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石门阵上篇

  2011年初春,陕西省咸阳市兴平县。
  
  这里是西汉武帝刘彻的长眠之地,也是三国名将马超的故乡。兴平县西郊有个茂陵村,因为离汉武帝的茂陵不远,所以得了这个名字。村子里人不多,约摸百十来户,男人们大多去县城或咸阳市打工去了,留下的都是妇女小孩,剩的男人也都是些游手好闲之辈。正是早春三月天气,关中地区春意盎然,可村里却还是很冷清,大白天也看不到几个人。
  
  村西住着个丁寡妇,丈夫两年前在县城里打工被工地掉下来的砖砸死了,只剩她和五岁半的儿子小宝相依为命。
  
  这天下午,丁寡妇正在屋后菜地里锄草,小宝抱着一只邻居送的野兔玩的正高兴。野兔脚快,从前院蹦到后院,转眼间又溜到厨间的灶坑里。
  
  丁寡妇在前院大声说:“小宝,莫跑得太远啊,妈妈一会儿就要做饭了!”
  
  “知道啦,我要和野兔玩儿!”小宝玩得兴起,随口答应着。
  
  陕西农村的灶坑和北方大不一样,西北人家几代都住在一起,得用大号的锅炒菜做饭,为保证火旺,坑修得比较大,而且长年烧柴禾,砖被熏黑发脆,因此每隔两三年就要拆掉一层砖,十年后再补砌上。丁寡妇家有一大一小两个炕坑,家里人丁稀少,大灶两年前就不用了,也一直没生火。 ]3 `. u7 p* T. |' |/ f. y, S8 D
  
  野兔蹦蹦跳跳地溜到大灶坑里不肯出来,小宝气得心焦,也跳进去抓。野兔拐弯很快,小宝追着追着没刹住车,身体撞在废灶坑的砖壁上,那砖壁“哗啦”一声应声而塌,后面不是泥土,却露出一个黑黝黝的破洞。
  
  野兔慌不择路地跳进洞里,小宝蹲在洞口,缩头缩脑看了半天,没敢进去,想了想家里有手电筒,连忙爬上来,到屋里取了手电回头来照,见里面是个砖砌的窄道,小宝好奇心大起,也顾不上害怕,仗着身材瘦小,费力地爬进破洞里。
  
  丁寡妇锄地累得满头是汗,拿毛巾擦着额头,准备进屋做饭。发现没看到儿子小宝,找了几圈仍然没有。丁寡妇有点心焦,她听说最近村子里有人来拐孩子,不由得额头渗汗,又找了一大圈,最后在厨间的大灶坑里看到了那个砖洞。
  
  她心中一惊:这里什么时候有个破洞?下去到近前一看,洞口附近的砖颜色发青,和旁边的灶砖大不一样,拢着双手向里喊了几声“小宝”,却没人回应。丁寡妇心怦怦乱跳,知道小宝的失踪肯定和这个破洞有关,但洞口太小成年人进不去,慌了神的她赶忙跑出去找人帮忙。
  
  村路上冷冷清清,没什么人走动,左右邻居大门紧锁,人都去城里打工了。丁寡妇正着急时,看到村西的刘大脑袋嗑着瓜子,慢慢悠悠地向这边走来,连忙上前求助。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刘大脑袋是村里有名的老狐狸,快五十的年纪还是光棍,老婆带着孩子七八年前就跟一个四川人跑了,他倒也不着急。陕西是古都之地,有很多古墓遗迹,他凭着脑子有几分活络劲儿,经常在当地干一些倒卖古董文物的营生,日子过得也算滋润。远远看到丁寡妇神色慌张,还以为她又被后院那个老鳏夫给骚扰了,等听她讲清楚经过后才明白,顿时心里咯噔一声,左右看了看无人注意,就和丁寡妇一起来到她家后厨的那个大灶坑中。
  
  刘大脑袋也算半个文物专家了,他只用手摸了摸,就知道这破洞周围不是普通的砖,而是那种宋代之前才有的“青铁砖”,这种砖在烧制时掺入了一定分量的铁粉,比普通的砖更硬更沉。再用鼻子闻闻,洞里有股铁腥味,刘大脑袋欣喜若狂,他抑制住心中的狂喜,低声对丁寡妇说:“好像是古代打仗时挖的行军暗道,你先别声张,我去叫几个人来帮忙!记住,千万别声张,不然你家小宝就没命了!”
  
  丁寡妇吓得连连点头。刘大脑袋快步走出丁家,连忙飞奔到村南,把杜得财、杜得福哥俩叫出来,又去了孙全柱家。
  
  “全柱,快把你的那把古陶壶拿出来,快点!”刘大脑袋催促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孙全柱壮得像头牛,就是脑子慢,快三十了还没说上媳妇。这几年跟着刘大脑袋挖墓寻宝得了不少油水,在他心里,刘大脑袋就是红太阳。听他说要陶壶,连忙去里屋的樟木箱子里把东西取出来,递给刘大脑袋。
  
  “李哥,你咋这么急呀?”
  
  刘大脑袋捧着这把破旧的古陶壶,指着上面的花纹说:“得财,你看,我说这地图怎么看怎么像咱茂陵村呢,这个小红点的位置就是丁寡妇家!”
  
  杜得财哥俩是全兴平县最好的木匠,他接过陶壶一看,果然如此。“可那又咋样?”
  
  刘大脑袋把刚才的事简单说了一遍:“丁寡妇家灶坑里很可能就是个古墓,陶壶上刻着八只飞雀,很可能代表着八鸟阵,快带上破阵的工具跟我走!”
  
  得财哥俩和全柱也不犹豫,连忙带上平时干活的全套家什,用大旅行袋装好,背着来到丁寡妇家。丁寡妇早急得要死要活,刘大脑袋安慰道:“妹子别急,你把院门锁好,在这里守着,谁也别让进来。”
  
  丁寡妇哭着点点头,全柱用尖镐将洞口扩大,四人挨个钻了进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窄窄的砖道内空气稀薄,不到五米长就拐了弯,就见丁寡妇的儿子小宝蹲在地上,小孩子肺活量小,早已经昏了过去。全柱将小宝抱起来掐醒后送了出去,又安慰了一下丁寡妇,告诉她守好家,别让外人进,就算有人敲门也别开。丁寡妇见宝贝小子没事,乐得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于是连连点头。
  
  全柱转头再进来,四人又走了十余米,见尽头处被夯土堵实,地面上露出一个长方形石穴,向外呼呼直冒凉气。用手电筒一照,有石制的石阶通往下方深处。几人互相看了几眼,眼神中既有惊喜又有胆怯。刘大脑袋先开口:“谁先下去?”
  
  “还是老规矩,抓阄吧。”得财从口袋里掏出四颗小蜡丸,逐个打开让大家看,里面只有一个内壁被涂成红色。这人把四颗小蜡丸拢在手里用力晃了几晃,扔在地上,四人分别抓了一颗。
  
  “妈的,怎么又是我啊?”有人又惊又怒,还带着几分哭腔。
  
  其他三人全都低声窃笑,得财说:“全柱,你就是当先锋官的命,啥也别说了,快去吧?”
  
  全柱无奈,只好背起旅行袋,举着手电筒慢慢往石穴内走,后面三人紧跟着也下了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石穴大约有十五米长,两侧不足一米半宽,只能容一个人慢慢前进。刘大脑袋边走边低声嘱咐:“小心脚下,要是踩到活动的东西,千万别抬脚!”
  
  话刚说完,耳边传来“喀”的一声轻响,打头阵的全柱突然停下脚步:“不好,脚下的石板沉下去了!”
  
  “别抬脚!”后面的人立刻紧张起来,纷纷叫道,“全柱,别抬脚!”
  
  全柱浑身直哆嗦,石穴内寒冷无比,他额头却不停地渗出汗珠。“得财,快去搬镇脚石来!”走在最后的得财连忙返身跑出石穴,到丁寡妇家后院把“镇脚石”抬了进来。
  
  所谓的镇脚石,其实就是随便找了块大石头。石头传递到刘大脑袋手中,他蹲着把石头在全柱脚下的石板台阶上压稳,抬头说:“行了,抬脚吧!”
  
  全柱仍然吓得身子发抖,说什么也不敢把脚抬起来。得财骂道:“笨蛋,没事了,快抬脚吧!”全柱这才敢慢慢抬腿,台阶被石锁压得很稳,并没有复位的迹象。
  
  四人擦了擦汗,跨过石锁继续朝前走,尽头处是一堵石墙,墙面很是光滑,正中央有一条横向的细缝,墙面被凿成八角形图案的深槽,每个角镶着一颗锃亮的钢球,远远看去,有点像一张巨大的蛛网。
banbijiang.com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