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洪秀全上篇

  程哥气得直跺脚:“这狡猾的老和尚,怎么能让他给跑了?”
  
  唐寻说:“先别推了,这机关肯定是非常坚固,我们快顺原路回去,看看那老和尚在不在寺里。”
  
  程哥说:“那老和尚十分狡猾,他能逃回寺里乖乖地让我们去堵个正着吗?”
  
  秃头边喘气边骂:“回去找他!找到这老秃驴,非活劈了他不可!”
  
  胖子这时还讽刺他几句:“可别骂那老和尚是秃驴,别忘了你也是秃子。”
  
  程哥气得够呛:“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开玩笑?”
  
  刚说到这里,忽听井底那边“咚”的一声闷响,东子跑到暗道那边一看,立刻回来报告:“这下糟了,井口被人给堵死了!”四人连忙跑去看,果然井口漆黑一片,不用说,肯定被人用那石碾子又给封上了。胖子爬梯用手去托碾子,却根本动不了。
  
  程哥说:“别推了,咱们不可能推得动,你们带炸药了吗?把它炸开再说,他妈的!”
  
  秃头面露难色,程哥说:“怎么?你们不会是没带炸药吧?” copyright Banbijiang
  
  秃头看了东子一眼,说:“我本来想带的,可东子说我们只是来找人,又不是挖墓,就没带……”
  
  程哥气得要死,骂道:“你们两个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胖子说:“那地下祭台的神案是由一整块大青石筑成,十分坚固,看来没有炸药根本不可能打开。”
  
  唐寻说:“这下更没有退路了,咱们还是回去另寻出路吧!”
  
  东子向他一瞪眼,说:“没退路了你他妈的高兴了是不是?”
  
  唐寻看着他,说:“不让带炸药的是你不是我。除了回去找出口之外,你给咱们指第二条路看看?”
  
  程哥说:“好了,别打嘴仗了,唐寻说得对,眼下埋怨是不顶半点用的,我们现在只能回去找出口。”四人只得又折回到地下祭坛里。
  
  唐寻说:“这大厅四面我都看过了,根本没有暗道的迹象,就连这口水缸系着的铁链我也看了,上面已经被人用石板堵住。”
  
  胖子说:“那怎么办?那老和尚不知道还会使什么机关,咱们在明处他在暗处,可得尽早想办法脱身哪!” 半壁江中文网
  
  唐寻说:“从老和尚身上刺的那四句话里,会不会找到什么线索?”
  
  程哥走到墙上写着四句话的地方,慢慢地读道:“十字宝殿帝中央,雨雷风云电为王;正反五行升天道,雪下金龙小天堂……”
  
  其他四人也过来看着这四句话,秃头说:“这四句话是什么意思?怎么一句也看不懂?”
  
  胖子说:“你要是一眼就能看懂,那宝藏就不叫宝藏了。”
  
  秃头说:“你就会损我,那你说说能看懂吗?”
  
  胖子装模做样地看了看,说:“我也看不明白。”
  
  东子往神案上一坐,说:“你俩别在这装能人了,有那功夫坐下歇会行不行?”
  
  程哥问唐寻:“唐兄弟,你对这四句话有什么看法?”
  
  唐寻摇了摇头:“一点眉目也看不出来,也许只有在洪秀全的陵墓中,才能渐渐领悟其中的意思吧。”
  
  程哥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所以现下的任务就是先找到洪秀全陵墓的入口,可这入口究竟在哪儿呢?”

半壁江中文网

  
  唐寻走到那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像前,只见这浮雕像是连在一块方形的汉白玉石墙上的,人像头戴缠龙冠,身穿团龙长袍,左手放在大腿上,右手心向上做托物状,雕工精细,栩栩如生。
  
  程哥说:“这浮雕应该就是太平天国的天王洪秀全了,从他的衣着打扮,还有牌位上的字都能看出来。”
  
  唐寻看了看雕像,说:“程哥,我前些天在图书馆查阅太平天国的数据时,记得在一本图书上看过一些图片,说太平军的后裔家里多供有洪秀全的画像,画像也是头戴金冠身穿龙袍,但右手是托着天国的玉玺,而这个雕像的右手做出托物状,怎么手心里是空的?”
  
  程哥慢慢点点头,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这雕像造得精致无比,肯定出自手艺极高的工匠之手,不可能就差这么一块玉玺雕不出来,这里头肯定有什么说道。”
  
  秃头说:“那有啥奇怪的?你们没看见那玉玺就放在牌位后面摆着吗?”大家仔细一看,可不是吗,一块正方形的方块用黄绸包着,就放在主牌位的后面,那主牌位挡着黄绸包,两旁还有一排供果,打眼看去,还真容易忽略这个地方。
  
  唐寻跳到供案上面,伸手取下黄绸包打开一看,果然就是一块沉甸甸的汉白玉的玉玺,程哥说:“人就是这样,越是明显的地方越容易忽略。”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块玉玺上方盘着一只五爪金龙,唐寻翻开底面,上面写着“玉玺”两个大字,下面还有“太平恩和上帝辑睦”一行小字,再下面是八句话“永定乾坤,八位万岁,救世幼主,天王洪日,天兄基督,主王兴笃,真王贵福,永赐天禄”。唐寻这才明白,刚才那老和尚诵读的口号就是这玉玺上的字。
  
  程哥说:“把玉玺放在那雕像右手上,看看有什么效果?”
  
  唐寻再跳上神案,走近雕像一看,只见那雕像右手手心朝上,手心里赫然印着玉玺印面的阳文图案浮雕,就像被玉玺在手上压出的印模。唐寻看准方向,将玉玺轻轻放在雕像右手上,两处浮雕完全吻合在一起,玉玺刚一落下,只听雕像后面轧轧连声,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
  
  程哥连忙说:“快下来,小心有危险!”唐寻一纵身跳下神案,四人大步跨过木桥,跑到大厅的另一头,生怕再中什么埋伏。
  
  随着轧轧声响动不停,巨大的汉白玉墙从正中一分为二,向两边移去,露出一个昏暗的秘道。四人互相看了看,又等了半晌没别的动静,壮着胆子从木桥上走过,来到神案前,借着厅中的烛光,可以看见这是一个不足五米的通道,里面全用石砖砌成,尽头处是两扇对开汉白玉石门。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