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古玩市场下篇

  “让我想想……好像是这样……”唐寻捧起金盘,金盘很沉重,看来是真金不假。由十三个相扣的金环组成完整的圆盘,盘下有金托。唐寻努力回想古书上的记载,左手握紧盘身,看准方位,用力向左转了180度后,再右转90度,再左转90度。
  
  常天喜怕他弄坏,连忙阻止:“你要小心,这个……”
  
  喀!金盘中央的金轴忽然跳起,同时金环也和金托分离。唐寻把金盘倒立,见金环底部刻有无数半截的卦符。
  
  “常先生,您看,这才是金盘图案的关键!”唐寻指着卦符说,“这些卦符都是半截的,互相能组合出无数种卦义,同时相对应的正面地图也有无数种组合,但我对周易没研究,这个就只能你自己琢磨了。”
  
  常天喜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哪里知道这金盘内还藏有机关。“好好,我看看、我看看。”
  
  颤抖着接过金盘看了半天,心下盘算一番后,他放下金盘,笑着对田寻道:“我有件事想和唐先生商量一下,我有个考古界的老朋友,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他在西安也算是赫赫有名,就是西安大学的林之洋教授。”

内容来自半壁江

  
  唐寻连忙说:“当然听说过!林之洋教授是西安著名的文物专家,据说他家里的藏品非常丰富。”
  
  常天喜喝了口茶:“没错,我和他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不瞒你说,这只金盘也是他的藏品之一,林教授想知道这只金盘究竟有什么用途,或代表什么,想请唐兄弟参谋一下。这些日子我都在研究它,发现这些金环能拼成无数种图案,却不知道有什么寓意,很是头疼!
  
  常天喜上前紧紧握着唐寻的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哈哈哈!如果你有兴趣,两天后和我去一趟林之洋教授家里作作客,怎么样?”
  
  “真的?那太好了!”唐寻早听说林教授的大名,连忙满口答应,留了手机号码后和常天喜道别。
  
  隔天之后。上午八点多钟,唐寻跟着常天喜乘出租车从古玩市场出发,一直往西来到西新庄别墅区。在别墅区大门处,常天喜向保卫人员说明情况,保卫人员又通过无线门禁系统核实,这才将出租车放行。
  
  出租车一路行驶,小区里树木葱葱、花草茂盛,一排排欧式别墅掩映其中,房前屋后都有有草地和花园。出租车又开了七八百米,停在一座幽静的别墅门口,下车后唐寻看着这座豪华漂亮的别墅,心想这就是林教授的家?还真够奢侈。 copyright Banbijiang
  
  院子里的车库门敞开着,能看到里面停着辆红色保时捷跑车,一只德国约克犬正在狗舍里睡觉,见来了生人连忙立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唐寻看个没完。
  
  常天喜按门铃,女佣开门将两人迎进来。穿过玄厅来到客厅里,唐寻的眼睛就有些不够用,厅里都是上等的雕花红木家具,清中期样式的窗棂、屏风,博古架上摆满各种古玩,墙上有石涛的巨幅草书中堂,旁边还立着一座近两米高的珊瑚树。
  
  唐寻在博古架上流连观看,心里暗暗吃惊:这些古玩每件都值几十万,光是这博古架上的东西,加在一块少说也得上千万。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有女佣端上茶水,不多时屏风后面走出一个气质不凡的老者,这老者满面红光,一身潞州绸衫,气定神闲,还真有种闲云野鹤、隐世高人之感。
  
  老者笑着对常天喜:“老常,你很准时啊!”
  
  两人连忙站起,常天喜嘿嘿一笑:“可不是吗?多年不见,若不是再次合作,我还真没多少能踏上你这豪华别墅的机会。”
  
  林教授略带尴尬地笑了笑。常天喜马上又说:“向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对你说过的唐寻,前天我们才认识,却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呐!唐先生年轻有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内容来自半壁江
  
  唐寻向林教授鞠了个躬:“林教授你好,我叫唐寻,很高兴能认识您!”
  
  林教授略一点头,在花梨木的太师椅中坐下:“听常天喜说,唐先生对文物古玩颇有些造诣,不知道唐先生专门研究哪一类别?”
  
  唐寻连忙笑笑:“林教授过奖了,造诣二字是万万不敢当,我只是个小辈,也谈不上什么研究,无非是对汉唐玉器和古代建筑机关消息有些兴趣,在林教授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他这几句话说得很是谦卑,林教授暗自点头,心想这年轻人倒还谦虚。他喝了口茶:“听说唐先生祖上在内务府里当过差?”
  
  唐寻笑了笑:“我的曾太爷爷前清时在内务府养心殿造办处任个小职。”
  
  林教授眉毛一扬:“哦?养心殿造办处可是出珍品的地方!你的先人没传下来什么东西?”
  
  常天喜说:“传下来的东西在文革时候都给砸坏了。”
  
  林教授哦了声:“那太可惜了。”
  
  常天喜说:“咱们还是谈正事吧,唐先生对古代工匠机关构造非常在行,今天我特地来给你引见一下。”

半壁江图书频道


  
  林教授面沉似水,并没说什么,而是指着旁边博古架上的一件瓷瓶说:“唐小兄弟,如果不拿在手里仔细看,你能否鉴定出这个清中期的瓷瓶是真品还是赝品?”
  
  这话让常天喜也愣在当场,古玩鉴定是个吃功夫的话,不让人仔细看就去猜,也太难为人了吧?
  
  唐寻却笑道:“让林教授见笑了,我的古玩鉴定水平很一般,但我敢肯定,这个瓷瓶是真品无疑。”
  
  常天喜沉不住气了:“唐兄弟,你想好了再说,别急。”
  
  林教授面沉似水:“有什么依据吗?你只用了不到三秒钟就回答。”
  
  唐寻说:“很简单,就算林教授您这样的大行家打了眼,收了个假瓷瓶,也绝不会将它放在博古架这么显眼的地方,早就扔到垃圾堆里了!”
  
  常天喜和林教授对视一眼,林教授忽然哈哈大笑,拍着常天喜的肩膀说:“老常,这回你服了吧?什么叫后生可畏!”三人相视而笑。
  
  林教授拿起紫砂壶给三人分别续了茶水,从茶几上拿起一件东西说:“不知道唐先生认识这个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唐寻接过一看,见是个铜制的五棱柱体,大概有巴掌长,柱体分为五节,每节都能转动,五棱节的每面都刻着一种符号,有波浪线、闪电和类似火焰的简单图案。
  
  “哦,这是五行密信。”唐寻说道。
  
  林教授眼睛一亮,显然有些意外,但仍然没说话。常天喜忍不住问:‘“什么叫五行密信?”
  
   唐寻说:“是古人用来装机密物件的装置,上面刻有代表‘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图案,中央有一个空心铜轴,里面可以装密信之类的东西。先把铜轴给抽出来,将 五个铜节的主面拼成某种顺序,再把铜轴塞回去,装置就锁上了,最后把铜节次序打乱。除非按照开始设定的顺序拼上,否则就抽不出铜轴,共有三千多种组合。其 实说白了,就是现在皮箱上的密码锁。”
  
  常天喜眼睛看着林教授,见他微笑着点头,不禁赞叹道:“唐兄弟还真是见多识广,佩服!”又转头对林教授说,“怎么样?像唐兄弟这样喜欢研究古玩和机关建筑的年轻人可不多。”
  
  林教授颌首道:“说得对。正巧我最近要搞一个关于太平天国的考古课题,已经委托常天喜物色到几个考古人员,组成了一支民间考古队,想专程去湖州毗山进行一番实地考察。不知唐先生是否有兴趣参加一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唐寻高兴异常,差点跳起来:“太好了!我还从来没有参加过正式的考古队,这次也算是开开眼界、长点见识。我马上给杂志社打电话,再多请半个月假,应该够用了吧?”
  
  “够用了,还有几天时间,这几天你可以到西安市图书馆去逛逛,读一读和太平天国相关的资料,我这里也有很多,也许会对你们的考察有所帮助。”林教授道。
  
  唐寻连连点头。这时,从客厅内侧楼梯走下一个年轻女孩,这女孩头发蓬乱、睡眼惺松,穿着低胸的吊带真丝睡裙,露出白嫩的大腿,身上肌肤胜雪,曲线窈窕。看到客厅里的常天喜和唐寻,边伸懒腰边说:“这么早就有人来,真是的,啊……呵……”
  
  常天喜连忙打招呼道:“是小蕾吧?好多年没见,都长成大姑娘啦!”
  
  这女孩正是林教授的女儿林小蕾。林教授招手说:“小蕾,这是你常叔叔,都十几年没见了,快打个招呼。”
  
  林小蕾勉强给常天喜挤出一丝笑脸。林教授看着女儿那件睡裙,皱眉道:“快上去换件衣服,像什么样子!”
  
  林小蕾看了看唐寻,见他衣着普通,长相一般,连第二眼都没看,就转身上楼去了。

banbijiang.com


  
  常天喜嘿嘿笑道:“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林教授摇头道:“唉,这个女儿太让我头疼了!自从他妈死后就没听过我的话,让她往东偏往西,一点办法也没有!”
  
  常天喜笑了:“老丫头都这样。对了,考古队什么时候出发合适?”
  
  林教授说:“装备和人员都齐了吗?如果齐了,随时都可以。”
  
  “装备很快就齐了,五天之后可以出发。”常天喜回答。林教授点点头,三人又聊了一会儿,见林小蕾穿着漂亮的连身短裙,拎着LV皮包从楼上走下来。林教授问:“你又要去哪里?还没吃早饭呢!”
  
  林小蕾连头也没回:“不吃了,去朋友家玩。”
  
  常天喜站起来道:“我们也要回去了,三之天后我就安排唐寻同行。”林教授点点头,起身送到门口。
  
  唐寻和常天喜往外走,林小蕾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前面,边走边往包里塞手机和钥匙,忽然一串钥匙掉在草地上,可她并没看见,直向那辆红色保时捷走去,唐寻连忙捡起钥匙叫道:“等一下,钥匙掉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林小蕾连忙站住,低头看包里果然没了钥匙,冲唐寻说:“快拿来给我!”唐寻把钥匙交给她,常天喜在后面看得清楚,暗想:这孩子果然让林之洋娇惯得够可以,连“谢谢”也不会说。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