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1节 吃人鲳下篇

  程哥说:“快想想别的办法,这石厅太大,不一会儿风油精就会扩散消失,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我们了!”
  
  唐寻说:“程哥,要不把那宝剑再插回剑鞘试试?”
  
  程哥一听,倒也是个办法,连忙说:“胖子,你刚才把那宝剑扔哪去了?快去找回来,和大老李一起去!”
  
  胖子说:“这扯不扯,早知道我就不扔那么远了,现在还得捡回来!”他和秃头向刚才扔宝剑的水域游去,游到那边后,两人深吸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过了不一会儿,两人扛着汉白玉宝剑露出脑袋游了回来,唐寻说:“快插回到剑鞘里!”胖子和秃头又潜到水下,在水里找到萧朝贵右手持的剑鞘,将汉白玉宝剑插回空剑鞘中。
  
  两人浮上来后,胖子抹了一把脸说:“也没什么反应啊!”
  
  秃头也说:“就是,可能根本就不管用吧?”
  
  程哥也没辙了:“你们三个看看背包里,有没有什么可以驱赶这群鱼的东西?”三人将背包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什么东西可以治这群食人鱼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风油精渐渐在水中挥发散尽,食人鱼又都朝四人围拢,五人用手电照向水面,放眼一看,四周挤满了黑色的影子,唐寻焦急地说:“这可怎么办?难道我们五个都得喂鱼了?”
  
   这时,几条胆子比较大的食人鱼已经冲到了最前线,张嘴就咬胖子的脚面,胖子气得从背包里翻出一根伸缩撬杠,拉长后在水中用力击打,弄得水花四处飞溅,怪 鱼吓得四散逃开,可更多的食人鱼前仆后继围过来,肆无忌惮地开始向众人进攻,甚至还有几条鱼跳出水面,一口咬住唐寻肩膀。唐寻大叫,左手抓住这条鱼用力 拽,没想到这条鱼咬得十分卖力,居然没能扯下来,他手中使劲,竟带下来一小块肉,顿时鲜血直流。胖子有些绝望了,他大喊:“我操你们的姥姥!”撬杠用力抛 出,砸向水面。
  
  说来也怪,这一砸威力不小,很多食人鱼居然吓得纷纷回头,向远处游回去。胖子一看有门,连忙说:“东子、唐寻,你们快把背包里的大件都朝水里扔!”
  
  东子也掏出一根伸缩撬杠,拉到最长,说:“我说胖爷,你这招管用吗?”
  
  刚说完,只见周围的食人鱼都开始掉头游走,一群群的黑影在水中迅速退去,这些鱼来势汹汹,退得也快,转眼之间居然逃得无影无踪,到最后全都跑光了,一只也没剩下。 banbijiang.com
  
  程哥被咬得浑身是伤,他大口喘着气说:“这群鬼鱼,怎么一转眼都跑了?”
  
  胖子捂着被食人鱼咬破的后腰,疼得咝咝地说:“可能是……它们吃饱了吧?”
  
  东子咧着嘴,捂着大腿伤口骂道:“它们还没开始吃呢,怎么就饱了?这群小王八蛋,等日后有了机会,东爷一定把你们都捞上来煮熟了喂猪!”
  
  忽然一阵低沉的响声从水底传上来,有点像水牛叫,可声音十分发闷,也不知道是什么动静。
  
  唐寻和程哥一听这声,都不由得紧张起来,互相看了一眼,他俩心里都清楚,这声音正是刚才在地下祭台里,水缸沉入水沟中时响起的声音,随后就有个倒霉蛋被吃掉了。
  
  程哥声音颤抖地说:“就是这怪声,不知是啥怪物,好像是那老和尚养的什么东西!”
  
  胖子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枪一拉枪栓,将子弹上膛,自己给自己壮胆说:“管它什么怪物,先吃胖爷我一梭子弹再说!”其实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子弹对这个不速之客是否管用。忽听远处水面哗啦一声大响,白色浪花分水而起,一条笔直的水线急速朝这边游过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四个人除唐寻之外,全都握枪在手瞄准水线的位置,心里怦怦直跳,不知道又要遇上什么东西。
  
  眼看着水线越来越近,程哥一声令下:“开枪!”
  
  四人一齐朝水线浪花处射击,四把手枪喷出耀眼火苗照得大厅里忽明忽暗,子弹射在水里激起一串串的水花。只听闷声连连,水里那怪物似乎中了几弹,水花拐了个U型弯,又折回去了。
  
  胖子高声大笑,说:“王八蛋,这几枪是送给你的见面礼,有种你他妈的再来!”
  
  程哥说:“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咱们弹药有限,得想个办法才是。”
  
  唐寻说:“那些食人鱼一转眼就跑没影了,而且这水怪也不能是凭空钻出来的,这大厅里应该有一条另外的出路,而且这里的水很清,应该是活水,既然是活水就有水路,我看这水里一定有出口!”
  
  程哥说:“可水里有这个怪物拦着,怎么下水找出路?还没等找到就先让它给吃了?”
  
  唐寻说:“我倒有个主意,就是有点冒险。”
  
  胖子说:“我说大兄弟,都这个时候了还谈什么冒险不冒险啊?快说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唐寻说:“那些食人鱼都是朝厅对面的右角游没影的,水里那怪物似乎也是由那块水域冒出来的,所以我估计,那里肯定有一个出路,先派一个人去把那怪物引开,然后余下的人再去厅右角水域寻找出口,一旦找到就立刻逃走,至于引怪物那个人能否有机会出去,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东子一听,当时就火了:“我猜你就会出这个馊主意!那好,就由你去引开怪物,怎么样?大家同不同意?”
  
  唐寻说:“我倒是想来着,可惜我不会游泳,这个重任我是扛不动了。”
  
  东子冷笑一声说:“没关系,就算你不能把它引多远,那怪物吃掉你这一百多斤也得一阵子吧?趁这个空,咱们也足够逃走了!牺牲你自己,幸福四个人,我看值!胖子你说对吧?”
  
  胖子头脑比较简单,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程哥发话了:“大家别吵了,老李,咱们四个里你水性最好吧?”
  
  秃头一听就急了:“程哥,你不会是想让我当诱饵吧?”
  
  程哥说:“我也是没办法,你俩水性最好,由你和胖子负责引开那怪物,我和东子去找出口,如果怪物逼近了,你俩就用伸缩撬棍和手枪打它,我再把手枪给唐寻,让他为我们大家做掩护。一旦我找到出路,马上就通知你们,你们三个再想办法过去。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东子立刻表示反对:“把枪给他?那可不行,他开过枪吗?万一他手头没准,把子弹招呼到我身上怎么办?”
  
  这时,只听一阵怪叫声,那怪物可能是等得不耐烦了,又分着水花逼了上来,程哥说:“快点行动,晚了就来不及了!”说完把手枪交给唐寻,“哥们,开过枪吗?”
  
  唐寻摇摇头,程哥说:“子弹已经上了膛,瞄准了扣扳机就行!现在还有不到十发子弹,省着点!”
  
  胖子一手举着撬棍,一手持枪对唐寻说:“老北,开枪的时候看准点,别打了我们!”
  
  程哥说:“你和老李朝左面游,只要那怪物一过来,我和东子就马上游去厅右角,行动吧!”
  
   秃头和胖子向前一扑,同朝石厅左侧缓缓游去。那怪物并没有露头,也看不见长的什么样,只能看见一道白线在水面上划过,它似乎对人兴趣很大,一见有人下了 水,连忙拐弯就跟了上去。程哥和东子侧悄悄地从右侧游开,戴上护目镜直奔石厅右角落而去。那怪物游水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离秃头不到五米了,秃头连推几下 水面,来到那怪物的侧面,向水花处抬手就是两枪,水花略一迟疑,也不退后,竟向秃头直冲过来,胖子见水花刚好经过自己身边,抬手用伸缩撬棍就是一下,啪地 打在水面上,感觉就像打中了一大块橡胶,又硬又韧,手感十分怪异,那怪物受了很大惊吓,只听水中扑棱一声大响,水花飞溅,眼前顿时一片白浪。

copyright Banbijiang


  
   还没等胖子回过神来,忽觉胸口被什么东西猛地狠狠撞了一下,他顿觉头晕目眩,胸口烦恶,秃头见胖子被袭击,连忙冲上去,照那团水花就是一棍,秃头这一下 用了全力,这棍的力道自然不小,只听嘭地一声大响,打得那怪物低声闷叫,在水中一个盘旋,向后退去。这家伙可能在这一带做了很久的老大,还没遇到过像样的 对手,可今天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挨了两棍子,实在有点意外,一时间还没考虑好怎么进攻,于是先采取了战略撤退的方法。
  
  秃头游到胖子身边一扶他,说:“你没啥事吧?”胖子摇摇头,喉头一甜,哇地吐了口血,原来这一撞之下伤到了内脏。
  
  秃头说:“我操他大爷的,这怪物劲道还真不小,可连长什么样我还没看着呢!”
  
  胖子喘着气说:“看看程哥那……那边怎么样。”
  
  秃头大喊一声:“东子,找到没有?”放眼看去,却没见两人的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