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地下祭坛下篇

  
  耳边隐约听见大厅那边净空正在大声指挥,两个和尚已经跨过木桥,朝暗道这边跑来,井口上秃头和东子早已等得不耐烦,见唐寻求救,连忙快速从梯上爬下来。
  
  这时两和尚也进了暗道,每人手里拿着一根铁棍,秃头说:“怎么回事?”前一个和尚抡铁棍就朝唐寻头上砸去,暗道里空间狭窄,唐寻无法躲避,只得往后一退,大声说:“别问了,快动手!”
  
  东子是防暴警察出身,一见有架可打,后脑勺都乐开了花,他一个箭步上前,和尚铁棍搂头抡下,他也不闪避,冲上去用左手一刁他拿棍的右手腕,那和尚顿时觉得铁棍拿捏不住,当啷一声铁棍脱手,东子右掌闪电般地往他鼻梁上一击,那和尚就像门板似的扑通倒地,再也起不来了。
  
  后面那个和尚刚被唐寻砸到后脑勺,现在还没完全恢复清醒,秃头不由分说,捡起铁棍就打那和尚的脑袋,那和尚下意识举铁棍一挡,东子趁机左拳狠狠捣他露出的右肋,喀地一声打断了他两根肋骨,那和尚惨叫一声,委顿在地。
  
   解决了两个和尚,三人又朝大厅冲去,唐寻经过一个和尚身边时,见他满面鲜血,两眼上翻,似乎已经死了,唐寻知道,刚才东子打这和尚的手法用的是美国海军 陆战队临敌致命的招数,经过训练的人一掌击上去,可以把对方的鼻梁骨斜上方打进脑子里,脑干组织被鼻骨破坏,人就立刻死亡。

banbijiang.com

  
  唐寻说:“东子,你怎么把他打死了?”
  
  东子回头一看,不屑地说:“有什么问题吗?”
  
  唐寻刚要说话,却听程哥在缸里大叫:“秃头,东子,快救我出去!水里有水怪,快!”
  
  三人连忙跨过木桥,来到水缸旁边,那净空老和尚惊慌失措,抬腿向神案跑去,却被东子一把揪住后背衣襟大叫一声:“老秃驴别动,否则宰了你!”净空和尚吓得浑身发抖,手足无措。
  
   胖子站在水沟边上,奋力用手去抓水缸上的圆洞,唐寻说:“小心水里有东西!”秃头抓着水缸朝沟边拽,东子再转动绞盘放下铁链,水缸安全落到了地上。三人 朝里一看,只见程哥被一个大铁箍牢牢套住,无法动弹,铁箍又被焊接在缸壁上。秃头伸手进去扳开铁箍上的开关,程哥被拉了出来。
  
  只见他头发蓬乱,神色惊惶,显然刚才被吓得够呛。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慢慢地说:“刚才是谁打了那和尚,救了我?”
  
  秃头说:“是唐寻先下到井底……”
  
  东子打断他:“是我们俩打倒了那俩和尚,怎么是唐寻呢?你傻了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程哥心里明白怎么回事,感激地看了唐寻一眼,喘着气指了指旁边的大绞盘说:“大老李还在……在大缸里,你们快去救他下来!”
  
   秃头和胖子交情深,一听说秃头还在大缸里呆着,连忙跑到绞盘边上,用力扳动第三个绞盘,轧轧声响过后,又一只大缸从厅顶降了下来。众人将大缸拉到地面, 朝里一看,果不其然,胖子嘴里头塞着破布,也被套在大铁箍里头,一看已然得救,他抬起头不停地晃脑袋,嘴里唔唔地发出声音,显然也是吓得够呛。
  
  秃头说:“别急哥们,我们救你来了!”他扳开铁箍开关,再取下塞在胖子嘴里的破布。胖子获了救,张大嘴猛喘了几口气,再被三人拉出大缸,两人都得救了。
  
  唐寻说:“那老和尚已被我们控制住,可以先审问审问他。”
  
  秃头来到净空和尚面前,问:“老和尚,这是什么地方?快说!”
  
  净空眼皮也不抬一下,装作没听见。东子用手一捏他的后颈,颈骨格格作响,净空疼得满头是汗,他咬紧牙关,就是不吭一声。
  
  程哥说:“这老和尚倒很强硬!”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胖子正在火头上,他掏出手枪顶住净空脑门:“老东西,你再不吭声,就崩开你的脑袋,看你还强不强硬!”
  
  净空脸色蜡黄、声音颤抖,却很坚决地说:“老衲皈依三宝,早将生死看得淡了,施主想打死我就请下手,老衲绝不贪生。”他这一说胖子倒没辙了。
  
  唐寻说:“对这老和尚,用强看来不会起太大作用,我看不如先把他捆上,押回寺里慢慢审问。”
  
  胖子恨恨地道:“我看行!给他上老虎凳、辣椒水、夹棍,把十大酷刑都给他过一遍,看他怕不怕!”
  
  净空一听反倒哈哈大笑:“老衲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那时候你还尿炕呢!哈哈哈,老衲对这具臭皮囊早就看不上了,既然被你们抓住,就请自便,老纳如叫出半个疼字,就算白活这八十几年!”
  
  大家一听,对这老和尚倒也有了几分佩服,程哥说:“看来这老和尚也不是一般人,先押上去再说!”
  
  东子说:“妈的,先脱光他的衣服吊在房梁上,再用鞭子蘸盐水抽他一顿,看他还嘴硬不!”
  
  净空原本一直相当镇定,可听了东子的话,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恐惧之色,他说:“你们还是杀了老衲吧,老衲知道你们来这里并非旅游,而是另有所图,我劝你等还是乖乖回去,别在这里枉自送了性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唐寻见净空脸上神色有异,心中一动,说:“先搜搜他的身!”说完上前去摸净空的衣里口袋。
  
  净空脸上神色又变,却兀自强装笑脸说:“施主真有意思,老衲会笨到把有价值的东西放在衣袋里么,哈哈哈!”
  
  程哥也说:“就是,你还是别费劲了。”
  
  唐寻不动声色,忽然一扯他的外衣,说:“看看内衣里藏什么东西没有!”净空用力挣扎,说:“你不尊敬长辈,终会不得善报!”
  
  唐寻里外翻了一遍,果然什么都没找到。东子不耐烦地说:“你翻够没有?他又不是尼姑,你还想吃他豆腐啊?”
  
  唐寻收手,装作沮丧地说:“还真是什么也没有,妈的!”净空脸色稍平,现出庆幸之色。
  
  忽然,唐寻一把撕开了净空的贴身衣服,露出了干瘦如柴的胸膛和肋骨。四人也都大感意外,都说:“你要干什么?在这里就要扒光他?”
  
  净空大惊失色,他拼命挣扎,试图阻止唐寻的行为。唐寻撕开净空的内衣,只见他腋下似乎有字迹,仔细一看,皮肤上竟刺着四行小小的红字,唐寻大喜,说:“你们看,这是什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四人过来一瞧,只见是四行小得不能再小的字,净空大声道:“这是老衲身上的胎记,你们也要看么?”
  
  程哥掏出放大镜,让东子和胖子牢牢按住净空身体,仔细一看这四行字,程哥脸上现出无比激动的神情,他说:“看来就是这四句话,没错,这就是进入洪秀全陵墓的钥匙!”说完掏出粉笔,边看边在墙上做记录。
  
  胖子对唐寻说:“老唐,你可真行啊,怎么就知道他身上有古怪?”
  
  唐寻说:“东子说要扒光他衣服吊起来打时,他脸上的神色有异,于是我才怀疑与此有关。”
  
  秃头赞叹地说:“还是你心细!”
  
  净空愤怒无比,破口大骂道:“你们几个无耻毛贼!妄图打扰天王清静的强盗,都会坠进阿鼻地狱,永受折磨之苦,万世不得超生!”
  
  唐寻说:“你把无辜的人装进水缸里喂水怪,难道就不是死罪吗?”
  
  净空嘿嘿一笑,声音嘶哑地说:“那些人跟你们一样,都是想来图谋不轨的人,死有余辜!我送他们下地狱,乃是大大的功德,何罪之有?” ]3 `. u7 p* T. |' |/ f. y, S8 D
  
  东子在净空小腹上打了一拳,说:“放你妈的屁!这宝藏又不是你自己的,凭什么不让别人找?”净空闷哼一声,身子软软瘫倒。
  
  秃头用脚尖踢了他几下,一动也不动,胖子说:“这老和尚被你打死了吧?”
  
  东子显得很冤枉,说:“得了吧,我也没使劲儿啊!”
  
  程哥一看净空昏倒,生气地说:“你们真是胡闹!虽然有了这四句话,可洪秀全陵墓的入口我们还不知道呢,怎么能打死他?”
  
  唐寻一摸净空鼻息,说:“还有口气儿,但很微弱,可能因为急火攻心,再加上年老体弱,恐怕一时醒不过来。”
  
  胖子说:“那四句话里没有什么线索吗?”四人都围到墙上去看那四句话。
  
   忽然,原本躺在地上的净空猛一骨碌,滚到神案下边,又听“咣”地一声,一块青石板落下来牢牢堵住神案下面,顿时人影不见。五人忙回头看,东子大叫:“净 空钻到神案底下去了!”唐寻过来向那青石板猛踢一脚,却纹丝不动,显然这石板相当厚重,而且后面还有机关加固。秃头和东子连忙蹲下来一起用力去推那石板, 累得满头大汗也没推动。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