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富二代小姐上篇

  她用钥匙上的遥控器点着保时捷的引擎,刚拉开车门,忽然回头向唐寻伸出双手,笑嘻嘻地说:“宝贝快过来,我带你去玩!”
  
  唐寻顿时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林小蕾有点不耐烦:“快点啊,再不听话我可打你了!”
  
  唐寻更是一头雾水,红头赤脸地僵在当场。
  
  这时林教授在院子里问:“你又要带狗去哪里玩?”
  
  林小蕾气急败坏地说:“这讨厌家伙从来不听我唤,昨天还差点咬了我,干脆明天给二哥送回去算了,一点也不好玩!”
  
  唐寻回头一看,却见身后有条约克犬正站在犬舍旁边警惕地看着林小蕾,心里才知道原来她是在叫这条狗,不禁尴尬至极。
  
  林教授笑了:“这狗是你二哥养了好几年的,哪能马上就听你的话?”
  
  唐寻见那条狗无动于衷,于是他走过去蹲下,右手假装握物对狗说:“听话,听话就给你好吃的。”
  
  约克犬见这人和善可亲,警惕性消除了一半,慢慢把头低在草地上看着他。林小蕾大为惊奇:“咦,宝贝认识你吗?它怎么会听你的话?”

半壁江图书频道

  
  唐寻回头说:“约克犬生性忠诚警惕,不能对它太强硬,得慢慢哄才行。再有,它脖子下面的颈毛很敏感,你平时多挠挠就能讨好它。”说完,唐寻慢慢伸手去给狗抓痒,约克犬闭着眼睛似乎很享受,尾巴也不停地摇来摇去。唐寻站起来后退:“宝贝过来,到这儿来!”说也奇怪,约克犬慢慢跟着他走。
  
  林小蕾高兴极了:“快带它到我车里来!”
  
  唐寻引着约克犬到车门附近,但它并不上车,林小蕾焦急地说:“快到车里坐着,它不肯进来!”
  
  唐寻无奈只得拉开右侧车门进来坐下,将约克犬引进来,抱它在座椅上后自己又下了车。林小蕾刚进来关好车门,那狗又隔着车门朝唐寻连吠,林小蕾骂道:“别叫了,再叫打扁你!”越骂狗越叫得响。
  
  林小蕾无奈,从车窗探出头来:“喂,你还是上车吧,它不肯跟我!”
  
  唐寻心想:我真是没事找事,变成给你驯狗的了,却又不好意思推辞,只好又进到车里。那狗连忙跳到唐寻腿上,摇尾巴舔脸十分亲热。
  
  汽车驶远后,林教授来到常天喜身边,说:“现在你知道这孩子的脾气了吧?简直就是个公主,谁也管不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常天喜嘿嘿一笑:“看来平时也够你受的。我自己先回去了,五天后我会联络唐寻,和老程他们一起出发去湖州。”
  
  林教授点点头,眼中露出渴望之光:“那本在河南看到的古书,就是解开金盘秘密的关键,要是我能遇到那本书就好了!”
  
  常天喜问道:“那金盘的机关不是已经被唐寻解开了吗?湖州毗山到底和金盘有什么关系?”
  
  “现在只是将金环和金托分离开来,而图案的组合方式,他并没有说,我相信古书上肯定有更详细的记载,可惜看不到那本书。至于金盘的密,暂时不能告诉你,如果事情真的成了,你和我都会有做梦都想不到的天大好处。”林教授微笑着回答。
  
  常天喜兴奋得说话声音发颤:“太、太好了!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如果不是唐寻到西安出差,估计我们几年也遇不到能解开金盘机关的人!”
  
  林教授若有所思地说:“没错,所以我觉得,是上天要我林之洋得此机缘,这就是天意,天意……”
  
  汽车一路疾驰。唐寻坐在车里,看到保时捷车的豪华内饰,感到浑身不自在,他还从来没坐过这么高级的汽车,以前最多也就是个奥迪A6级别的。他面有难色地说:“林小姐,我有事在身,要去一趟图书馆查资料,你还是让我下去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林小蕾不以为然:“等到了我朋友家,你再自己回去嘛!”这女孩十分自我,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是她跟班,唐寻极讨厌这种富家小姐,但看在林教授面子上又不好翻脸,只好忍着。
  
  林小蕾又问:“你来我家有什么事呀?”
  
  唐寻说:“我受你父亲林教授和常先生的委托,五天之后要去湖州进行一个考古考察项目。”林小蕾哦了声,显然对考古无甚兴趣。
  
  她的保时捷车速很快,又把音响拧到最大声音,还随着节奏不住地摇头扭腰,狂野的音乐震得唐寻心脏难受,那约克犬也烦躁地狂叫,当然都被音乐声淹没。
  
  轿车开到一处豪华别墅区,这里也是绿树成荫,漂亮的花园别墅坐落其间。车停在一座别墅门口,可算熬到了头。林小蕾停车后自顾下车走进院内,唐寻抱着狗几乎是驾着云从车里出来。
  
  林小蕾不住地催促:“快点呀,比蜗牛还慢!”唐寻气得要死,心想你还真把我当家丁了。
  
  这别墅院子很大,草地上停着五、六辆高级敞蓬轿车,林小蕾径自进到别墅,左穿右穿走进后院,后院的草坪更大,几乎像个足球场,草地上有两张桌子,几个衣着时尚的男女都坐着喝酒聊天。一见林小蕾进来,有个身材高大的帅哥连忙打招呼:“我的大美女,你可算来了,怎么样,那宝贝听你的话了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林小蕾得意洋洋:“当然,你看我都把它带来了。”
  
  唐寻把狗放在地上,那几个男女看了看唐寻,见他衣着普通,还以为是她家新雇的园丁,一个长得流里流气、脸上有条刀疤的人笑着说:“小蕾,你说的是它,还是他啊?”说完用下巴指了指唐寻,几个人都哄堂大笑。
  
  唐寻气得狠狠瞪了那人一眼,那人立刻收起笑容,脸上露出阴狠神色:“你他妈看什么?再看我挖出你眼珠子!”
  
  唐寻怒道:“你说谁?”
  
  林小蕾连忙说:“哎呀你们别闹了,拿人家开什么玩笑?”
  
  一个化着烟熏妆、穿着极低胸上衣的女孩笑着问:“小蕾,这人是谁呀?真有意思。”
  
  林小蕾说:“他啊,我也不认识。”
  
  大家都感奇怪,这女孩问:“你也不认识?那怎么带他来的?难道是路边要饭的吗?哈哈!”
  
  唐寻实在受不了这种奚落,转身就走。林小蕾连忙拉住他:“哎,你先别走啊,让他们看看你是怎么驯狗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唐寻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来给你驯狗的!”说完就向大门走去。那刀疤脸猛地抄起桌上的酒瓶向唐寻扔去,旁边那女孩一声惊叫,唐寻下意识回头去看,“啊”的忙抬手挡,酒瓶砸在他右臂上摔得粉碎,鲜血流出。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