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报本堂上篇

  大家休息了一会儿,就下楼去对面找了一家小饭馆,要了个包间吃饭。这包间十分安静,此时正是饭点儿,可在这包间里却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而且包间还挨着路旁,五人边吃饭边透过窗子,看对面发廊里几个穿超短裙的洗头妹正在路边嗑瓜子,胖子、秃头和东子三人开始饶有兴趣地评论哪个洗头妹漂亮,哪个身材好。
  
  唐寻给程哥倒了杯酒,说:“程哥,林教授为什么选择研究太平天国这个课题?”
  
  两人碰了杯,程哥说:“你不知道,他对中国历史也非常有研究。去年他的一个同事在国际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说是太平天国的宝藏和洪秀全的陵墓都在南京天王府内的金龙殿,后来那篇论文还获了奖。而林教授却一直认为应该是在湖州,可苦于年老体弱,不能亲自来湖州进行考察,十分遗憾,于是他就拿出资金,托我组建这个民间考察队,来湖州考察一番。”
  
  唐寻“哦”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为了参加这次考古之行,这五天我特地跑到图书馆看了几天书,读了些太平天国历史文献。史书上说,太平军的首领洪秀全占了南京之后,建了一个号称‘小天堂’的天王府,据说相当豪华,金龙殿是天王府的核心建筑,地下有藏宝库,搜刮来的金银财宝都藏在那里。”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程哥说:“你说的没错,后来史书上说,曾国藩的湘军破了南京城,挖出洪秀全遗体,他弟弟曾国荃还找到了大批珍宝,最后又一把大火烧了天王府以掩人耳目,然后偷运回曾家老家湖南。”
  
  唐寻说:“我猜也是这么回事。据说洪秀全称王之后,在天王府深居简出,十年都不出府门,如果他不是很怕死的人,那就只能说天王府里有宝,怕被人发现。而且有史书记载,有人在曾国荃家里见到过一件翡翠西瓜,瓜皮是绿的,瓜身裂开了一道缝,里面是天然形成的红色瓜瓤和黑色的瓜籽,真是件稀世宝物,而这东西原先是洪秀全的,既然能落到曾国荃手中,就说明湘军还是在南京找到了财宝。”
  
  程哥点点头:“有道理,但我们既然受林教授的委托,那就来湖州四处查查。当然他不是为了找什么财宝,而是想寻找洪秀全的陵墓所在地。林教授还特别说,湖州是太平军攻克的最后一座城池,作为太平军的大后方,很有将珍宝藏在湖州的可能,尤其他提到了毗山这个地方。想那毗山三面环水,难攻易守,如果想退的话,从太湖很快就能撤走。而且太湖守将、被封为堵王的黄文金曾在太平天国末期,奉命把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接到了湖州,这也许又是一个佐证。”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唐寻说:“可是,光凭这些推理恐怕不足以成为证据,就没有一些详细的、或是具体的什么东西?”
  
  程哥摇摇头说:“现在还没找到。不过林教授说过,关于洪秀全藏宝的有关细节曾经编成了四句诗,由当时督建洪秀全陵墓的太平军堵王黄文金掌握,并一代一代传给最信得过的人,当时埋藏这些宝藏的用意有两点,一是建成地下的‘小天堂’为洪秀全陪葬;二是防止清朝政府得到,日后太平天国如果有复国的那一天,这些宝藏就可以充作军资,以便复国之用。不过一百多年过去,太平天国复国是不太可能了,可这些宝藏却还一直埋藏在地下,那四句诗也没有任何人知晓其内容。在湖州当地有不少关于太平天国藏金的传说,但大多不足为信,看来我们这次寻宝之行,也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唐寻说:“那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程哥说:“听说那毗山风景不错,山上有旷远亭、毗山园、和章亭等建筑,山顶还有一座寺庙,我准备今晚就上山,先查看一下地形再说。”
  
  吃过饭后,几人回到旅馆内待了一会儿,八点钟时,程哥让其他三人留下休息,他和胖子出来叫了辆出租车,一路向毗山驶去。

半壁江中文网


  
  湖州在杭州北部、太湖之边,素有“丝绸之府、鱼米之乡、文物之邦”的称号,文房四宝里头,湖州笔、徽州墨、宣州纸、端州砚之首的“湖笔”就产自这里。湖州山水清远、景色秀美,兼又物产丰富、气候宜人,元朝诗人戴表元曾有“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的诗句,是典型的江南秀美城市之一。这八里店镇属于湖州市郊,景色略为荒凉,此时已是晚上九点,从车窗向外看去,黄昏斜阳之中,路边只有几座两三层的独楼民居,和稀稀拉拉的耕地。
  
  在车上,胖子问:“程哥,那个姓唐的小子可靠吗,常天喜为什么极力推荐让他入伙?就咱们四个干多好?非要弄个外人来,碍手碍脚的。”
  
  程哥说:“这小子头脑周全,精通古玩鉴定,人也还算机灵,对我们会有很大的帮助,遇有危险的地方可以让他打头阵。而且如果这趟活没成,我们还可以把过错都推到他头上,只要不让他单独行动,就不怕他坏我们的事,我们只管拿酬金就是了。”
  
  胖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我已经嘱咐胖子和东子暗中盯着他,绝不让他单独行动,嘿嘿!”
  
  过了一会儿,胖子问那出租车司机:“大姐,那毗山离这里有多远?风景怎么样啊?” 半壁江图书频道
  
  司机是位四十几岁的大姐,人长得白白静静,颇带几分江南女子的气质,人也很健谈:“你是问毗山介?可是好地方哉!风景可好格,山上有旷远亭、毗山漾,还有慈云寺。哦对喽,你们去毗山做啥事体?”
  
  胖子和程哥勉强听懂了她的苏州普通话,程哥说:“我们去山上的慈云寺逛逛。”
  
  “慈云寺?那里有啥好玩格的?可千万别去哉!”司机大姐很吃惊。
  
  程哥忙问:“为什么?”
  
  大姐似乎有点害怕:“那寺里失踪过好些个人,连尸首都没得找到,你们还是不要去哉。”
  
  胖子被她的话吓得不轻,说:“真……真的啊?怎么死的?”
  
  大姐一脸严肃地说:“不晓得咧!那庙里原来香火蛮好的,可有个老和尚很烦人,又丑又古怪,从来不让人进后殿去玩。后来听说有几个作啥子考察的人,糊里糊涂地在寺里就失踪了,公安也没查出啥子事体来,就没几人敢去哉,以后香火就差多了。”
  
  程哥和胖子对视一眼,大姐又心有余悸地说:“还好你们今天勿用去喽,慈云寺六点就关门了哉,进勿去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程哥说:“没事的大姐,那我们就顺便去山上四处看看吧,反正也出来了。”
  
  大姐不再劝阻,只管开自己的车,嘴里自言自语:“哪里不好耍,偏要去慈云寺。”
  
  没过一会儿车就停下了。两人下车就傻了眼,四处都是荒草,旁边只有一个高不足百米的小山,山上依稀还有一些建筑。胖子说:“这山在哪儿呢?不是让那娘们儿给骗了吧?”
  
  司机大姐指着那小山:“那不就是毗山了?山顶上那寺叫慈云寺,错不了。”
  
  出租车开走了,胖子说:“程哥,我还以为这毗山不定多大呢,搞了半天才这么高?我看比电线杆子高不了多少!”
  
  程哥也说:“我也没想到,先看看地图吧。”说完掏出一张纸,仔细看后说:“就是这,上头给的地图标注的地方,就是这座山。”胖子和程哥看四下无人,就往山上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