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慈云寺后殿下篇

  唐寻问:“那你现在怎么不挖了?”
  
  司机正色道:“不能再挖,再挖就得把命搭进去了!”
  
  程哥奇怪地问:“为什么?”
  
  司机说:“有的山坡给挖的石头都松了,经常塌方,这半年多因为塌方就砸死了十几个人,我现在是不弄了,反正俺也够本儿啦,让他们瞎挖去吧!”
  
  程哥点点头:“是挺危险的。干什么生意都不能赶尾巴,等所有人都干上了,你就得撤出来,这才是聪明人。”
  
  胖子看了看程哥,又问司机:“哥们,那你们朝阳现在挖古墓的多不?”
  
   司机最怕的,就是开车时没人说话,尤其是跑长途,一聊起天来就觉得时间过得快多了,此刻他谈兴正浓,一提古墓更来了劲:“多,太多了!现在挖古墓就和前 几年挖化石一样,都发了疯似的瞄上了古墓。听那些专家说,朝阳北票那地方在几百年前是什么辽国的地盘,辽墓特别多,尤其古墓坡那一带全是古墓。这半年经常 听说谁家挖菜窖结果刨出个大官的墓来,你说多不多?可话又说回来,挖墓可比挖化石费劲,你得学会看地形,得会挖坑,还不能让政府发现。挖出来的东西咱们以 为不值钱,可收文物的贩子却能给个好价钱;咱们看着像个好东西,结果人家才给几十块钱。不过总体来说,文物这东西还是比化石好卖,这不,昨天晚上我给老家 的媳妇打电话,她说上礼拜咱家前屋的李大头挖开了一个辽国啥贵族的大墓,弄出不少文物,有个文物贩子出六万多块钱,把那些东西都收走了。这下李大头可威风 了,你看把他给得瑟的,在镇上买了个新手机,那铃声比电喇叭还响,成天拿在手里聊个没完,也不知道打给谁!”


  
  大家都笑了。唐寻又问:“老板,政府对这事管得严不严?”
  
  司机嘿嘿笑了:“这事咋说呢?政府毕竟是政府,你总不能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就挖墓吧?不过话说白了,政府要是真管,那化石山还能让人挖空吗?你搞得隐蔽些,没事儿!”
  
  程哥“哦”了一声,大伙也都不再言语。司机谈兴正浓,见几人忽然把话匣子关闭,一时还有点不适应,侧头笑嘻嘻地问:“大兄弟,你们几个去湖州干啥啊?听人说头几年那里也挖出过什么值钱的古墓,难道你们几个也是去挖墓的?”
  
  程哥脸上变色,瞬间又恢复了,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没听见,唐寻说:“我们是去考……”胖子伸手一摆,唐寻把后半句硬咽回去了,也跟着装睡。
  
  司机回头一瞅,沮丧地转回去继续开车,嘴里嘟哝着:“这帮人可真怪,说睡就全都睡着了,吃瞌睡虫了吗?”随后又自言自语地道,“快到了,出了塘栖镇就到了……巧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我和柱儿不认识,我怎能嫁他呀……”司机无聊地哼起了评戏。
  
  两个小时后,面包车在路旁停了下来,程哥说:“怎么,到地方了?”
  
  司机憨笑着说:“没错,这里是八里店镇,再往东就是毗山村,毗山就在那村儿里头。”
  
  程哥看了看窗外,道两旁有几家旅馆和饭店,他递给司机一百块钱,回头说:“老梁,把东子他们叫起来,到地方了。”
  
  五人各拎包裹下了来,这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天近黄昏,道两旁的旅馆、饭店和发廊都点着灯,生意倒也兴隆。胖子擦着头上的汗说:“这才是五月初,怎么就这么热?可要了亲命了!”
  
  秃头说:“你太胖了,所以才觉得热,我咋就不热呢?”
  
  几人进了一家不大的小旅馆,登记了一个有六张单人床的大间,旅馆老板娘是个三十几岁的少妇,长得颇有姿色,东子不怀好意地盯着她看了半天,看得那老板娘浑身不自在,好像自己没穿衣服似的。
  
  这旅馆空间不大,上下楼的人经过一楼登记口时都得侧身而过,程哥在填登记簿时,从楼上下来两个人,共同拎着一个大包急匆匆地往外走,在楼梯转弯处刮了一下东子手里的背包,撞得东子身子一歪,他立刻不高兴了,说:“我说哥们,走路不会看着点吗?赶着投胎是怎么着?”
  
  这两人中等身材,看长相应该是兄弟俩,听了东子拐弯抹角地骂他们去赶死,二人阴沉着脸却都没说话。
  
  程哥年纪较大有经验,知道在外地人生地不熟,还是少惹事为好,于是连忙上前对这兄弟俩说:“二位二位!别在意,出门在外谁没有个磕磕碰碰的?我这位兄弟心直口急,你们多担待点。”
  
  两人听了软乎话,脸上神色显然缓和了许多,也没说什么,拎着包袱径直出了旅馆大门。
  
  五个人登完记,一起往三楼走,胖子说:“刚才那兄弟俩神色不定,看上去怎么不像正路人呢?”
  
  秃子也说:“可不是吗?一打眼就知道底儿潮。”
  
  程哥说:“不管他们底儿潮不潮,咱们来这不是惹事的,以后像这种情况大伙最好少说几句。”这句话明显在说东子,东子把嘴一歪,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要是搁在四九城里头,敢撞我的人早被我给花了,操他大爷的。”
  
  秃头白了东子一眼:“这是浙江,不是你们北京,你先忍忍吧!”
  
  程哥拿钥匙开门,五人进屋后先将五个包裹放在床下,各用热水洗了脸和脚后,全都躺下休息。胖子伸个懒腰说:“哎呀我的妈,好吃不如饺子、舒坦不如倒着,还是这床舒服!现在你给我个县长我都不当,就看着床亲!”

  
  秃头也说:“可不是吗?从西安坐火车到合肥,到了合肥再坐汽车到南京,从南京再坐面包车到这儿,这几天他妈的净坐车了!可累死我了。”
  
  程哥说:“这里人多耳杂,大家说话的时候别暴露自己的身份,明白了吗?”
  
  秃头喝了口热水,说:“我说程哥,你也太谨慎了,这地方这么荒凉,根本没人认识咱们,用得着顾前顾后的吗?”
  
  程哥把脸一沉:“还是小心点好。”
  
  秃头一翻身,说:“得,那我睡觉行了吧?谁也不惹。还是自己做梦娶个媳妇吧!”
  
  胖子讥笑他:“就你那揍性,做梦最多也就是娶个老尼姑!”
  
  秃头回骂道:“你揍性好?那你老婆怎么跟别人跑了?”这句话显然点中了胖子的死穴,他立刻不吭声了。
  
  唐寻笑了:“李哥,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嘛。”
  
  秃头哼哼几声:“你不懂,对付梁胖子这种人,就得揭他的老底。”胖子侧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鄙视。
  

  东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说:“这硬板床,快赶上前门楼子的青石板了!有个黄豆都能把腰眼儿给硌疼。”
  
  程哥躺在床上看了看他,笑着说:“东子,你是享受惯了吧?这地方有热水、有电视、还有床睡,已然很不错了。”
  
  秃头也说:“可不是吗?之前我听说要到湖州毗山去,我还以为是山区,这不,我连睡袋都准备好了,还指望着在山上打俩野兔烤着吃呢!”
  
  胖子闭着眼睛说:“野兔你是打不着了,不过既然是山就肯定有石头,你不如抠点石头出来,磨成石球在手里揉着玩。”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