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0节 吃人鲳上篇

  水下很是清澈,似乎是从江河中流出来的活水,水里的东西也看得很清楚。胖子忽然发现手电的光柱照到一个黑影,好像是个人,连忙游过去仔细一看,却是一副死人的枯骨,吓得他连忙往后推水。这时又听见右边水底处似乎有水声,顺着声音处游过去,果然见唐寻正在水下胡乱挣扎,他不会水,晕头转向之后又喝了个饱,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胖子游到他身边,没敢直接去抓他,因为在水里垂死的人,一旦抓到任何东西就会死命不放手,除非你把他的手砍下去,这样的人非常麻烦,不但很难施救,还可能把别人给拖死。
  
  胖子举起手电朝唐寻的后脑砸去,先把他打得晕过去,然后才用右手夹着他,慢慢往上游,眼看着快露出水面时,忽然他觉得后腰上一阵剧痛,好像有人在后面咬了他一大口,他大叫一声,在水里吐出一串水泡,左手拿手电就往身后砸去。一砸之下却什么也没打到,而大腿上又疼了一下,这时胖子有些顶不住了,体内氧气已经快消耗到极限,他一把松开唐寻,自己独自向上游去。
  
  胖子将头露出水面,大吸了几口空气,紧接着身边哗啦一声,程哥也浮出水面,腋下夹着已经昏迷的唐寻,也在大口换气,原来他怕胖子一个人有什么闪失,下水去接应他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秃头说:“你怎么自己上来了?”
  
  胖子伸手一摸身后发痛的地方一看,手上全是鲜血,他大叫说:“水里有人咬我!”
  
  秃头说:“你可别逗闷子了,这水里可全都是死人啊……”
  
  刚说完,东子大叫一声,说:“有人咬我屁股!”迅速伸手去抓,再看手中居然多了一只鱼。这鱼后背呈墨绿色,肚子下边却是红色,身体两边有一些古怪的斑纹,下颚突出,像人的地包天嘴似的,这条鱼大张着一张超大号的嘴,这嘴几乎都要裂到肚皮上了,嘴里生着上下两排像锯齿似的尖牙,相互交错排列,鱼眼圆睁,看上去十分凶恶。
  
  东子吓了一跳:“这是什么鱼啊?”
  
  胖子害怕地说:“不会是传说中的食人鱼吧?”
  
  程哥用手电一照,说:“那边好像有个塑像,快游过去!”东子用手电砸死手里的怪鱼抛向远处,胖子和秃头一块抱着唐寻,和程哥、东子五人共同向远处的一个黑影游去,游到近前一看,原来这是一个高大的青石雕像,刻的是一个人端坐于方石之上。这大厅极大极宽,看来和足球场差不多,厅里全是水,除了这个青石雕像之外,再无一物。好在这个方石只高出水面不到半尺,刚好可以扶着它,程哥摇醒唐寻,唐寻揉着被胖子敲出一个大包的脑袋,迷糊地说:“这是在哪里啊?”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胖子说:“你就别管在哪儿了,快扶着石台,一会儿再说别的。”
  
  五个人都用手抓着石台,这时,只见远处水中一片黑影迅速地游过来,程哥说:“不好,好像是那群鱼游过来了!”
  
  胖子说:“程哥,怎么办?”
  
  程哥看了看这座大雕像说:“先爬到雕像上去!”四人手脚并用,互相托举着爬到雕像上。那片黑影转眼间就游到雕像附近,四人用手电一照,只见上百条黑鱼聚集在一起,好似一条巨大的黑色飘带,在雕像四周绕来绕去,幸好鱼上不了岸,不然四人肯定都得喂它们。
  
  秃头见脱离了危险,看了看雕像说:“程哥,这雕像是洪秀全吗?”
  
  唐寻用手电照向石台,见上面刻着一行字:圣神雨右弼又正军师后军主将西王之像。于是说道:“这不是洪秀全,是萧朝贵的雕像。”
  
  程哥也说:“没错,西王就是萧朝贵的爵号,可这厅里为什么会有他的雕像呢?”
  
  五人小心翼翼地站在石台上,生怕脚下一滑再掉下水,这塑像和真人差不多大小,萧朝贵身穿铠甲,右手持剑鞘端坐石台之上,倒也很有威严。那剑鞘上面还有剑柄,整个塑像都是青石雕成,却只有这剑柄是用汉白玉制成,上面雕龙刻凤,十分精美。胖子抓住剑柄,用力向上一拔,没想到刷地一声,居然拔出了一截汉白玉剑身,原来这剑鞘中间是空的,里面插着一把汉白玉做的宝剑,真是巧夺天工。秃头好奇地说:“都拔出来看看?”胖子一鼓作气,索性把整个宝剑都拽了出来,一把长近两米的石剑就持在手里,颇为沉重,程哥看了这把精美的宝剑,也禁不住喜欢,接过宝剑看了看,赞叹道:“这宝剑用料讲究,雕工精细,光是这件文物,至少也能值百八十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东子一听“百八十万”几个字,马上来了精神头,他一把抢过宝剑:“快给我瞧瞧,这可是个好玩意,又值钱又能防身,东爷我现在就拿它当武器了!”正说着,忽听咕咚一声响起,整个塑像猛地向下一沉,大家的脚都泡在水里。
  
  程哥说:“不好,这宝剑是机关,塑像在下沉,大家小心!”塑像轰隆隆地向水底沉去,只露出萧朝贵的脑袋在外面,五人又掉进水里。
  
  唐寻不会水,只得抱着萧朝贵塑像的脑袋浮在水面上,东子手里拿着那把大宝剑,沉重的汉白玉当然无法在水中漂起,东子抱着宝剑直向下沉,可他还舍不得扔掉宝剑,在水面上一起一伏地苦苦挣扎。
  
  程哥大声说:“东子,快把宝剑扔掉,要不你就淹死了!”
  
  东子灌了几口水:“我不扔……”胖子一把夺过宝剑远远扔出去。这时一片黑影游拢过来,那些尖牙鱼立刻上来向五人发起猛烈攻击,这些鱼好像饿了很久,分别偷袭四人身体上的各个部位,它们的攻击方式很特别,一口咬住皮肉之后就拼命地来回扭动身体,将对方身上的肉给硬扯下来。这下可要了命,咬下去就掉一小块皮肉,咬得五人浑身是伤,哇哇乱叫。
内容来自半壁江

  
  唐寻急中生智,他想起了先前程哥用过的风油精,忙乱中从自己背包里掏出一瓶风油精,打开瓶盖在水里洒了一圈,风油精在水中扩散开来,说来也怪,这些鱼对风油精的味道似乎很反感,很多鱼都开始躲避风油精扩散的地方,向四外游去,程哥和胖子也学会了,也都摸出风油精往水里倒,鱼群游到离四人七、八米外的地方,来回巡游不停,一时还不敢冲上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