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第四章

  分红一事让汪大明心中很是不爽,想到 顾 小凯今天一早起来还热心帮他收拾床铺、擦拭皮包,一俟赢了钱就人五人六地吆喝着分红。汪大明不无沮丧地想,友谊也好,联盟、承诺也罢,在利益面前都他妈脆 弱不堪。怪不得戴高乐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种情绪很快在下午的赌桌上表现了出来。其 时, 顾小凯一个人去玩轮盘赌,汪大明和老黑仍然对赌大小,但赌着赌着,两人之间的默契就被打破了。先是老黑见汪大明手风顺,一把赌中的几率明显比自己大,便急 着加大赌注,从200元开始。这一下轮到汪大明沉不住气了,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计算着两人收益上的差距。到后来,他甚至乱了秩序,有时同老黑赌 到同一边去了。老黑也不吭声,只是下手更加狠了,有一回他见连出了两把“大”,居然一下子在“小”上押了5000元。汪大明见老黑一把就比自己多进账 5000,急了,下一手他干脆从200猛然提到8000。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样赌下去凶多吉少,自己手头终究只有13万,经不起 什么风浪。于是他冲老黑点点头,假称上卫生间,在赌场转了一圈,然后选了另一桌坐下来安安心心地赌。眼不见,心不烦,他一边看着头顶的电子显示牌一边想 道,我怎么就看不得身边的人比自己强哩!他老黑多赢一点我怎么就嫉妒了?何况他还是自己的好兄弟。看来这赌场也跟官场差不多,入了这个圈子你就身不由己地 要和别人比长比短,哪方面比人家少了半点心里都会下意识地不舒服。
  
  大约到了下午5点多钟,老黑突然心急火燎地跑过来找到汪大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快!把钱给我!全都给我!”汪大明也急了,赶忙边掏身上的筹码边跟着他跑,由于两人跑得太快,引来了保安的干预,费了一番口舌才得以脱身。
  
  赶到老黑先前所在的赌桌时,倒计时的提示铃正在响,老黑一边奋力拨开人群,一边声嘶力竭地喊:“我押大!”然而已经晚了,截止下注的铃声响过,叠码仔面无表情地将老黑刚刚押下的一大堆筹码推开。
  
  老黑尖利而绝望地喊道:“我抗议我抗议!”然而一切无济于事,他只好失魂落魄,而又极不甘心地收回筹码。这时汪大明才看清,记录牌上显示,已经连出12把“小”了,怪不得老黑输了个精光。
  
  骰盖一开,全场尖叫。老黑带着哭腔自言自语道:“妈的,肯定是大,老子亏大了!”
  
  灯亮了,一、一、二,四点!
  
  “好险!”汪大明拍着胸口,“13把小了,差点两个人都全军覆没啊!”
  
  老黑不敢相信似的看了又看,确信不是自己眼花这才大喜过望地连声说:“老天有眼,老天有眼,这叫天不灭我啊!”
  
  又一局开始。这次老黑迫不及待地将手中所有的筹码全押上去,谁知叠码仔一点数,却让他收回6万。
  
  “你们这是怎么了?有钱不让老子赌啊!”急红了眼的老黑几乎是在怒吼。
  
   叠码仔不气不恼,让他自己看桌面,这时他才注意到那上面有一行小字“每注最高赔额不超过8万”。这下,老黑和汪大明都傻眼了,原来人家赌场早就防到了他 们这一手,赌注设了上限的。只有贵宾室可以事先另外约定上限。而老黑仅上一注就输了7万多,加上前几把投入,总共在13万元以上,按他们事先想好的“必胜 赌技”这一注至少要赌14万才能扳回本来。
  
  万幸的是,并没有出第14把“小”,尽管如此,此一回合下来,老黑净亏6万多。还借掉汪大明的8万元,只剩9万多赌本的老黑越发小心谨慎,再不敢乱加码了。
  
  经此一吓,汪大明也不安起来。这时他才算明白,自己的“必胜赌技”看起来安全系数很大,可一旦失手就会满盘皆输,赢一天的钱很可能只一把就输个精光,更何况人的贪婪本性注定了很少有人能在一赢再赢的赌桌上不疯狂加码,真正应了“越安全的方法越危险”的辩证法。


  
   眼见了老黑的大败,汪大明再下注时就少了先前的气定神闲,以致接连五六把不中,手就抖抖索索起来,心也怦怦地跳得厉害。刚刚还在铆着劲比赛谁赢得更多的 对手,现在似乎都在坚守谁输得更少了。后来,心神不宁的汪大明干脆一个人跑去喝了杯咖啡。雅致的欧式咖啡厅里,音乐缭绕,头脑稍稍清静些的汪大明这才来得 及庆幸:要是刚才自己碰上14把小,肯定早就玩完了。越是他这种平时不争高低不搏胜负的人,事实上内心潜伏的胜负感越强。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意老黑比自己赢 多赢少了。
  
  从咖啡馆出来,汪大明没急着上桌,而是先绕场观察。不久,他就总结出经验,“复门”出到三至四次时是最容易反向的。 于 是他就满场绕圈专门挑已出三四个“大”或“小”的桌面下注,几圈下来居然比先前守株待兔效果好得多。在赌场中央的一张赌桌上,汪大明又碰上了上午嘲讽顾小 凯的那个黑衣女子,他留心到那女子一般不出手,出手则十分阔绰,少则四五千,多则数万元。他觉得这女子眉宇间有一股清峻之气,但又隐隐透出一种慵懒和哀 怨,不禁又多看了她几眼。女人也注意到了他,冲他笑笑,算是熟识了。再后来,他们甚至攀谈了几句。女人操一口纯正的北方腔,声音温温软软的,让汪大明听得 心里十分熨帖。
  
  接下来的赌场似乎有点怪,“复门”连出,头天很少见的七把八把现在到处都是。汪大明遛了一圈,见一个地方居然又连出九把“大”。他突然心动了一下,就想赌个8万下去,输赢都痛快点。但他最终理智地克制住了自己,只押了1000,输了。
  
   他又掏出一把筹码,在心里对自己说:只押2000,只押2000。但结果押下去的却是5000。灯亮起,赢了!他在吁一口气的同时,却也隐隐有一丝失 落,盘算着如果押上8万就好了。这时他才发现刚刚赢了2万的黑衣女子正在对面冲他微笑。样子十分妩媚,唇角的美人痣像是一朵出水芙蓉,透着鲜嫩的诱惑。汪 大明竟有些恋恋地,不舍得离开那张赌桌了。
  
  正在这时,老黑再次急急地寻来,拉了他就走:“他妈的,那边出14把大了!”
  
  有了上次的教训,汪大明只借给老黑8万元,老黑底气十足地将筹码砸到桌上。周围的赌客也蜂拥而上,倾囊下注,“小”的那头都堆成了筹码的小山。这种场面据说只有当年一荷官忘了摇骰时才引发如此暴赌,其结果自然是赌场大放血。肇事的荷官最后以跳楼谢罪。
  
  旁边一本地人嘀咕,说是连出十五把“大”的机会一个月都难碰上一次。汪大明恍惚了一会儿,突然明白发财的大好机会来了。他赶忙倒空钱包,急急地跟着押上8万元。

  
  荷官急了,点了点筹码,居然有数百万之巨。他冷冷地环视一圈,发话说赌注过大,请部分赌客减少赌资,但谁也不理他,大伙都等着捡金元宝。
  
  荷官回过身去向巡视台上的“红马甲”求助,一个大胡子“红马甲”发话问有不有愿意收回部分赌金的。
  
  众人恼了,大声喊道:“开了!开了!”一时引来其他赌桌边的人也涌过来层层围观。
  
  荷官无奈,摊开双手,无奈地摇了摇头。
  
  盅盖揭开,上百个脑袋一齐伸长了脖子去看——
  
  二、二、二,全骰通吃!
  
  轰地一声,汪大明大脑中立马混沌起来。在骚乱不安的人群中,他像大海中的一片树叶,被席卷、被裹挟、被湮没……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