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一)
  
  这一巴掌打得响亮,一圈同学都围了过来。王二胖子捂着自己的脸,一脸委屈地问:“我咋了?”
  
  “你说你咋了!”费强拿手戳着他的脑门,烟头都快烫到他鼻子上了,“二胖子我告你,别再说‘癞蛤蟆’这三个字,再说我还抽你!”
  
  王二胖子吓得不敢吭声了,一脸的委屈,看样子要哭。
  
  费强就是我前面提到过的那个非常操蛋的家伙,上课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吃零食和放屁,下课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扒女生的裤子,并且敢公然在校园里抽烟而不用躲进厕所里。一般人要是这样,早被勒令退学了,但他连一次家长也没有叫过。这家伙还是个混子,经常有社会上的痞子来学校找他玩,在班里几乎没人敢惹。
  
  他抽王二胖子一个嘴巴子是有原因的。费强他爹是县教育局的副局长,因为人长的面貌丑陋,尤其是两只鼓泡大眼睛几乎要脱离人类,道上的人就给他取了个绰号“癞蛤蟆”。我见过他爹,他爹经常开着小轿车来学校接他放学。那时候能开小车的人整个县里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平时牛哄哄的校长和老师一旦见了小轿车,立刻卸下道貌岸然的面孔点头哈腰,行历代向老爷们示好的标准礼节。别管癞蛤蟆下车没下车,礼节绝对误不了,他们的觉悟普遍较高,隔着车玻璃也不妨碍表忠心。

banbijiang.com


  
  费强是听了王二胖子的无意之语,感觉辱及家父,所以才动手抽了他个大嘴巴子。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他爹那外号,只不过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的官二代就有特权阶层意识了。真是应了句古语: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还是伟人说得对,历史就是不断地重复。就像看A片,除了演员换换,导演摄像茶水什么的一切照旧。不仅动作一样,有时候连那话儿都惊人的相似。
  
  费强喷了一口烟雾在王二胖子的脸上,王二胖子的眼眶红了。费强知道有很多人在背地里喊他爹的外号,他是想趁此机会杀鸡儆猴。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那小癞蛤蟆哪里晓得人间的凶险,只顾自己还一跳一跳地蹦得高兴。我大喊了一声:“哎,那癞蛤蟆跑了啊,往哪里去,我踩死你!”说着,我追上前去,抬起右脚踩了一下,无辜的小癞蛤蟆“吧唧”一声当场死亡,成了人类斗争的牺牲品。
  
  费强看着地上的死蛤蟆,脸都绿了。他拿夹着烟头的手指着我:“你,区明!你有种再把刚才的话喊一遍?”
  
  “癞蛤蟆,往哪里去,我踩死你!”我按照他的要求,又大喊了一遍,估计整个校园都听见了。喊完之后我问他,“咋了,有啥问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说咋了?!”费强那一双基因遗传的眼泡立刻鼓了起来,一伸手朝我弹出了烟头。烟头在空中转圈飞舞,路线笔直,看得出来他弹烟头的手法还挺娴熟。我刚一侧身躲开,费强一巴掌就朝我扇了过来。
  
  喜欢扇人嘴巴子,真是官二代们独特的打架风格。
  
  我连手都没抬,直接一腿蹬在了他内侧膝盖上。脚上发力,使对方腿部和十字韧带遭受横向打击。此招名为小踹腿,专打关节。动作虽小,力道却很猛。正在前冲的费强腿一软,一头扑到在了泥水里。
  
  周围有人惊叫,貌似是几个女生。有很多女生就喜欢费强这样的,那个时候的黄毛香烟,就像现在的豪宅钻戒一样吸引着女性,刺激着她们的荷尔蒙迅速分泌,使她们的身心迅速成熟。女人在这个时候会比较脱俗,只要房子够大,钻戒够沉,她们就会选择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算是火星人也可以考虑考虑,只要有那话儿就行。
  
  费强从水里爬起来,浑身都湿透了。黄毛沾了水,松松垮垮地贴在头皮上,像摊开的一张鸡蛋饼。他恶狠狠地盯着我,咬着牙:“你敢动我?”
  
  这家伙光咬牙,不敢上来动手了。像他这样的再来两个一块上,我也能当场撂倒。我说:“我动你咋了?都瞅着呢,是你先动的手。小鬼,知道啥叫正当防卫不?”

半壁江中文网


  
  费强自然知道差距,他只能死盯着我,又点点头:“好!区明,你等着。今天要是不让你趴我裤裆底下哭我跟你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