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8节 盔甲人上篇

  走着走着,唐寻手电筒光柱从一具盔甲上掠过,忽然看见这具盔甲的头盔动了一下,他连忙站住脚。东子察觉到他停住不前,回头说:“你干嘛不走了?快点!”
  
  唐寻刚要说话,只听通道里哗啦一阵大响,两边的武士原本都是头朝外,却同时向内旋转了九十度,变成了面面相对,仿佛在看着这五个闯入者。
  
  胖子吓得一缩头,不敢动弹了,程哥大喊:“大家快跑,往石门那儿跑!”五人加快脚步朝石门跑去,就在距离石门还有五六米时,忽然通道里风声飒然,一个武士手持巨斧向下猛地砍去,说来也怪,此刻胖子刚好跑到这武士跟前。巨斧是横着砍的,胖子大惊,这要是砍上,一个胖子就变成两个胖子了。他连忙向后一退,不想却撞到了程哥身上,程哥毕竟经验丰富,连忙抱着胖子向后迅速躺倒,那巨斧带着风“忽”地一声,几乎是贴着二人的鼻尖掠过。还没等两人爬起身,旁边一具武士双手持大剑由上至下,抡圆了砍将下来。胖子和程哥此时正躺在地上,刚好处在大剑中央,这一剑要是剁正了,胖子和程哥两人的上下半身正好从腰部分家,变成四块大肉。
  
  这个手持大剑的武士和刚才那拿巨斧的都是假人,只不过是按照工匠设计的机关程序而动罢了,可这套机关设置的非常巧妙,可以说完全是按照人的下意识反应来设计的,如果你想躺倒躲开巨斧,就必然会把自己主动送到大剑之下,再加上武士落剑的速度极快,就算你有成龙的身手,想来一个就地十八滚躲开剑锋也是万难。

半壁江中文网


  
  这时东子就在程哥后面,眼见明晃晃的大剑落下来,他没有时间解救二人,连忙抬脚向剑身踹去。东子是防暴警察出身,练得一身外家硬功夫,这一脚至少也有几百斤的力量,“当”地一声正踹在剑身上,那武士连人带剑,整个身体被东子踹得朝外转了个圈,变成了面朝那持巨斧的武士,大剑忽地一声落下,恰好把那武士手中的巨斧猛地砍断,当啷一声断斧落地,可见这一剑的力量之大。
  
  胖子和程哥也爬起来了,东子大叫:“快跑啊,别挡着我!”四人没命地朝前跑去,唐寻刚要跟着跑,只听左面传来金属片的撞击声,往左一看,一个武士手里拿着一把流星链锤,锤头上都是尖刺,搂头盖顶就砸了下来,唐寻这时要是往前跑,正好把脑袋送到那锤头上,以那锤头的来势,很有可能会把脑袋给砸腔子里去,唐寻不敢往前,连忙后退一步,“啪”地一声大响,锤头抡过了劲,正打在对面那武士的头盔上,这一锤倒是半点没浪费,直把那武士的头盔打得稀烂,连同上半身盔甲都被打碎了,那武士稀里哗啦摔在地上。
  
  唐寻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一个跨步越过铁链,使出吃奶的劲朝前跑去。还好四人此时都跑到了通道尽头的汉白玉石门处,这里离最近的武士也有好几米远。唐寻喘着气说:“太危险了,只要这些武士不会走路,就没大事。”

半壁江图书频道


  
  话音刚落,只听盔甲声响,站着的十几个武士居然又转了过来,脸朝里面,同时迈出左脚走了一步。东子边喘气边道:“你、你这个扫帚星,还真被你给说中了!”
  
  胖子大骇:“这怎么办?快……快去开门!”程哥用强光手电一照这堵石门,见上面有个雕花的圆锁,和石门连成一体,锁上有一个六角形的锁孔。
  
  秃头对胖子说:“快开锁,快,晚了就没命了!”
  
  胖子手忙脚乱地从背包里掏出一把伸缩万能钥匙,程哥用手电筒照着锁眼,焦急地问:“能开吗?”
  
  “这是六分连芯锁,并不算太难开,我试试!”胖子把钥匙插进锁孔,拨动钥匙上的转轴,开始奋力开锁。这时又听一阵盔甲乱响,东子大叫:“又走了一步!快啊!”十几个武士呈扇形向石门包围而来,不用说,等这些保安师傅们走到石门处时,接下来肯定是一通砍瓜切菜式的亲切问候了。秃头大声催促道:“快开,快开锁!”胖子满头是汗,一边飞速地转动钥匙上的活节,一边说:“我知道,你别催命了行不行?”
  
  身后的武士一步步向前迈进,包围圈越来越小,最前的两个武士已经逼到离东子不足两米处,东子吓得大叫:“胖子,你他妈什么时候能打开?爷爷我快没命啦!”掏出手枪朝两个武士疯狂射击。砰砰连声,火光耀得通道里忽明忽暗,子弹打在武士盔甲上四处弹开,可武士们却全无惧色,也没影响到脚下的速度。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东子叫道:“胖子快点,我快挡不住了!”
  
  忽听石门里“铮”地一声响,胖子欣喜大叫:“开了!”五人一拥而上去推那石门,沉重的石门缓缓推开,五位也不管里面有没有危险,一股脑地钻了进去。进去之后马上先闻到一股腐败发霉的臭味,令人欲呕,然后脚下又踩到一些坚硬的东西,五人无暇考虑踩到什么,转身先将石门关上,又听得“铮”地一声,石门自己上了锁。只听外面闷响连连,有如雷震,石门上灰屑纷纷下落,想是外面那些武士都已挤到石门处,齐用手中武器向石门招呼了。
  
  东子气呼呼地说:“唐寻,你真是个扫帚星,要不是你乱说话,也不会出这事,差点把命都送在这了。”
  
  唐寻忿怒道:“什么叫不能全怪我?难道还跟我有关系?”
  
  程哥斥道:“别吵了,快查看地形!”
  
  唐寻看了看关闭的石门:“好像用的是上马抽石锁,只能从外面打开,里面根本没有开关。”
  
  胖子惊奇地道:“你也懂开锁?”
  
  “我不懂,只是在书上见到过。”唐寻回答。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胖子道:“没错,就是这种锁,这门被彻底锁死,看来咱们是真没回头路了。”
  
  秃头说:“你看准了吗?”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我玩开锁不是一年两年了,这种锁还能看错?咦,这石门上怎么全是坑?好像被人凿过似的。”
  
  程哥说:“大家都把手电筒打开照一下,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胖子捂着鼻子说:“可要了命了,这里是什么味啊?简直能把死人熏活!”
  
  东子也说:“我受不了啦!宁可让那些武士砍死,我也不愿在这里待着。”
  
  程哥喘着气说:“那你就出去跟它们对着干,我没意见。”四人中属程哥年纪最长,所以抵抗力也最差,一阵干呕之后,忙掏出一瓶风油精,在鼻子底下抹了点,立刻感觉好多了。胖子和秃头、东子三人也抢过风油精擦了点,最后递给唐寻,唐寻抹完,只觉一股清新气味冲入大脑,精神为之一振。
  
  此时只有程哥手中的强光手电筒是亮着的,这种手电筒的亮度虽高,但光亮太集中,只有一个光柱,其他地方仍然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于是东子嵌亮手电筒,向旁边的墙壁照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手电筒照射之下,一个惨白的骷髅头赫然出现在光柱里,这骷髅离东子极近,只要他一伸手就能摸到那骷髅头的圆脑袋,骷髅头大张着两排牙齿,两个黑洞洞的眼窝直勾勾地瞪着东子。东子失声惊叫,惊慌地向后连退几步,这时唐寻和胖子、秃头也打开了手电筒,再加上程哥四人几乎同时惊呼,大家手电筒都照到了大量的死人骨架。众人连忙后退到屋子的中央,只有这里没有骨架,这屋里墙壁四周居然都是各种人骨,或坐或卧,还有缠扭在一起的、叠罗汉的,总之什么姿势都有。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