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报本堂下篇

  
  山脚下有个小亭子,宽大的石阶一直通上山。此时已是九点多钟,天色黑沉,山上一片寂静,只有夜猫子偶尔叫几声,倒也有点瘆人。两人没用五分钟就到了山顶,只见有一座寺庙,依稀可见山门匾额写着“慈云寺”三个字,庙门紧闭。
  
  胖子说:“程哥,大门锁着进不去。”
  
  程哥说:“这寺庙阴森古怪,肯定有什么猫腻,绕到后面瞧瞧。”
  
  两人绕到庙后,见后殿的门也是紧紧关着。胖子有点心虚:“程哥,咱们深更半夜的围着和尚庙转,不……不大合适吧?”
  
  程哥也说:“先回去,明天上午再来探个究竟。”
  
   两人刚要走,忽听从寺庙里传来一声沉重的响声,似乎有人在搬大石头。胖子吓得一缩头,寺内又没声了。程哥蹲在墙根底下,示意胖子踩自己肩膀看看里面,胖 子踩上程哥肩膀,双手扒着墙头往里一看,只见两个黑影抬着什么东西在院当中晃来晃去,过了一会儿又听“咕咚”一声响,然后两黑影独自离开,抬着的东西却没 有了,随后院里再没动静。
  
  胖子跳下来,把院里的情况告诉程哥,程哥想了想,说:“翻进去看看!”


  
  胖子胆怯地说:“真进去啊?”
  
  程哥骂道:“废话!”说完掏出一只粉笔,在后殿墙根下画了一个小小的箭头,然后胖子踩着程哥肩膀,扒墙头骑上去,再将程哥拉上来,两人跳到院内。
  
  院内漆黑一片,前中后三殿和两边的厢房都没有灯光,似乎所有的人全睡下了。院中除了一个巨大的六角型石砌香炉,再无他物。在中殿和后殿之间有一堵高墙拦着,墙上角门紧锁。
  
  胖子小声说:“刚才我看俩人影就在那石头香炉附近转了一会儿,就走了。”程哥来到香炉旁,这香炉分上盖和下面的底座两部分,中空用来放香火和黄纸,他拍了拍香炉的上盖,估计至少也得二百来斤沉,想抬下来必然会弄出响动,不太可行。
  
  胖子说:“刚才那司机大姐说,这寺的后殿从不开放,估计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程哥点点头,两人来到后殿的角门前。
  
  程哥悄声说:“你把角门的锁弄开,我来望风。”
  
  胖子掏出一串万能钥匙,开始撬锁。他似乎很精此道,不大一会儿,就听喀的一声轻响,锁被打开了,胖子伸手去拉角门,这门轴也不知道多久没上油了,“吱扭扭”声顿时传出,程哥连忙握住他手腕,看看四周并无动静,两人这才进入后院。


  
   后院里荒草足有半人多高,显然很久没人进了,里面有一座大殿,门楣上悬着一块匾,上写“圆通殿”三字,殿门也是紧锁。胖子又轻松地打开锁,慢慢将殿门开 了个小缝,两人先后钻了进去。殿里黑沉沉、空荡荡的,还有一股子霉气味,只依稀看见正中供着一尊大像,也看不清是哪路神仙,左右除了两个小香炉、四个紧锁 的大柜子之外,殿里再没什么引人注意的东西。两人打着手电筒四处转了转,胖子小声对程哥说:“什么都没有,咱们回去吧。”
  
  程哥低声说:“你去看看那四个柜子里都有什么,我去雕像后面看看。”
  
  两人分头行动,这尊雕像十分高大,可怎么看也不像是佛,倒像是个凡人,正看着,胖子一声低呼:“快来看!”
  
  程哥忙跑过去,只见一只大柜子门被撬开,里面居然还有一扇上了锁的石门,程哥连忙说:“快打开锁!”胖子也兴奋了,亮万能钥匙就去撬锁。
  
  很快锁被打开,推开石门,里面却是一间祠堂,程哥用手电筒四下一晃,里面破旧不堪,满眼都是灰尘,墙角的灰网都快垂到地上了。高处挂着一块匾,上写“报本堂”三字,地上有个神案,上面摆了一排神牌,正中间的主神牌写着“太平天国神武护本堵王黄文金之灵位”。


  
  胖子说:“这祠堂怎么神神秘秘的,大门还藏在柜子里?”
  
  程哥说:“好事不背人,肯定有古怪就是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殿内响起:“你们在找什么?”这声音嘶哑难听之极,好像从地底下传出来似的,在寂静的殿内,着实吓了两人一跳。胖子胆很小,手一哆嗦,连钥匙都掉了。
  
  程哥迅速回头看去,只见殿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人。他定定神,说:“我们是来……我们是找一个朋友,他在这附近失踪了。”
  
  那人说:“我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请你们走吧。”声音十分缓和,好像并不怎么生气。
  
  胖子忙小声对程哥说:“咱们快离开这儿吧。”
  
  程哥说:“好我们这就走。”
  
  那人慢慢闪到一边,两人连忙往外走,出殿门时老程看了一眼那人,见是一个苍老的和尚,满脸皱纹,长得十分丑陋,浑浊的眼睛里透着阴鸷之色。老和尚用低沉的嗓音慢慢地问:“两位从哪里来?”
  
  程哥想了想,答道:“哦,我们从杭——”话没说完,忽听脑后一阵风声,刚要回头看,“砰”地被人击中后脑,就觉眼前一黑,顿时栽倒。胖子伸手要去掏武器,还是慢了一步,也被打昏在地。两个强壮的和尚从阴影里走出,
  
  老和尚慢慢对他们说:“又来两个,依法炮制。”说完离开后殿走了。
  
  两个和尚分别拖着程哥和胖子来到院中央的石砌香炉旁放下,一起抱住香炉上盖费力抬下,“咣”地一声落地,香炉底座中间露出一个黑黝黝的大洞,两和尚再把两人扔进大洞里,将盖子放上,拍拍手走了,庙里又恢复了寂静。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