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老和尚上篇

  八里店镇旅馆里,三人边看电视边打扑克。
  
  秃头说:“现在这电视台也太过分了,天天一大堆广告,什么时候打开电视什么时候有,在饭口上也播什么卫生巾、治性病的广告,你说恶不恶心人?”
  
  东子说:“你不会不看电视吗?我都好几年没看电视了,想看就看影碟,要不就上网泡几个妞,破电视节目有什么看头?”
  
  唐寻边抓牌边说:“这电视广告不但多,而且还越来越没劲,自相矛盾的太多了。”
  
  秃头说:“还有自相矛盾的?你说说看?”
  
  唐寻说:“别的不说,就说现在中国最著名的洗化用品生产商宝洁公司,他们的奥妙洗衣粉广告,一般都是每出一种换代型号时,就弄两个脸盆,一个盆上写着‘旧奥妙洗衣粉’,另一个盆上则写着‘全新配方奥妙’,同时放入两件脏衣服,过一会儿再拿出来,旧奥妙洗衣粉的盆里,衣服明显的没洗干净,而全新配方那盆里洗出的衣服就跟新的似的。”
  
  秃头说:“对啊,这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了?”
  
  唐寻接着说:“可过几个月后,奥妙又出了超级新的型号,广告形式则一点没变,还是弄俩脸盆,一个盆里是超级新的洗衣粉,另一盆里是旧型号的,而这个旧型号的洗衣粉,其实就是上一代广告里说的那个‘全新配方奥妙’,可在这个广告里,昔日那‘全新配方奥妙’洗出来的衣服却一点也不干净了。你们说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两人一听,还真觉得唐寻说的有道理,这种广告的确有自己伸手抽自己嘴巴的嫌疑,秃头说:“可人家宝洁公司的产品还是一样大卖特卖,十分畅销,你有啥办法?”
  
  东子叼着烟说:“这就叫愿打愿挨,那些个家庭主妇可不管你是不是自己抽自己嘴巴,人家就看广告效应,你没见那些逛超市的家庭主妇们都大包小包的往家搬宝洁公司的产品,就跟免费赠送的似的?”
  
  又玩了一会儿扑克,秃头看了看手表,忧心忡忡地说:“我说东子啊,这都十二点多了,程哥和秃头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
  
  东子此时正抓到一副好牌,他嘴边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没事,程哥又不是三岁小孩,能出什么事?我说你快出牌成不成?这把我吃定你俩了!”
  
  秃头说:“我还是给胖子打个电话问问。”
  
  拨完电话一听,却没有信号,再打程哥手机也一样。秃头说:“这可怪了,难道他们在地下室,不然怎么没信号?”
  
  唐寻边出牌边笑着:“不会是他们找到天国的宝藏,正挖着呢吧?”


  
  东子来了脾气:“那程哥可太不地道,合着把我们当明灯了?”
  
  秃头瞪了唐寻一眼:“你别听他胡说,程哥不是那种人。”东子哼了声不再说话。又玩了一会儿,三人都有点困,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次日一早,秃头焦急地把二人推醒,说:“程哥和胖子还没回来,这可怎么办?打他们的手机还是没有信号。”
  
  两人也都心里没底了,唐寻说:“咱们三个快去毗山一趟,看看再说。”
  
  三人收拾一番,坐出租车往毗山而去。在车上,唐寻掏出一部搭载有最新安卓系统的HTC手机,打开导航软件搜索“慈云寺”这个地点,发现距离约有十公里远。三人向司机打听毗山和慈云寺的情况,这司机也说慈云寺古里古怪,还经常有人在内失踪。东子说:“妈的,肯定是在寺里被困了,看我不拆了他的破庙!”
  
  唐寻嘱咐道:“我们先别声张,看看再说,千万别露了身份。”
  
  到了毗山之后,东子很意外:“这毗山也太矮了,我还琢磨着有多高呢。”上到山顶来到慈云寺,只见山门紧闭,附近半个游客也没有,很是冷清。

  
  东子上前“啪啪”开始拍门,门吱扭开了道缝,一个壮年和尚伸出半个脑袋,左右打量一番,眼中充满疑惑和戒备地问:“三位有什么事?”
  
  东子说:“没事,我们是来找……”
  
  唐寻说:“我们是来上香的。”和尚仔细打量三人后,打开庙门让了进去。
  
  三人进来后,先在最前的大雄宝殿买了几炷香燃上,又到中间的天王殿跪了几拜,这殿里供着一尊从缅甸运来的绿玉大佛,倒是很壮观。三人再想去后殿时,却见殿门紧锁,唐寻说:“这后殿我们可以游览一下吗?”
  
  那和尚说:“施主请原谅,这后殿年久失修,经常有房梁木头掉下来砸到人,所以已经很久不许游客进入了。”
  
  秃头刚要说话,却被唐寻一把拦住,唐寻对和尚说:“不知贵寺住持在吗?”
  
  和尚警觉地说:“找我们师父有事?”
  
  唐寻刚要说话,从内殿走出一个老和尚来,长相丑陋,一脸皱纹,也看不出来究竟多大岁数。老和尚眼皮耷拉,单手施了个礼,慢悠悠地说:“老衲法名净空,是本寺住持,不知几位施主找老衲有何贵干?”


  
  唐寻欠了个身算是还礼,说:“净空大师,我们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些奇怪,这慈云寺殿堂雄伟,风景也不差,可为什么香火不旺,没有游人来上香呢?”
  
  净空说:“本寺原是明朝万历年间尚书潘季驯家庙,后改为‘报本寺’,供奉大乘观音大士。最近本寺在殿旁开辟了一片空地,准备建一座钟楼,这个月就要动土开工,因此寺庙开放的时间就少了,香火也不大旺。”
  
  秃头说:“大师,听人说有几个游客在寺里失踪过?有这事吗?”
  
  净空眼皮略一动,看了看几人,不动声色地说:“那些游客不知道去哪里了,却说在本寺失踪,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胡说八道。人言可畏啊,可我一个老和尚,又能有什么法子。”说完,净空和尚不住地咳嗽起来。
  
  三人又在寺里寺外逛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线索来,只得沮丧地走出寺门。秃头说:“唐寻,刚才我要说话你为什么拦我?”
  
  唐寻说:“你是不是想问那和尚,昨晚八九点钟有没有人来过?”
  
  秃头说:“对啊,你怎么知道?”
  
  唐寻说:“我猜出来了,你要是这么一问,就会打草惊蛇,如果他们真在寺里被困,那些和尚就会明白我们是一伙的,也会有所防备。”
  
  东子说:“程哥和秃头不会是到别的地方了吧?”
  
  秃头说:“不可能,他们有什么行动,肯定会打电话或短信通知我们,我总觉得这里有事。”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