌下来也别管,继续给我动手挖,快!”两旁的人偷眼对视,脸上都露出担忧的神色。
  
  挖掘机的铲头碰到埋在山体中的青铜棺材,无法继续工作,只好改用人工清理,十几把军用铁锹上下翻飞,铜棺材越露越多,最后终于被挖出。 半壁江中文网
  
  指挥员命令手下用喷水枪将棺材表面的泥土碎石冲刷掉,再把射灯转过来,光束对准这口巨大的青铜棺材。
  
  “撬开它!”魏总低沉地下令。十几个人立刻操起撬棍,围着棺材开始用力撬。青铜棺材不知在山体中埋了多少年,上面布满厚厚的绿色铜锈,不多时,棺材就被撬开了一道细缝。
  
  这时忽听有人“啊”地大叫:“我的鼻子,鼻子!”
  
  旁边的人一看,见这人的鼻子和嘴正流出鲜血。指挥员急问:“怎么回事?”
  
  突然那口青铜棺材猛地震动了一下,吓得十几个人全都后退闪开。魏总在远处通过对讲机问:“出了什么事?”
  
  指挥员紧张地说:“魏总,那铜棺材里好像有东西!”
  
  鼻子流血的那个人惊恐地指着棺材,表情极为恐惧:“有……有人,里面肯定有人!”突然他口吐白沫,双手捂住面罩倒在地上,四肢也开始胡乱抽搐。
  
  周围的人退得更远,指挥员骂道:“不许后退,快去把棺材撬开,这是命令!”可没人愿意再爬上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指挥员掏出手枪,拉动枪栓将子弹上膛,指着身边两人厉声道:“去撬!”
  
  两人满脸都是汗,咽了咽喉咙,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无奈之下只好哆哆嗦嗦地拿起撬棍,走上前继续撬棺材盖,又有十几人陆续上前帮忙。
  
  指挥员命令录像,有人连忙取出微型摄像机,把镜头对准青铜棺材开始摄录。
  
  那些人吱吱嘎嘎地撬着棺材,缝隙越来越大,几乎可以伸进去人的胳膊,摄像的人也来了精神,把摄像机变焦杆推到最大,对准了棺材盖的缝隙里想看个究竟。忽然觉得鼻子下面有点痒,因为隔着面罩,就只好忍着。后来查觉到嘴唇上有异样,伸舌头一舔,又甜又腥,自己竟然在流鼻血。他大惊,随后感到脑中嗡嗡作响,眼睛也有点不对劲。连忙把手中的摄像机对准面部,再把液晶屏翻转180度,就看到了自己那张七孔流血的脸。
  
  “啊——”他大叫着栽倒在地,扭几扭就不动了。那些撬棺材的人中有几个突然身体乱抖,慢慢扑倒在棺材旁,其他人再也不顾什么子弹,都纷纷扔下撬杠转身逃跑。指挥员大怒,举枪就要打,却发现胳膊软绵绵地竟抬不起来,他感到太阳穴几乎快要鼓出来了,眼前一阵阵发黑,勉强支撑着朝对讲机向上级报告:“魏、魏总,这里发生情况,我们……我们都撑不住了,这里辐、辐射太强……”话没说完,身体扑通栽倒在泥中。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喂,喂,出了什么事?快回答!”魏总连续切换四条线路,均无人回应。旁边的老梁连忙举起望远镜,见前方远处的挖掘机一动不动,除了射灯耀目地照着,却丝毫看不到有人走动,死一般的寂静。他紧张地问:“老魏,会不会出大事?快离开这里吧,我感觉头越来越晕了!”
  
  魏总拳头紧握,知道事情不妙,但就此离开又极不甘心,便咬着牙用手一指:“你们两个去看看!”
  
  另外两人非常意外,右边那人说:“老魏,我们还是撤退吧,不能为了天眼,而把我们的命也搭上吧?咱们可是十几年的老搭档!”
  
  “少废话,为了寻找天眼的秘密,就算我们全死了也值!这是命令,快过去查看,否则我打死你们!”魏总脸上肌肉扭曲,掏出手枪吼道。
  
  两人无奈,只好慢慢向施工的帐篷处靠近。
  
  走进帐篷,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很多穿橙色防护服的尸体,很多人手边扔着闪红灯的对讲机。老梁立刻掏出手枪,同时紧张地四下查看,声音颤抖:“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全都死了?”
  
  两人慢慢走到青铜棺材旁,指挥员的尸体就横在面前,借着探照灯的光亮,两人清楚地看到那具巨大的、生满绿锈的青铜棺材。这时,指挥员尸体旁边的电磁探测仪突然鸣叫起来,吓了两人一跳。只见探测仪上的三盏红灯同时急闪,两人大惊,他们知道这部探测仪的最大测量范围是12000雷姆,相当于仅距离核爆中心两千米处的辐射强度,而三个红灯同时亮起,说明周围的电磁辐射已经超出测量范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老梁,快离开,这里不对劲,快走!”另外那人说道。
  
  老紧点点头,转向刚要离开,周围的探照灯突然同时熄灭,眼前一片漆黑。老梁叫道:“怎么回事?灯怎么全灭了?我什么也看不到!”
  
  另一人惊恐地说:“不是灯灭,是我们的眼睛瞎了,快跑!”两人魂飞魄散,凭借大脑记忆的方位,朝来时的方向奔去。但只跑出二十多米,相继“扑通扑通”栽倒,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五百米以外的魏总举着自动聚焦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他的欲望终于被理智战胜,一头钻进越野车,发动引擎调头狂奔。
  
  车上的GPS定位仪指示着汽车前进,魏总摘掉防护面罩,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刚才的一幕令他终身难忘,他咬着牙,心中惋惜无比。雨水从半开的车窗飞溅到他脸上,魏总用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瞥眼发现手上竟全都是血。他大惊,伸手扳过后视镜,见自己从鼻孔、双眼、嘴角都开始渗出血线,同时意识也开始模糊。魏总知道辐射终于还是没能放过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用最快速度开到青河县医院,授受放射线治疗,才有活下来的可能。
  
  油门已经踩到底,仪表盘显示时速已经达到一百三十多公里,这里的路面很不平坦,越野车上下颠簸,有几次险些翻车,但魏总却丝毫感觉不到危险,身体倒像是驾在云雾中,越来越软,越飘越高…… banbijiang.com
  
  砰——汽车结结实实地顶在一块岩石上,巨大的惯性令丰田越野车整个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了十几下再砸向地面。轰!油箱随即爆炸,汽车瞬间变成一团在雨中燃烧的火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