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9节 盔甲人下篇

  唐寻说:“这些人骨很奇怪,为什么都聚在四周,而厅中央却一具也没有?”大家用手电筒在地上一照,才发现这石厅是五角形的,地面全都是由大块的石板拼 成,石板之间的线条呈放射状通到石厅的五个角,每个角还有一个像壁橱似的空间,不知做什么用。石厅正中央是一大块五边形的石板,形状和石厅一样也是五边 形,只是略小一圈,石板每个角上还有一个碗口粗的圆洞。那些人骨都处在五边形石板的外面、石厅墙壁边窄窄的一圈。
  
  程哥也说:“这的确很古怪,这些人骨好像都在躲着这块五边形大石板,生怕踩上似的。”
  
  东子说:“不会是石板上有电吧?”
  
  胖子立刻讥笑他:“你上学那阵子物理课肯定净睡觉了,石头又不是导体,能有电吗?”
  
  唐寻说:“电不可能有,但恐怕会有什么机关,这些人骨应该是了解这石板有古怪,所以才极力躲避。咱们最好也不要轻易去碰,以免触动机关。”
  
  程哥也说:“唐寻说得对,我们先检查一下这些人骨,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东子极不情愿地说:“我说程大哥,这些骨头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又臭又烂,你还让咱们检查?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现在都不敢打嗝,怕把胃里东西吐出来。”
  
  正说着,唐寻忽然说:“快看,这里有把锤子!”
  
  程哥连忙过去一看,果然,在一副枯骨的身下压着一把木柄锤子,锤柄已经开始腐烂发黑,而锤头是镔铁造的,还发着乌黑的亮光。胖子捂着鼻子抽出锤头,看了看说:“这好像是石匠用的手锤?”
  
  大家开始仔细找了一圈,又找到六七把铁锤和十多根凿子,大都散落在尸骨之间,还有五六把铁锤和凿子堆在石门之下,也就是刚才几个进来时脚下踩到的东西,另外还有一些没完全烂掉的布鞋和衣服。
  
  程哥说:“这下好理解了,这些枯骨都是石匠,应该是修陵时的雇工。”
  
  东子说:“既然是石匠,怎么都死在这里了?”
  
  程哥说:“这个还不好说,也许是修陵的工头故意把石门关死,让他们陪葬的,也许是这些工匠因为某种原因而没能出得去。”
  
  胖子说:“依我看,肯定是被陪葬了!那秦始皇陵不就有记载说,好几万工匠都被关在陵里陪葬了吗?就是怕泄露了修陵的机密,古往今来,被帝王陵墓陪葬的倒霉蛋多得是,估计这些人也不例外。”
  
  程哥说:“从人骨的姿势上看,应该是被活活饿死的。唐寻你说呢?”
  
   唐寻来到石门旁边,指着门上大大小小的坑说:“没错,看这门上的坑,应该都是这些工匠凿门时留下的痕迹。他们发觉被堵死在这里后,就一起用凿子用力凿这 石门,想把门凿破,可只凿了一个不到十公分深的小坑,这块五边形的石板出了变故,工匠们纷纷扔下凿子和铁锤躲在墙边,可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法齐心合力去凿门 了,最后都被饿死。”
  
  胖子说:“你分析得挺有道理的,我也这么想。”
  
  秃头说:“你就别装了,人家说完了你才觉得有道理,装什么诸葛亮。”
  
  程哥看了看石板,对唐寻说:“你觉得这五边形的石板又有什么古怪?”
  
  回头一看,却见唐寻在仔细地看地上那些巨大的五边形石板。
  
  程哥问:“你又发现什么了?”
  
   “我在看这石板上的五个圆洞,你们来看,这每一个圆洞旁边都刻着一个符号。”大家都走过去蹲下,用手电筒照着。唐寻接着说:“这个圆洞旁刻着三道波浪 线。”又走到另一个圆洞旁,“这个圆洞旁刻着一组倾斜的虚线。那边还有三个,分别是云朵形图案、三个套在一起的圆圈、像纳粹党卫军标志的N字形斜符号。如 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分别代表风、雨、云、雷、电。”


  
  程哥挨个看了一遍五个符号,肯定地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应该是分别代表太平天国最初封的五个千岁王,也就是东王、西王、南王、北王和翼王。”
  
  秃头说:“这五个王都是洪秀全的左膀右臂,把他们五个符号刻在地上,估计是为了镇宅驱妖用的吧?”
  
  胖子反驳道:“拉倒吧,我可没听说过把人名刻在地上就能镇宅驱妖的,只听过有五行镇京①这回事,所以北京城几百年一直风调雨顺,没病没灾。”
  
  注/五行镇京:北京城在明初修建时,按五行方位设立的镇城之物,分别是西方大钟寺金钟、东方广渠门外神木厂金丝楠木、北方颐和园昆明湖水铜牛、南方永定门燕墩、中央紫禁城后景山。
  
  唐寻笑了:“这五样东西真能保佑北京城?那怎么后来还让八国联军打进来了呢?一通烧杀抢掠,所以我看也没什么用处。”
  
  东子瞪他一眼说:“你抬什么杠?五行镇京只能保佑不出天灾人祸,那老外手里有洋枪洋炮,道家五行拿枪炮也没辙呀。”
  
  胖子也说:“要是依我看,什么五行八行,那都是虚的,就是手里有枪、腰里有钱,这才是硬道理,管你是老毛子还是小鬼子,保准都不敢欺负咱们。”

  
  秃头说:“可这五个圆洞又有什么用?”
  
  唐寻说:“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但有一点能肯定,这五个圆孔肯定不是做装饰用的了。”
  
  胖子用两根手指往圆孔里一伸,探了探说:“好像不是很深,能摸到底……咦?”
  
  唐寻连忙阻止:“胖哥,别摸那圆孔!”
  
  话刚说完,忽听轰隆一声,这块巨大的五边形石板猛地往下沉了一尺,石厅中马上出现了个一尺深的五边形浅坑,紧接着轰轰声响,五边形石板又开始慢慢下沉,随后又向四外裂成五块,转眼间就消失在黑暗中,厅中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五边形大洞,也不知道有多深。
  
  程哥大声喊:“快后退,小心别掉下去!”四个人都紧贴着墙壁,担心一不留神掉进大洞里。
  
  胖子闯了大祸,心怦怦直跳,秃头埋怨道:“你说你真是手痒,没事你碰它干嘛?”
  
  胖子把手电筒插在大腿外侧的皮套上,勉强自我安慰:“还好没掉下去。”刚说完,只听喀喇几声响,几缕烟尘飘出,石厅的五面墙壁居然缓慢向内移动起来!


  
  这下四个人傻了眼,这不是要把人往大洞里挤吗?东子大叫一声,先往厅角的壁橱式空间里跑,程哥连忙叫道:“东子快出来,会被挤死的!”
  
  果然,五面墙同时朝中心移动,边角的五个壁橱式空间也在渐渐变窄,这下大家才明白这几个壁橱式的空间,原来是为了五面墙移动时所留的空隙,当五面墙向里移到和大洞的五个边平齐时,这五个空间也就贴合严了。
  
   东子大叫:“那怎么办,一会儿不就活活掉下去摔死了吗?”五个人拼命地抓着墙壁,想抓住什么突起的东西,可这墙壁全是用大块青石砌成,平滑异常,根本就 没半点抓头。胖子从背包里掏出一把伸缩尖锤,咣咣地朝墙上凿去,想凿出个窟窿好用尖锤挂着,可这石壁十分坚固,一凿之下只有几个白印,连石屑都没掉一块。
  
   转眼的功夫,脚下就只剩不到半巴掌宽的地方了,那些各种姿势的人骨首先稀里哗啦地掉到洞里,五个人全都溜直地站着,全身紧贴墙壁,双手向上乱抓,可脚下 空间越来越小,胖子脚下一滑,整个身体顿时掉下,幸亏他反应灵活,双手一把抓住了大洞边缘,整个人就在洞边上悬着,他大叫:“秃头快拉我上去!”
  
  秃头说:“我的胖爷啊,我都自身难保了,怎么拉你……哎呀!”
  
  还没说完,他也脚下一歪,挂在了洞边,五人都用双手八个指头紧紧地巴着洞边那一寸多宽的空隙,渐渐都有点支撑不住了。
  
  东子大叫:“程哥,咱们哥四个都得死在这了!”
  
  程哥也大脑一片空白,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就听胖子一声大叫,原来他终于支持不住,先掉了下去。胖子边掉边长声惨呼,声音渐渐变小,墙壁终于移到和大洞的边缘平齐,四人全都大叫几声,一头栽了下去。
  
   扑通,扑通、扑通!水花四溅,五个人全都掉进了水里,像秤砣似的咕嘟咕嘟直往下沉。从这么高的地方跌进水里,马上失去了方向感,五人不由得先灌了几口 水,程哥、胖子、秃头和东子都会水,他们先停住不动,身体在重力作用下往下落,这样就分出了上下,然后四人再拼命向上游,十几秒钟后分别露出了水面。
  
  胖子说:“唐寻没出来,他不是不会水吧?”
  
  程哥大喘了几口气:“快、快下去找他!”
  
  东子说:“别、别管他了!”
  
  程哥说:“不行,胖子,你水性最好,快下去救他上来!”
  
  胖子应了一声,从背包里摸出一副风镜戴上,说:“幸亏这背包是防水的。”说完深吸几口气,一个猛子扎回水下,抽出腰间的强光手电,在漆黑一片的水里来回搜索。胖子别看身体很肥,水性却极佳,这可能与他老家在苏州有关。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