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2节 上帝图像上篇

  那边二人来到厅右角处,一个猛子扎到水底,在水下来回搜索。两只强光手电照射下,果然看到了一个圆形的洞就在墙角处。二人大喜过望,连忙游了过去,想看看这洞够不够大,是否能顺利通过一个人的身体,可刚到洞边朝里一看却吓了一大跳,原来洞里聚集了一大群食人鱼,来回盘旋地游个不停,可就是不敢游出洞口,看来是十分忌惮那个水中怪物,否则早就出来自由活动了。
  
  有这群食人鱼在洞里呆着,怎么也无法通过圆洞,二人先露出水面换了口气,又沉到水底再次搜索,忽然,他们看到墙边还有一个方形的大铁门,约有一米来高,铁门上有根粗如手臂的大铁栓,连在一个圆柱上,和大铁门焊成一体,看来是一个阀门之类的开关。两人游到铁门旁,试着用力扳动铁栓,铁栓可能很久没有开启,只微微动了一点,二人累得差点窒息了,连忙浮上水面去换气。
  
  这时正好听到秃头喊东子,东子大声回答:“这边水下有个大铁闸门,可是门栓得太紧了,两人扳不动!”
  
  胖子说:“你快去帮他俩的忙,我在这看着那怪物!”
  
  秃头说:“你一个人行吗?咱俩一块过去吧,反正这家伙一时半会儿也不敢过来。”胖子一想也是,于是两人打起精神,一齐向程哥和东子那边靠拢。
  
  唐寻手扶着萧朝贵塑像在水面露出的半个脑袋,拿着枪也没敢开,这时看见胖子和秃头都游走了,心里不禁觉得有些没底,暗想:“最好那怪物吓怕了不敢过来,要不我自己还真不好对付它。”偏偏怕什么来什么,那怪物退到厅边转了几圈,可能有点害怕秃头手里的棍子,于是转移了目标,又慢慢朝唐寻这边游来。可速度却慢了许多,看来它也学乖了谨慎得很,步步为营。唐寻看着手里的手枪,这是一把最新的92式手枪,唐寻以前倒是在枪械杂志里见过,可从来没摸过真家伙,他用手电照着远处的水花,举起枪瞄准猛地一扣扳机,砰地一声枪响,套筒的后坐力很大,唐寻差点没抓住,子弹射在水中,激起一线白浪,离那条水花差了足有两三米远,根本没打着。
  
  那怪物加快了速度,迅速向唐寻靠拢,唐寻心里紧张,又连开三枪,这回他有了经验,稍微往下瞄准一点,这样在击发的瞬间枪管上跳,就离目标近多了,果然,其中一枪正中水花中心,那道水花一个急停,停顿了下又向前游来。
  
  那边胖子和秃头已经来到东子身边,四人一起沉到水下,游到那扇大铁门处,将手电咬在嘴里,共同抓住铁栓,一起使劲向上扳动。铁栓在大力转动之下发出几声闷叫,渐渐转动开了,一圈,两圈……越转越省力,大约转了七八圈时,胖子忽然吐出一串水泡,用手连指对面,东子和程哥回头看去,又吓了一跳,只见胖子嘴里的强光手电射出的光柱正好照到了一大群食人鱼,它们按捺不住寂寞,正从那边的洞口处溜达出来,慢慢向四人游去。程哥松开铁栓,手持撬棍就朝食人鱼群游去,胖子、秃头和东子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让三人尽快打开铁门,自己独自对付鱼群,但这一去几乎等于送死,这一大群鱼足有几百条,程哥一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和它们对抗。


  
  正在危急之时,忽然出现了奇特现象,程哥面前那一大群食人鱼居然同时倒退着游回洞里,这下程哥有点傻了,因为世界上所有的鱼都会向前游,可还是第一次看到可以倒游的鱼,而且速度还不慢。
  
  正在四人纳闷时,胖子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慢慢向后倒退,程哥上前一抓胖子,三人浮出水面。
  
  胖子喘了几口气说:“我说,这可有点……有点邪门啊!”
  
  程哥一指石壁上的水位线说:“你们快看,这厅里的水正在减少!”果然,墙上的水位缓缓下降,不到五秒钟就降低了二十多公分。
  
  东子说:“原来这大铁栓并不是开门用的,而是放水用的水闸?”
  
  正说着,远处唐寻大声求救:“程哥、胖哥,你们快来救我!”
  
  四人用手电照去,只见那条水花直向唐寻冲去,东子大叫道:“哥们,你别害怕,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能对付那怪物,真的!哈哈。”
  
  唐寻气得半死,心说看来这帮人是铁定了想让我当炮灰的,这下彻底完了。水线慢慢向前游动,唐寻抬手砰砰又是几枪,那怪物兜了个圈子又回来了,唐寻扶着塑像脑袋将身体沉下水里,想藏到塑像的后面,忽然发现这萧朝贵的头怎么伸出来了?刚才还只露出半个脑袋,而现在水位却到了肩膀处,难道这塑像自己又上升了?

  
  水中怪物已经游到离唐寻不到十米的地方,唐寻连忙开枪射击,可只打了一发子弹枪就哑火了,枪筒向后一退,露出了退弹孔。他持枪的左手大拇指一按扳机旁的弹夹卡榫,退出弹夹一看,原来没子弹了。此时那道水线已来到身前三四米处,唐寻大叫道:“程哥快来救我!”可四人远在数米之外,就算他们想救也根本来不及了,唐寻绝望地将手枪用力掷向水中,大骂道:“你们四个混蛋,骗子!”
  
  这时,水位已经下降到了萧朝贵塑像的腰部,萧朝贵右手持的宝剑也露了出来,唐寻游过去拔出汉白玉宝剑,这时水线正好游到唐寻跟前,双手用力抡宝剑用力朝水里砍去,沉重的汉白玉宝剑虽然只是用玉石制成,边缘却也打磨得十分锋利,一砍之下正中目标,那怪物又挨了一剑,低叫着翻了个身,激起无数水花,退回几米。
  
  水位越来越低,萧朝贵塑像的底座已完全露出水面,底下用四根比大腿还要粗的铁柱支着,水越少泄得越快,那怪物刚要再次袭击,忽然间似乎也察觉到水在减少,转了几个圈之后,居然朝石厅右角那个圆洞游去,看来是想溜走。唐寻死里逃生,紧紧抓住塑像底座下的铁柱,不住地喘气。
  
  怪物带着水线,一头钻进圆洞里没影了,毕竟水里的生物离了水就玩不转,危险已经解除,水位也低得快露出地面了,又过了几分钟,只听呼呼的急速抽水声传出,石厅里的水完全排空了,唐寻的脚终于落在地上。他捡起身边的强光手电往墙角一照,原来这石厅的墙角四周都是一排排的泄水孔,铁栓启动开关露出泄水孔,水就是从这些泄水孔里排光的。


  
  唐寻坐在地上,边喘气边哆嗦。这时程哥四人也走了过来,程哥一拍唐寻肩膀:“兄弟,让你受惊了,是胖子打开了铁门的水闸,所以我们才没有去救你,以为那怪物会很快逃掉,幸好你吉人天相,有惊无险,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唐寻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东子说:“你刚才骂谁来着?”说完就要上前动手。
  
  秃头一把拉住他劝道:“算了东子,刚才情况紧急,你也不是没看到,唐兄弟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就别往心里去了,把这一节揭过去,都忘了吧!”
  
  程哥也打圆场说:“就是就是,咱们都是考古工作者,现在我们还都处在困境当中,自己人可别先斗起来,传出去让外人笑话。”
  
  东子哼了声,指着唐寻说:“姓唐的,你最好别惹我。”
  
  唐寻也不看他,自顾拧干身上的湿衣服。胖子找到唐寻扔掉的手枪,重新装上一个新弹夹,插在腰间。程哥掏出一包创可贴,取出几片递给唐寻,再分给其他三人。大伙把创可贴都贴在伤口上,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少伤口,虽然创可贴不太够用,但也比干撑着强。
  
  程哥说:“现在就只有那个圆洞可以出去,我们过去看看。”
  
  五人湿淋淋的向厅右角圆洞走去,来到圆洞边,东子打手电向里一照,似乎几米之外有一个通道。
  
  程哥说:“进去吧,反正也就这一条路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